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刀亂<歸來>試閱一

   「才這麼一點能耐嗎?古魯瓦爾多。」

  痛覺刺激了我的神經,我身體麻木的躺在地上。
 
  眼角餘光瞄了附身在人偶身軀的炎之聖女,她充滿諷刺的口氣對著我說。
 
  「哼!本來想跟你繼續玩玩呢~~這麼快就不行了啊?」
 
  她一腳踩著我的肚子,這一踩可說是痛的讓我咳出了幾口鮮血。
 
  「哦哦~~還沒完喔~~」           
 
  她一手抓著自己的脖子,毫不猶豫地抓出一道一道傷痕,絲毫感受不到痛覺的樣子。
 
  「別……」我咬著牙,憤恨地看著她:「別玩……人偶的身軀……!」
 
  一拳揍了她的肚子離開我身上,忍著痛我再次起來,右手緊緊握著我的劍。
 
  「就算拿著武器能奈何的了我嗎?」她呵呵地笑著:「我知道你是不敢對這副身體傷到任何一根寒毛。」
 
  她知道我下不了手,所以我才會一直被挨打的狀態,要是平常的我,這種對手我三兩下就解決。但是沒辦法,這是我們最珍惜的人偶身體……已經被她的母親炎之聖女占為己有。
 
  兩年了……已經過了兩年,人偶離開我們,離開星幽界有兩年了……
 
  「就算是這樣,我也要逼妳出來!」
 
  「呵呵~~看來我應該要帶你去我家玩久一點好了!」
 
  即便只剩下身軀,我也要守護!就算我明白妳再也不會回來……
 
 
 
 
 
  星幽界,是由各式各樣世界碎片所組成的新世界。這是只有對死後充滿怨恨、後悔以及不甘心死掉的亡靈才能進入的死後世界。
 
  創造星幽界的炎之聖女為了給亡靈一次復活的機會,創造了一個小女孩外型的人偶──「引導者」,她將帶領亡靈們在星幽界一步一步踏上復活之路。
 
  在引導者帶領亡靈們而打敗炎之聖女,開通了前往復活的道路,但是,從那次之後,她卻永遠的沉睡,不再睜開雙眼。
 
  為了等待引導者甦醒,明明可以回到現世的亡靈們卻選擇繼續待在星幽界。
 
  ──為了再次見小女孩一面。
 
 
 
 
 
  「唉呀呀,這麼做是非法入侵吧。」
 
  說話的男子身穿深色大衣,帽子的帽沿刻意遮住自己的視線,右手托腮著有山羊鬍的下巴,左手拿著公事包,看著眼前兩位搭檔要準備闖入大宅邸的動作感到困惑。
 
  「為了拯救被囚禁的大小姐,這點闖入算不了什麼!」
 
  回話的女性和他穿著色彩完全強烈對比,高筒帽、大衣和鞋子大部分都是白色,也有少部分的藍色布料,唯獨手中的手杖不是白色和藍色。明明做出犯罪的事情卻理直氣壯地回應男子,好半晌讓他不知道該怎麼回覆。
 
  「布朗寧,你也不是第一天就認識諾伊庫洛姆了……」
 
  另一位說話男子也是身穿深色服裝,也和兩名同伴一樣也是有戴著帽子,但他的帽子是和外套連在一起的連帽。他手邊還緊緊握著長槍,慣用武器幾乎形影不離的帶在身邊。
 
  「不用出葉你提醒我也知道。」布朗寧唉聲嘆氣的說道:「算了,反正已經推測出大小姐就被關在裡面了。」
 
  說到這裡,諾伊庫洛姆有點不開心的說著:「沒想到還有第三個世界的存在,根本就是打破我的世界理論,救出大小姐,我要毀了這裡!最討厭的是,還要被命令把大小姐救回去!」
 
  「妳就別抱怨了……我都被妳無故抓來幫忙了……」
 
  出葉安撫一下諾伊庫洛姆的情緒便兩手輕鬆抱起她,非常輕巧的翻越了高聳的圍牆。
 
  「喂喂,不要忘記我啊!」布朗寧對著另一面牆出聲:「我沒辦法翻越這麼高的牆,出葉你可以在跳回去拉我一把嗎?然後我不要公主抱。」
 
  雖然稍早覺得私闖民宅覺得良心不安,但他也不想被同伴丟下一個人在外面苦等。
 
  「……」出葉真心覺得他太好講話,默默地跳回來跳回去,三個人成功來到大宅內。
 
  諾伊庫洛姆三人位於庭院的角落內,庭院裡種滿各種蔬果、樹木、花草甚至還有不大的池塘以及小橋。
 
  而屋子建築物帶點東方的古早風味,屋頂是尖角的三角形狀的模樣,大門前還用正楷字體寫「本丸」的木板就掛在上面。第一次見識到異世界的建築物讓他們三人目不轉睛的左顧右盼。
 
