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UL奇幻推理同人小說《名偵探傑多》販賣資訊和試閱(一)

   死亡,意指維持一個生物存活的所有身、心、靈的永久終止。導致死亡的現象有衰老營養不良疾病窒息自殺、他等各種因素。每個生命都會面臨到死亡的命運,不論任何原因,絕對會面對死亡。
  死後,靈魂會依照一生的行為而判定而決定處向。好人上天堂;壞人下地獄,這是一般人所了解的對死後世界的觀念。
  不過,還有人類卻不知道另一個死後世界的存在。
 
 
 
 
 
  ──那是只有臨死前充滿絕望的亡靈才能到的死後世界。
  抱持著巨大不滿和絕望而死的亡靈們,所聚集的死後世界他們稱呼為「星幽界」。
  星幽界沒有神明主宰,唯一稱得上是神明的地位是創造了這個世界的「炎之聖女」。不過對亡靈們來說,主宰他們的不是炎之聖女,而是名為「先驅者」的小女孩。
  先驅者是炎之聖女所創造的人偶,亡靈們都會尊稱她為大小姐。
  只要有新的亡靈來到這個世界上,大小姐都會去迎接懵懂的亡靈。率領他們走遍這個大陸,來到炎之聖女的面前祈求他們最需要的願望。
  死而復活。
  那是抱著遺憾、失望以及對生命憤恨的亡靈所追求小小的希望,遙不可及。
  這是星幽界,可以讓死後亡靈再次復活回到生存世界的一個媒介。
  打破生死定律,重新回到自己該有人生。
  雖然炎之聖女是承諾過死而復活的約定。
  但目前沒有一個亡靈死而復活成功回歸到自己生前的世界。
 
 
 
 
 
 
  完了、完了……一切都完了。
  找不到……找不到啊!
  難道就要死在這裡了嗎?不──!
  還沒結束,還沒──
  只要還有時間,我一定會找出……
  殺害我們的兇手。
  「咳咳──!」
  情緒太激動的狀況下,虛弱的身體又咳出了幾口鮮血。
  在完全沒看到兇手的情況下被襲擊,倒在血泊上的我幾乎時沒有力氣可以繼續追查。
  好冷……血液不停地從我體內流出,逐漸冰冷的身軀讓我的意識逐漸模糊不清。
  「不……行……咳咳──!」
  用盡最大的力氣撐起來,但傷口疼痛感再一次的讓我痛的幾乎掉淚,我又再次倒下了。
  用最後的時間倒數,我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天花板。
  照這樣看來,我離死亡不遠了。
  「阿……奇波……爾多……」
  吐了幾口氣,我喃喃地念了他的名字。
  「……利……恩……」
  想到阿奇波爾多,總是會想到跟在他旁邊的利恩。
  還有他也是,總是形影不離的那傢伙。
  「阿貝……爾……」
  每一次都一副裝成大哥哥的模樣,三不五時的會跑來找我關心。把我當成小孩子看待,但我也是可以自己獨立,可惡!不要把我當小孩子看啊!混蛋!
  想到這裡,又不小心咳出了幾口鮮血。
  這一次咳得特別嚴重,咳嗽聲彷彿不像自己從喉嚨發出來,意識已經模糊到眼前的場景顏色完全扭曲了。
  已經不行了。
  「……可……惡──…」
  咬著牙,努力擠出最後一絲絲的聲音。
  沒什麼力氣握緊拳頭的右手,憤恨地捶打地板不管手現在是否有破皮之類的小傷口,我已經不在乎了。
  可惡,我最後還是找不到兇手!
  可惡,我最後還是無法替你們報仇!
  可惡,我要過去找你們了!
  眼皮越來越沉重……漸漸地,我鬆開了右手。
  ──永遠的沉睡在宅邸裡,和阿貝爾他們一起。
 
 
 
 
 
  活在死亡世界裡又死掉的話,我是否還可以使用我的因果能力再次改變過去呢?
  不論要付出任何代價,我都要找出真相。
  找出殺害我們的兇手。
  這麼一來,至少讓大小姐在天之靈有所交代吧。
 
 
 
 
 
