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刀亂<歸來>試閱二


   「先聲明,不是只有你可以抱主上的權利,我也可以的!」鶴丸國永吃醋的對著出葉說著。

  「喔。」出葉只淡淡地說了一個字,不理鶴丸國永的挑釁繼續吃他的團子和喝他的茶。

  三日月宗近見狀,輕聲細語的柔聲勸著鶴丸國永:「鶴啊,主上已經表示不需要再抱了,你已經比客人抱得更久了。」

  被三日月宗近一說,鶴丸國永這才死心地離開女子身上,回到自己原本的座位做好,女子拍拍胸口呼了一口氣。

  「嘛,雖然方才發生一場誤會,對主人的友人這麼不友善,我代表我方向各位深感抱歉。」

  三日月宗近微微低頭表示抱歉,而布朗寧也脫下帽子跟著低頭以示致歉。

  「不不,我們直接闖入是有錯在先,因當初我推論大小姐可能被囚禁在這間屋子。」布朗寧解釋著:「畢竟有整整兩年時間大小姐的人偶身軀從未醒來,所以我才會推斷有可能是被炎之聖女把大小姐的靈魂囚禁某個世界裡。找尋中花了不少時間,終於在今天找到。」

  「是啊……」諾伊庫洛姆跟著附和:「當布朗寧推出這個可能性我恨不得立即前往這世界呢!在我眼中世界只有一個!」

  諾伊庫洛姆原本打算救出大小姐之後,馬上破壞這個世界永遠消失。如果讓在場的居民知道心中最初的打算,保證又會有一場打不完的架。

  出葉吃完手邊的團子,又拿了一串,才開口:「看大小姐的樣子,我放心了……」

  女子甜甜一笑,並沒有說什麼話。陸奧守吉行聽不懂他們現在說的話題,一堆不明名詞讓他搞的思緒很亂。鶴丸國永他沒有多想什麼,只顧著吃團子喝茶吃飽飽就好。

  「那麼,我有個問題想問客人們。」三日月宗近雖然也是聽不懂一些外來世界的詞彙,但他此刻想確認一件事:「身為死掉的人,作為亡靈狀態的你們不惜要跑來我們世界大打出手,就只是為了找回我們主人,是吧?」

  他一眼就看出布朗寧他們本身是死後的人,諾伊庫洛姆他們也沒有反駁這點而點頭,算是默認三日月宗近的亡靈說詞。

  「不愧是平安時代的人,靈性高到可以馬上觀察出他們是早已死亡的人……欸!等等──」女子讚美了一下三日月宗近,突然想到一件事,以非常震驚的語氣問著諾伊庫洛姆他們:「很久很久以前我不是開通了復活的機會嗎?照理說你們應該是活人才對啊!」

  「事實上,自從大小姐妳開啟了復活的通道之後,由於妳不明原因的永遠沉睡,為了再次看到妳,大家足足等了兩年,就只是想跟妳和我們一起回到生前的世界。」

  布朗寧平淡的心態簡單的敘述讓女子聽得有點心虛,她緩緩閉上眼睛,沉默了許久。

  「……這樣啊……對不起,我獨自拋下你們不告而別還過著幸福的生活……」她哽咽的說著,一臉快哭出來的樣子。離她最近的鶴丸國永拍拍女子的背,因為塞太多團子在嘴裡他只能用動作安慰她不要太難過。

  「這不是重點,我們現在來這裡帶回大小姐其實有更重要的事情。」

  諾伊庫洛姆拿下她的高筒帽,稍微撥了一下她白雪色的劉海,她站了起來對著女子九十度鞠躬彎腰,便繼續說明。

  「前幾天,大小姐終於醒了,但不是以往熟悉的大小姐,那是曾經被我們擊倒的炎之聖女。她的靈魂附身在大小姐的人偶之軀,對著身為戰士的我們發動攻擊。」

  女子聽聞後倒抽一口氣,心情五味雜陳的看著出葉和布朗寧。他們倆也是擺出非常凝重的神情,可見當時的狀況多危急。

  「我們當下緊急做出反擊,但因為是大小姐本人的身軀,即便人多勢眾,終究我們不敢下手太重。炎之聖女就附身在人偶身上,還召喚一群魔獸幾乎讓我方全軍覆沒,甚至……還帶走了古魯瓦爾多。」

  諾伊庫洛姆說到這裡,布朗寧補充了一句:「不過該慶幸古魯瓦爾多第一時間驚覺這不是大小姐本人,要不是他的提醒,炎之聖女當下第一波襲擊或許會有諸多無辜的傷者。唯獨他沒被炎之聖女騙倒,真不愧是最初陪伴大小姐的戰士。」

