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兄弟>(未完成)


   不過該說他自我感覺良好吧,畢竟真正迷路的人就是小男孩本人,只是打死不承認罷了。
 
  『叮鈴……鈴……』
 
  聽到悅耳的聲響,小男孩停下了腳步,企圖找出聲音源頭。
 
  『鈴……叮鈴……鈴……』
 
  鈴鐺的聲音又響起。
 
  「在這裡!」
 
  注意到橋上的另一端有一名妙齡女子,她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高挑的身材穿著黑底紅紋的大振袖,光是背影就可以迷倒不少男人。
 
  小男孩不慌不忙地跑到橋頭的另一端,想仔細端看對方的模樣。
 
  「晚安,大姊姊這麼晚了怎麼會一個人在這呢?」
 
  來到女子身旁,小男孩很有禮貌地說道。
 
  「晚安。」女子開口說話,聲音比方才的鈴聲還要來的悅耳:「我在等人。」
 
  「在等誰啊?」
 
  面對小男孩的問題,女子瞇起黑曜般的眼眸盯著他,嫣然一笑的回答:「等要陪我一起玩遊戲的人。」
 
  小男孩興奮地接著說:「那我可以陪妳玩嗎?反正我現在正在打發時間等其他人回來!」
 
  「好啊。」女子笑得更莞爾:「那你的名字是?」
 
  「我叫今劍!」
 
  就在今劍報上自己名字的瞬間──女子又笑得更燦爛。
 
  『鈴……鈴……叮鈴……』
 
  鈴鐺聲音又響起了,是女子身上發出來的。
 
  但今劍此刻卻沒注意到,女子身上沒有配戴任何鈴鐺首飾。
 
 
  ★ ★ ★
 
 
  「……」
 
  小男孩躲在角落,沉默不語。
 
  髮色、眼睛和穿著幾乎和藍色脫不了關係,身上還有比衣服還更貼身的繃帶,身上幾處都可以看見繃帶的存在。他順手從背後拿起斗笠戴在頭上,一副不想接觸任何人、事、物,這副模樣任誰看到都會心疼這個孩子的。
 
  『叮鈴……』
 
  不遠處,有個鈴聲響起,但他還是不動如山。
 
  『叮鈴……鈴……』
 
  聲音越來越靠近他,直到他低頭的視線裡映入了一雙腳。
 
  抬頭一看,是個妙齡女子。
 
  「怎麼了嗎?」她關心的問:「小弟弟迷路了?」
 
  「……不用妳管……」別過頭,他冷冷地說了一句。
 
  「唉呀呀……那真的是迷路了吧!」她苦笑著:「那至少告訴我一下你的名字,好讓我方便幫你找回家的路吧?」
 
  「……小夜左文字……」
 
  雖然有點猶豫,但基於禮節小夜左文字還是報上了名字。
 
  『叮鈴……』
 
  這次的鈴聲比之前還來的大聲、響徹。
 
  聽到這鈴聲,小夜左文字的意識逐漸模糊,嬌小的他不支倒地的倒了。
 
 
  ★ ★ ★
 
 
  「在哪裡呢?」少女一臉慌張地看著四周。
 
  她全身上下的帽子、連身短裙、長襪和鞋子都是黑色,少許的粉色在衣服邊緣處點綴著花邊,左手的手甲和肩甲也是淡淡的粉色。
 
  微風吹拂著,她下意識抓住帽子避免被吹走。淡金色及背的長髮任微風吹拂,絲毫沒有打算整理被風吹亂的髮尾。
 
  「找──到了!」
 
  藍色的眼睛盯著遠方,看見她一直尋覓的兩個人。
 
  「今劍、小夜!」
 
  她跑了過去,跑到正在一起玩耍的兩個小傢伙。
 
  「你們兩個都不見了一整天,玩了這麼久,大家很擔心你們,快回家吧!」
 
  兩手各拉今劍和小夜左文字的手,近距離的看著他們倆她屏住了呼吸。
 
  「天啊!你們也玩得太兇了吧?臉髒成這樣!」她立刻拿出手帕擦拭兩個人的臉頰。
 
  今劍和小夜左文字什麼話也沒說,任憑她擺布擦臉。
 
  手帕上有不少的泥土和灰塵,感嘆著兩個小傢伙玩得太兇,玩到隔夜去呢!
 