  「出葉,先讓我們隱藏起來。」回過神來,諾伊庫洛姆趕緊下達指令,畢竟他們三個可是非法入侵的人。
 
  接受到指令,出葉操控周圍空氣水分創造迷霧,巧妙的隱藏了他們三人的身影。
 
  「這裡跟我家鄉很像……」出葉有感而發的說著:「但沒有這裡這麼華麗……」
 
  布朗寧拍了一下出葉的肩膀:「現在不是懷念的時候,該小聲行動。」
 
  點了點頭,以出葉為首而走在最前面,諾伊庫洛姆夾在中間而布朗寧則是選擇殿後的人。
 
  被迷霧包圍的三個人躡手躡腳地走進離建築物更接近的距離。
 
  「注意一下,有人在。」出葉小小聲地說著,看著前方庭園坐著一個俊美的男子。
 
  男子穿著一身夜空藍的狩衣,腰間上繫著一把太刀。男子俊俏的外貌比女人還要來的氣質、艷麗,美到幾乎和風景融合有如一幅畫。他悠閒的啜一口茶,藍眸帶點金色的眼神正看著濃霧。
 
  「唔嗯,起霧了呢……」放下手中的茶杯,俊美男子站了起來:「這霧……有點奇怪?」
 
  霧中的三人屏住呼吸僵持不動,希望能隱瞞俊美男子的視線和聽力蒙騙過去。
 
  「嘛,看來是我多心了。」
 
  聽到他的回答,三人同時鬆了口氣。
 
  「但是──濃霧裡的不速之客可不能就此離開呢!」
 
  語畢,俊美男子迅速拔起腰間的太刀,毫不猶豫地朝濃霧砍了一刀。
 
  位於排頭的出葉頓時反應不及,而他身後的諾伊庫洛姆及時抓住他往後一拉,兩人的位置瞬間對調。
 
  她握住手杖抵擋住俊美男子一刀的攻擊,但相對來說,他們的行蹤就此曝光。
 
  「諾伊庫洛姆!」布朗寧憂心地呼喊她,同時還攙扶被諾伊庫洛姆拉倒在地的出葉。
 
  周圍的濃霧逐漸消失,俊美男子更看的見眼前敵人的模樣。
 
  「敵人是位美麗的白色淑女呢!嘛,讓我認輸也是可以唷!」
 
  雖是這麼說著,但他似乎沒有禮讓的樣子,還持續加強力道讓諾伊庫洛姆手中的手杖握的有點吃緊。
 
  「哼,真是謝謝你的讚美,長的比女人還漂亮的男人可是會讓我忌妒呢!」諾伊庫洛姆也不惶多讓,彈開了對方的刀背便後退幾步,與他保持距離。
 
  重新振作的出葉拿著長槍,想再次操作空氣的水分準備隱身。他餘眼一瞄,注意到一個白色的身影接近他們,他二話不說地衝到白色身影面前拿著長槍刺他一刀,放棄隱身的想法。
 
  見狀,白色身影的主人用太刀的刀背擋掉長槍的槍身,躲過了出葉的襲擊。
 
  和諾伊庫洛姆一樣,兩人的全身白到有得拼,對方也是全身上下都穿著白色。
 
  白色男子一副開心又頑皮的樣子,似乎是找到了可以陪他玩耍的敵人:「啊哈哈哈~~本來要嚇人結果反而被嚇到,真的嚇了我一跳呢!」
 
  「作戰行動開……始。」
 
  「喂喂喂,表情可以再豐富一點好嗎?不要這麼木訥嘛!」
 
  白色男子面對出葉沒什麼表情變化而調侃一下,出葉並沒有回應他的話仍繼續戰鬥。
 
  「唉,果然是走到麻煩的一步了。」面對這局面,布朗寧本身不是很想要動手,他索性離開雙方人馬的戰局外,躲到樹木後面觀望著。
 
  「布朗寧你也給我參戰!」諾伊庫洛姆和俊美男子對歭時,還叮嚀不想戰鬥的同伴慫恿他出手:「不想打的話至少給我開幾槍干擾對手!」
 
  諾伊庫洛姆分心喊話,對方有機可趁的攻擊而被劃了一刀,慶幸她反映夠快只是劃破手臂上的衣服和些微的擦傷。
 
  布朗寧再度嘆氣著,從公事包掏出半自動手槍,以樹幹做為掩護,瞄準俊美男子和白色男子,開了幾槍試圖搗亂他們。
 