  女子點了點頭,憂心忡忡地問道:「大家……目前還好嗎?」

  不只是女子,連三日月宗近用非常關心的眼神看著他們,陸奧守吉行也難得沒有插嘴表示意見,就連剛剛一直在吃喝的鶴丸國永也停下了動作,仔細聆聽他們的事情。

  諾伊庫洛姆鞠躬完便起身,戴好她的高筒帽就再一次坐回位子上。

  「半喜半憂,古魯瓦爾多被抓走、大小姐的身體還被炎之聖女奪去,還有部分戰士傷勢輕微、嚴重的都有。」諾伊庫洛姆嘆氣:「目前能戰鬥的人幾乎只剩下四分之一的人數,甚至可能更少……」

  「這兩年期間都是伯恩哈德在代替大小姐的職務管理大家。」少話的出葉難得說了一長串,滔滔不絕的說道:「事情發生的當下他反應機警的做出對策,不論戰鬥時和戰鬥後,井然有序的指揮大家。」

  「那──有人死亡嗎?啊!這麼講是魂飛魄散之類的?」

  鶴丸國永好奇的問了一句,布朗寧三人一致性的搖搖頭,即便有重傷傷患但沒有出現靈魂消失的情況已經是非常萬幸的事了。

  「所以我們才希望找回大小姐,重整大家的氣勢再次打敗炎之聖女,最後救出古魯瓦爾多!」

  語畢,布朗寧把帽子戴回頭上,刻意壓低帽沿不想讓其他人看見他此刻的表情。

  現在就等女子的回應和決定。

  「……大致上狀況我知道了。」平息自己複雜情緒,女子站起來轉頭對著陸奧守吉行下達指令:「陸奧,幫我替他們三個人準備客房,今晚先讓他們休息以及整頓,明早我會跟他們回去。」

  她再次轉頭,望向出葉他們三人一眼:「是我愧疚你們……所以我有義務跟你們回去。」

  「老大且慢!」陸奧守吉行跳了起來,似乎是想反駁女子決定:「咱理解妳的心情,可是要老大去這麼危險的地方咱可不認同啊!」

  「我知道,但我心意已決。」女子堅定的眼神看著陸奧守吉行:「我必須過去,畢竟當初什麼都沒說就無故離開,這是我該面對的,一定要回去。」

  「老大,可是──」

  「陸奧守吉行,多說無益,既然主上決定了那我們也只能執行。」三日月宗近插嘴,莞爾一笑的對著女子:「不過……我可沒有答應主上一個人回到死後的世界喔!」

  「三日月,你的意思是……?」

  「我們也要過去。」三日月宗近依舊一臉笑容的說著,不理會女子臉上的三條黑線自顧自地說道:「他們的兵力現況嚴重不足,我擔心妳一個人去會有安全上的問題。所以,我們也要派人過去。」

  「最主要是維護主上安全,另一方面也可以幫他們增加戰力及實力,我理解沒錯吧?三日月。」

  鶴丸國永說完,手肘很順手的依靠在三日月宗近的肩膀上,面對他的動作三日月宗近沒抱怨開口,習以為常。

  「但是……這件事跟你們沒關係啊!」

  「有關係,只要是主人的事情即便是私事,就與我們有關。」三日月宗近收起笑容,一臉嚴肅地望著女子:「別想一個人跟過去,如果不帶我們一同前往就別想離開本丸!」

  三日月宗近已經把話說得很死,女子只能舉手投降表示認輸。

  見狀,三日月宗近滿意的微笑著,便對諾伊庫洛姆他們說著:「你們今天就住在這裡吧!等等陸奧守吉行會帶你們到客房,我們也會派人跟著主上回到你們的世界幫助你們。」

  「太感謝了!」布朗寧感激的答謝。

  「謝謝,幫了大忙!」諾伊庫洛姆有點激動,也跟著答謝。

  「不好意思,有勞了。」出葉禮貌性的點點頭答謝。

  「好吧!咱就接受三日月宗近的提議,那咱先帶他們去客房!」

  與三日月宗近示意了一下,陸奧守吉行便帶著諾伊庫洛姆他們離開了房間。

  「鶴,你可以先迴避嗎?我有話要私下問主上。」

  鶴丸國永充滿好奇,不想離開的樣子,但見三日月宗近收起笑意那副正經的神情讓他明瞭是不得拒絕,所以他一臉失望地離開房間。

  「剩下我們兩人了。」三日月宗近站了起來,兩人面對面互望,低頭看著比他矮的女子:「關於這件事,我想妳應該有刻意隱瞞的事情吧?不想讓客人知道的事情。」

  「注意到了嗎?」女子苦笑著:「果然還是瞞不過你!」

  「我猜是跟妳的不告而別有關連,依妳個性是絕對不會做出拋下夥伴狠心離開,想必是不得不做出痛苦的決定才會離開吧。」

  「你還真是了解我。」

  接著,女子一五一十地說出當年不告而別的原因,聽完,三日月宗近臉色變得更加沉重。

  這一趟過去,會威脅到主人的生命──得到了這個結論,三日月宗近有點後悔他太早答應自家主人的要求,叫她不要回去也來不及勸她留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