  「奇怪了……額頭上的黑色髒污怎麼擦也擦不掉……」
 
  『鈴……叮鈴……』
 
  就在她納悶之際,聽到了鈴鐺的聲音。
 
  但少女沒有理會,只專心擦掉一直擦不掉的污漬。
 
  直到有第四人的聲音說話為止。
 
  「小妹妹晚安。」
 
  一個陌生的女子聲音嚇到了少女,她這才意識到有個比她大一點的妙齡女子在她旁邊。
 
  「妳好,很抱歉我是男生喔!」少女──應該說是少年有點尷尬的說著。
 
  「啊……是我會錯意了,真是不好意思。」妙齡女子帶著歉意的口氣,微微向他鞠躬。
 
  「不會不會,我很常被誤會成女生。」他苦笑著:「叫我亂藤四郎就好,請問妳的名字是?」
 
  『鈴鈴……』
 
  再次聽到鈴鐺的聲音,亂藤四郎忽然頭暈目眩:「嗚……」
 
  「唉呀呀~~這麼快就報上名字真是不費吹灰之力。」
 
  女子淺淺一笑,伸出了雙手。
 
  「來,跟我們一起玩吧……亂藤四郎。」
 
  原本炯炯有神的藍眸漸漸失去色彩,而亂藤四郎的額頭上出現了不明的黑色圓形汙點。
 
  「……好……一起玩……」亂藤四郎喃喃自語地說著。
 
 
 
 
 
  已經第五天了。
 
  今劍、小夜左文字和亂藤四郎行蹤下落不明。
 
  那一天,藥研藤四郎帶隊出去打夜戰,回到本丸時他緊張的跟大家說他一直找不到今劍和小夜左文字,希望請求大家趕緊找到他們。
 
  聽完,大家二話不說地開始找他們兩個人蹤影。
 
  但就在隔天,傳出了一個壞消息。
 
  亂藤四郎也不見了。
 
  帶頭的陸奧守吉行覺得亂藤四郎脫隊太久,就叫其他人先回去一個人去找他。
 
  但帶回來的消息卻是找不到亂藤四郎。
 
  而因為他們三人的失蹤,本丸隱約散發出不好的氣氛。
 
 
 
 
 