  由於布朗寧的開槍干擾,讓俊美男子和白色男子吃了點苦頭,好讓諾伊庫洛姆和出葉有機會抓住對方的空隙。
 
  就在這時,出葉被子彈劃過臉頰劃成一條紅線,子彈不是從他身後的布朗寧射出,而是從他眼前劃過,原本的槍聲只有一個頓時之間有了兩種不同槍聲響起。
 
  「別以為只有你們會用槍,咱也會用槍反擊的!」
 
  另一個開槍的主人站在屋頂上,左手握著左輪手槍,一副爽朗的神情享受著開槍的樂趣。
 
  「咱又要開槍啦!準備吃幾發子彈吧!」爽朗男子再次開了幾槍,這一次他瞄準的人是布朗寧的位置。
 
  布朗寧利用樹幹掩護自己不被擊傷,用耳朵聆聽判斷槍聲有無停下來的時間,等到時機一到,布朗寧迅速地離開樹幹以他快速移動的步伐和爽朗男子進行一場槍戰對決。
 
  現在局面變成一對一的戰局,諾伊庫洛姆對上俊美男子;出葉對上白色男子;布朗寧對上爽朗男子。總而言之,雙方人馬決互不相讓,拚個你死我活才甘願。
 
  「哼,要找出被你們囚禁的小女孩要跟你們兵戎相見還真是隆重!」諾伊庫洛姆的口氣非常惡劣、挑釁。但仔細想想,被不明人士無故闖入自家庭園會讓人有所反抗是理所當然的。
 
  俊美男子疑惑了一下,蹙眉地說道:「這裡可沒有關著小女孩,我們不會做出這種事情。」
 
  「騙人,我確信我們要找的人就在這屋子裡。」諾伊庫洛姆認為他在說謊:「我們可是找她、等她有兩年多……如果現在你可以帶我們過去找她,我們可以立刻收手不再跟你們打。」
 
  「……很抱歉,這點我不接受。」搖搖頭,他莞爾一笑:「或許是你們搞錯了也說不定,但我肯定的是──不速之客就該乖乖受死!」
 
  談判宣告破裂,引來雙方的殺氣,氣氛凝重而延展開來。
 
  俊美男子一刀殺過去,比方才更快、更準確的一擊朝向諾伊庫洛姆。反應不快的她雖勉強用手杖擋了這一刀,但也因這一刀她重心不穩的跌坐在地。
 
  他趁勝追擊準備再來一刀時,布朗寧即時趕到諾伊庫洛姆身旁一手抱起她迅速離開。雖說稍早他曾表示不要被公主抱,但抱別人用公主抱就另外一回事了。
 
  見狀,俊美男子抬頭大喊:「陸奧守吉行,繼續針對他們開槍!」
 
  「不用你指示咱也會開槍,三日月宗近。」
 
  陸奧守吉行繼續針對布朗寧開槍,礙於他抱著諾伊庫洛姆,此時的布朗寧不方便開槍,只能繼續用他的高速度迴避子彈。
 
  「鶴丸國永你在幹嘛!?咱都幫你開了這麼多槍,你怎麼還在那邊玩耍!」
 
  陸奧守吉行低頭大吼著,鶴丸國永則是兩手一攤,無奈地回應:「啊呀呀,抱歉、抱歉,因為對手讓我感到無趣,所以沒有很認真的去打,而且他又會隱身的樣子,怎麼揮刀都會落空。」
 
  趁鶴丸國永沒有出擊的時機,出葉當機立斷解開隱身決定先回同伴身邊,跑到布朗寧和諾伊庫洛姆附近。
 
  相較之下,三日月宗近則是緩慢的走到鶴丸國永旁邊。而屋頂上的陸奧守吉行一躍而下的跳到他們倆附近,也聚集成三人小隊。
 
  正當他們兩隊人馬決定要再次出手之際──
 
  「不要再打,通通都停手吧!」
 
  一個悅耳的嗓音制止了雙方人馬的動作,聲音是從建築物外發出,一名女子就站在外廊上,剛剛出聲喝止的人就是她。
 
  她高挑的身材穿著一身色留袖,深藍色的衣物上印有部分雪花般的花紋,腰間繫著米色腰帶背後綁著立矢結呈現出左右不對稱的蝴蝶結。烏黑亮麗的秀髮綁著一頭高馬尾,茶褐色的雙瞳炯炯有神,望向在場每一個人。
 