  「傑多──!」小女孩高亢的嗓音呼喚對方的名字。身形嬌小,有一頭漂亮的祖母綠的波浪長髮,一雙褐黃色的雙眼盯著眼前比她略高的男孩。
  被小女孩點名的傑多像是玩鬼抓人的樣子讓身體顫抖了一下,搔著他淡紫色短髮,本來背對著小女孩的他而轉身過來,紫眸的雙眼瞇著,賊賊笑了幾聲。
  「唉呀呀~~大小姐叫我有什麼事情啊?」
  「我的點心!」被傑多稱呼為大小姐的小女孩不滿地嘟著嘴:「是不是被你吃掉的!」
  聽完,傑多馬上撇頭,一臉無所謂地說著:「啊?我什麼都不知道。」
  「傑.多!」
  大小姐氣得兩手捶打他的胸膛,她是個人偶,所以對傑多來說她的力道小到幾乎可以幫他做全身按摩。
  「你又在欺負大小姐了。」
  一個粗曠的聲音響起,瞬間,傑多和大小姐被一個強而有力的手臂抓住後領被舉高。
  男子有著中長髮及肩的金髮,身形姣好的幾乎沒有贅肉,只有肌肉,所以才敢赤裸著上半身幾乎不穿上衣吧。
  「阿貝爾,放我下來!」傑多在金髮男子的手上掙扎抗議著。
  「那你乖乖承認不就好了。」阿貝爾的藍眼盯了傑多一下,把已經安分下來的大小姐便鬆手讓她站回地上:「偷吃大小姐的點心,你也太貪吃了吧!」
  「是大小姐把蛋糕放在桌上,時間過很久我看幾乎都沒人動我覺得對這塊蛋糕很可憐,我就把它理所當然地吃掉了啊!」
  傑多一長串的回答再次讓大小姐聽了非常生氣:「我只是出去一下之後再回來把蛋糕吃掉啊──!」
  嘶吼著,憤怒情緒衝到了高點,下一秒,大小姐就開始嚎啕大哭了。
  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傑多和阿貝爾不知道如何是好。
  過了沒多久,有兩個人影來到大小姐的身邊。
  「聽到大小姐悽慘的哭聲我們就過來了,發生了什麼事?」
  年紀比阿貝爾稍長一點的大叔叼著已熄滅的香菸,穿著非常西式的牛仔風格。他兩手抱起了大小姐,在他懷裡拍拍她的背安慰著。
  另一位剛發問的聲音主人看了一眼阿貝爾抓住傑多後領的樣子:「該不會是……傑多欺負大小姐?不,阿貝爾的可能性也很高?」
  「喂喂喂,跟你認識這麼久了,我是這種人嗎?利恩。」
  阿貝爾沒好氣地說著。利恩稍微撥了一下他深紫色的長髮,一臉狐疑地繼續看著他們。
  「阿奇波爾多,」此時傑多對著正在安慰大小姐的中年大叔:「幫我說服這個金髮笨蛋放我下來啊!」
  阿貝爾對著傑多耳朵大喊:「誰是金髮笨蛋啊!」
  「本來就是吧。」利恩小小聲地附和著。
  傑多摀著耳朵,心不甘情不願的低頭盯著依舊離地面還是很遙遠的距離。
  阿奇波爾多嘆了氣,示意阿貝爾先放下傑多,想先知道整個事件的過程。
  在聽完阿貝爾的敘述和傑多自首認罪宣言,總之簡單來說就是自己的點心被吃掉卻再也吃不到而大哭一場就是了。
  得到了結論的阿奇波爾多和利恩先是互看了對方,再看傑多和阿貝爾幾眼。
  利恩率先開口:「這不是很簡單嗎?再去買一個蛋糕啊。」
  「可是這蛋糕……」傑多若有所思地想著,又說:「好像是外面買不到的……」
  傑多說完,現場又再度一片沉默。
  打破沉默的人是阿貝爾,但不是開口說話,而是直接送給傑多一個爆粟。
  傑多哀號了幾聲,阿貝爾這才開口:「你有事沒事幹嘛偷吃大小姐的點心啊!」
  「因為真的看起來很好吃啊!」傑多不甘示弱地回嘴。
  「那你也不應該吃別人的食物啊!」
  「食物放在那邊是誘拐我吃嘛!」
  「那你就不要吃啊!」
  「我就是肚子餓啊!」
  「不要再吵了!」阿奇波爾多出聲制止:「慶幸現在大小姐被我哄到睡著了,在她熟睡期間內我們得趕快生出一個蛋糕出來。」
  「等等,傑多不是說這蛋糕在外面買不到嗎?」利恩想了一下:「那我們要怎麼找?」
  「直接去做一個不就好了?」阿奇波爾多理所當然地說著。
  阿貝爾質疑的問:「那──有人會做嗎?」
  語畢,在場的每個人直接搖頭。
  傑多漫不經心地說著:「算了,再想這些也沒用,我要走了。」
  「你這個罪魁禍首,不要把爛攤子給我丟下啊!」
  傑多無視阿貝爾的怒吼聲,悠悠哉哉地離開了。
  每天日復一日的各種日常,傑多早已習慣這個懶洋洋的生活。
  甚至有考慮過,乾脆直接繼續在這世界生活,不要回到現世中,活著太辛苦了。
  雖然想歸想,但他還是會努力地爭取復活的機會。
  為了生前的遺願。
  但他之後萬萬沒想到。
  這個他習以為常的日常也有染血的一天。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