  「國俊,不要走得這麼快,等我一下啦!」
 
  螢丸小跑步追上愛染國俊,大大的抱住了對方。
 
  「不要走這麼快,主上說過不要單獨行動啦!」
 
  「抱歉抱歉,下意識走得太快了。」愛染國俊搔著頭:「我盡量配合螢的速度。」
 
  螢丸鬆開了雙手,一隻手牽起愛染國俊的手,兩人手牽手一起並肩行走。
 
  「在哪裡呢~~?」
 
  「希望他們都沒事……」
 
  兩人自顧自說的左顧右盼周遭,希望能夠找到今劍他們。
 
  『叮鈴……』
 
  「國俊,你有聽到什麼聲音嗎?」
 
  「……好像是鈴鐺的聲音。」
 
  『叮鈴……鈴……』
 
  愛染國俊警戒的看了四周,沒有任何人:「好像在附近……要過去看看嗎?」
 
  「好啊!」螢丸不加思索的回應。
 
  兩個好奇寶寶正決定去找聲音來源之際──
 
  「螢、國俊!」
 
  兩個人停下腳步,默契十足地轉頭呼喊:「國行!」
 
  明石國行一副吊兒郎當的走到他們面前,兩手拍拍螢丸和愛染國俊的頭頂:「你們等我一下是不會死喔!」
 
  「不要一直摸我啦!會變矮的!」
 
  不理會螢丸的抗議,明石國行注意到愛染國俊有點不對勁。
 
  「怎麼了?在想什麼?」
 
  愛染國俊疑惑的問:「國行,你身上有帶鈴噹的物品嗎?」
 
  「沒有啊。」明石國行搖搖頭。
 
  「那剛剛的鈴噹聲音是──?」螢丸驚呼,他覺得有點怪怪的。
 
  「……」明石國行沉思了一下,兩手抓住螢丸和愛染國俊的手:「先離開這裡,快走吧。」
 
  明石國行果斷離開此地,雖然他不是靈異性質的太刀,但此地卻讓他有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覺。
 
  「不好玩~~沒有夥伴加入~~」
 
  等來派三人組離開,一直待在高處觀察的今劍一臉不開心的樣子還出聲抱怨。
 
  「嗯哼!不要抱怨嘛~~姊姊很快會再找人的!」亂藤四郎拍拍今劍的肩膀安撫他的情緒。
 
  小夜左文字冷眼的看著他們:「……好無聊……」
 
  「啊--我不管我不管!」今劍不甘心的大鬧:「不要再找人了,我要去找姊姊玩了!」
 
  亂藤四郎看了呵呵笑著:「就算你不找姊姊也會繼續找吧。」
 
  「……快走吧。」小夜左文字站了起來,不想繼續待下去。
 
  今劍和亂藤四郎也跟了上來,三人一起並肩著離開。
 
  『鈴……鈴……叮鈴……』
 
  他們身上散發出鈴噹聲響。
 
 
 
 
 
  「唉……」燭台切光忠嘆了長氣,盯著遲遲未動過的三個人的晚飯。
 
  「光忠?」大俱俐伽羅來到燭台切光忠身旁,看到未動過的三個餐盤便一目瞭然了。
 
  一期一振、江雪左文字和岩融為了找尋失蹤的弟弟們幾乎不吃不喝的連夜找人。
 
  身邊的人都有勸他們要適當休息,但他們只是微笑著說還可以撐下去便繼續出發尋找失蹤的弟弟。
 
  「再這樣下去他們會搞壞身體的……」
 
  燭台切光忠擔憂著,盯著未動過的餐盤該如何解決。
 
  「你還要吃嗎?」
 
  「不了,剛吃飽。」大俱俐伽羅搖頭:「還沒有失蹤短刀的消息?」
 
  這次換成燭台切光忠搖頭回應。
 
  「……」
 
  沉默了一下,他轉身掉頭就走。
 
  「小俱俐?」
 
  「不能浪費食物,我抓他們回來。」
 
  莫名說了這一句話的大俱俐伽羅讓燭台切光忠措手不及。
 
  「小俱俐,別衝動啊!」
 
  「敢讓光忠擔心,不得好死。」
 
  「小俱俐,回來啊──!」
 
  燭台切光忠大喊著,但大俱俐伽羅絲毫沒有要停下腳步的打算。
 
 
 
 
 
  「真糟糕,不小心跟哥哥們走散了。」
 
  浦島虎徹搔著頭,摸著肩上的烏龜感嘆著。
 
  「龜吉,亂在哪裡呢……?」
 
  當初他來到本丸,第一個跟他聊天的人是亂藤四郎,從這一天起,他們時常都會一起行動。
 
  每當他的哥哥們吵架時,浦島虎徹決定避而不見,幾乎都會跑到亂藤四郎那邊。
 
  每次都這樣的例行事件,亂藤四郎都會安慰他幾句「兄弟都會吵架的,等氣消了一定會和好的」、「別擔心,如果真的大打出手你就哭給他們看一定會心軟」、「不會假哭?那我教你」等等類似的安慰話語。
 