  「三日月你們都收起刀吧!諾伊庫洛姆你們也是,這是一場誤會。」
 
  「妳是誰?」諾伊庫洛姆冷淡的質問女子:「為何知道我的名字?」
 
  女子微笑著,正要開口解釋時被眼前的三日月宗近他們制止。
 
  「主上,請您回去屋內,這裡不安全。」
 
  「妳出來可是讓我嚇了一跳呢!快點離開吧,這裡交給我們!」
 
  「老大請迴避一下,這種角色咱三兩下就解決。」
 
  三個人各說各話,還用身體阻擋不讓諾伊庫洛姆他們有機會攻擊女子。
 
  「你們神經繃太緊了吧!」女子對著三日月宗近他們感嘆,視線望向諾伊庫洛姆他們:「剛聽到你們講在找小女孩,我知道她在哪,可以告訴你們喔。」
 
  語畢,女子看著諾伊庫洛姆他們三人,他們又驚又喜又戒備的複雜表情讓她看了再次笑出聲音。
 
  「諾伊庫洛姆你們想找的小女孩,也就是引導者──就是我呀!」
 
  聽到這個答案,不只是諾伊庫洛姆他們瞠目結舌,連三日月宗近他們也不敢置信地回頭看著女子。
 
  「唉呀,這答案對你們來說難以置信還是嚇了一跳呢?不過我說的是千真萬確,沒有半點虛假。」
 
  諾伊庫洛姆很快回神,怒道:「這種答案聽了我也不信!我們找的人可是約莫不到十歲的小女孩,區區兩年後頂多才十一、二歲,不可能一下子長這麼大的!」
 
  「諾伊庫洛姆妳冷靜點!」
 
  布朗寧出聲緩和諾伊庫洛姆的情緒,他一臉正經地看向女子,便開口詢問。
 
  「我有幾個問題想發問,可是否請你回答我的問題?」
 
  「當然沒問題。」
 
  「那麼──」布朗寧小心翼翼的問:「剛剛妳有提到一個名詞,請問『引導者』這個名詞妳是聽誰說的?」
 
  女子很快地回應:「這是炎之聖女給人偶的稱呼,這麼講好了,算是炎之聖女取給我的名字,不過大部分你們都喊我大小姐。」
 
  「除了『戰士』這個名詞之外,還有什麼名詞稱呼我們?」
 
  「佈告者。」她毫不猶豫的回答。
 
  說到更多只有布朗寧他們之間才知道的關鍵字,布朗寧幾乎可以確信眼前的女子是他們想找的人了。原本怒氣沖沖的諾伊庫洛姆也因女子的回答而消氣,算是認定女子就是他們要找的人。
 
  至於年紀的問題,也有可能是不同世界時間的快慢才有所不同吧。
 
  「我都透露了這麼多,你們雙方可以收起武器好嗎?」她試圖緩和雙方的氣氛:「啊!陸奧你的眼神可以不用再這麼兇惡啦──」
 
  「我有問題。」
 
  一直沉默的出葉打斷了女子的話,一臉有話想說的看著她。
 
  女子眨眨眼,好奇的問:「嗯?出葉想問什麼?」
 
  「我問一題只有我和大小姐才知道的事。」
 
  諾伊庫洛姆和布朗寧聽到出葉的話語,全神貫注仔細聽他的問題。
 
  「很久以前我為了肚子餓的小咪去釣魚餵牠,妳知道當時我釣了幾條魚嗎?」
 
  「這數量誰知道啊!」
 
  「小咪是誰啊……?」
 
  兩個搭檔毫不猶豫地吐槽出葉的題目,這問題根本是刻意刁難對方。
 
  女子睜大雙眼,想了一下便噗哧一聲:「根本沒有這回事吧!還有,我跟出葉偷偷收留的流浪貓不叫小咪,是叫小喵,名字還是我取的呢!」
 
  聽到答案,出葉淺淺一笑,隨即,他立即隱身頓時讓眾人愣了一下。隨後,他顯現在女子面前,輕輕擁抱了她。
 
  面對他的舉動,女子驚訝地不敢輕舉妄動:「出、出葉!?」
 
  「真的是妳。」短短四個字表達了他的心情,出葉更用力抱緊了女子。
 
  不過出葉這個舉動,卻讓在場的三日月宗近、鶴丸國永和陸奧守吉行表情比方才對戰還要更來的凶狠。
 
  看在眼裡,本來也想一起擁抱的諾伊庫洛姆和布朗寧很識相的沒有跟進,只怕接下來又有一場腥風血雨正等著他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