  畢竟亂藤四郎的失蹤也對浦島虎徹有不小的衝擊,是他最要好的朋友。所以,他更要幫助一期一振找到亂藤四郎。
 
  『鈴……鈴……』
 
  聽到鈴鐺的聲音,但浦島虎徹沒去注意。讓他更在意的是,眼前那個人的身影。
 
  「亂──!」
 
  浦島虎徹用最快的速度跑到他一直找尋的人。
 
  「沒事吧?你怎麼一直沒回去?你還好吧?」
 
  浦島虎徹兩手緊緊抓住亂藤四郎的肩膀不放,由於抓得太用力導致亂藤四郎發出不舒服的悶哼聲。
 
  「抱歉……你趕快回去吧!一期一振殿下他非常擔心你喔!」
 
  「……」
 
  「亂?」
 
  『叮鈴……』
 
  浦島虎徹這次注意到有鈴鐺的聲音,這是從亂藤四郎的身上發出來的聲音。
 
  「亂,你怎麼了……?」浦島虎徹擔憂地看著亂藤四郎,注意到被瀏海覆蓋的額頭上有一個大大的黑點。
 
  『鈴……鈴……』
 
  「唉呀,亂藤四郎,是新朋友嗎?」
 
  鈴聲和女人的聲音同時響起,亂藤四郎忽然開心地喊著:「姊姊!」
 
  他越過浦島虎徹,奔向女子身邊,還大大的抱住了她。
 
  「這是──?」浦島虎徹一頭霧水,搞不清楚現在的狀況。
 
  「真是抱歉,亂藤四郎這陣子跟我一起玩,玩得有點過火導致離開家裡一陣子,對不起。」
 
  女子微微鞠躬帶著歉意,浦島虎徹也急忙開口回應。
 
  「不不,亂沒有大礙就好了。」他鬆了一口氣:「那我就先帶亂回去,恕我告辭。」
 
  浦島虎徹走近兩人身旁,想抓住亂藤四郎的手但卻被女子一手先行抓住。
 
  「在那之前,可以先告訴姊姊你的名字嗎?」
 
  「嗯?」雖然被女子的動作嚇到,但浦島虎徹乖乖地報上了名字:「浦島虎徹。」
 
  『叮鈴……鈴……鈴……』
 
  鈴聲再次響起,這一次是非常大聲地在耳邊發出聲響。
 
  浦島虎徹逐漸失去意識,額頭上也冒出了一個大大的黑點。
 
  女子鬆手,拍拍浦島虎徹的頭:「乖孩子,跟我們一起──」
 
  「浦島──!」
 
  一個急促的男子聲音響起,讓人刺眼的劍光劃開了女子和浦島虎徹之間的距離。
 
  男子一身穿著金黃色的盔甲,淡紫色的長髮隨風飄逸著。他那雙淡藍色的雙眼怒視著眼前的女子。
 
  「妳是誰?」
 
此篇小說尚未完成
原本要趕上刀亂公會暗黑企畫的文章
但寫的時候發現到
如果照著我劇本繼續寫下去,可能五萬字跑不掉啦!
畢竟想寫全體刀劍男士出場XD(字數必定會爆炸)
所以我只好緊急喊卡,只寫了四千多字
(而且還是在劇情快要進入主線的時候)(被打)
還好後來有停筆,不然這麼長不知道寫不寫得完XD
慶幸立即換主題,可是卻不小心寫了兩萬五千多字(望)
本篇主角是長曾彌和蜂須賀的故事,可是卻還沒出場XD
因為還要出其他同人本
這篇不意外的話,最快暑假過後開始寫下去
最慢明年初(應該吧XD)
到時候也許會出本,也許會不小心直接公布在網路吧
(妳的不確定因素真多)(被打)
另外,到時候此篇小說標題不會是<兄弟>
已經想好新的更貼切故事的標題,恕我賣個關子WWW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