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刀劍亂舞同人短篇<存在>(今劍極化後的故事)

 注意事項,以下五點(?)沒問題的話就點閱觀賞吧:


*此篇內容微正經、微嚴肅還有搞笑成分存在(應該),沒有黑化和崩壞成分,請安心食用
*沒有很明顯的CP存在,硬要說的話就是刀和女審吧(應該)(被打)
*與本文無關的廢話:真心覺得極化後的今劍是長谷部二號(主命表示)
*忘了註解,此篇寫到最後會非常溫馨喔!作者認為(再被打)
*俗話說三条家有五個人,所以第五點只是寫好看的(被群毆)

 
 








  刀劍男士,為了保護歷史而存在的付喪神。為了維護正確的歷史,與主人審神者每天一起對抗敵人──歷史修正主義者。
 
  為了往後所面對強大敵人的可能性,短刀付喪神──今劍決定增強自身能力,單獨找審神者見面,提出了修行四天增加實力的想法。
 
  經過將近半天的討論,審神者決定讓今劍一個人去京都修行,前提是記得要每天寫信回來報平安,而他也馬上答應。
 
  隔天一早,審神者與今劍同刀派的三条家一起目送他離開。
 
  過了四天之後──
 
 
 
 
 
  審神者站在屋外,守著大門,等著預計今天修行完回來的今劍。
 
  今天她的穿著比平時還要來的隆重,穿著深色留袖的和服,胸前、背部和袖子都繡著家紋,為了迎接他回來,審神者有必要打扮好看一點,帶著笑容迎接他。
 
  前三天,她有收到今劍寄來的信,一天一封,共三封。說真的,當時她看了信件內容真的很擔心他,但之後冷靜想想,這也是遲早要面對的問題。
 
  ──今劍在歷史上是不存在的。
 
  想到這裡,她深深嘆了一口氣。
 
  「主人~~大人~~」
 
  稚氣的嗓音在遠方響起,今劍開心的對著審神者揮揮手。和出門前的裝扮略微不同,添加了不少鮮豔的甲冑,頭上還帶了像兔耳朵的頭盔。不過和出門前一樣的是,依舊是她所熟識的笑容。
 
  「主人大人特地來接我的嗎?」
 
  蹦蹦跳跳地來到審神者面前,今劍熱情的擁抱她。
 
  審神者茶褐色的雙眸盯著今劍的後腦勺,溫柔的語氣說:「是啊,歡迎回家。」
 
  「我回來囉!」今劍開心的說著,玩弄審神者的黑色秀髮:「主人大人,這幾天有沒有想我呢?」
 
  「當然想啊!」把今劍從身上移開,確認一下綁好的馬尾有沒有弄亂:「要不要陪我去附近散步,還是你想先回房休息?」
 
  「主人大人既然邀請了我,那我當然義不容辭地接受囉!」
 
  說完,今劍主動牽起審神者的手,兩個人就這樣手牽手的在附近散步。
 
  今劍開始聊起他這四天的修行之旅,一路上有說有笑,但他越是開心的聊天,審神者眼神越凝重。
 
  「主人大人,妳怎麼了,是我說故事說的不夠好聽嗎?」注意到審神者擔憂的眼神,今劍緊張的問她。
 
  「……今劍。」
 
  停下腳步,審神者蹲了下來刻意與今劍同個視線。
 
  「不用刻意強顏歡笑,想哭的時候就哭,沒關係。」
 
  「主人大人……」
 
  她摸了摸今劍的頭:「你還是『存在』的,不只是我的防身刀,也是你最愛的義經公的防身刀。」
 
  剛剛聽今劍聊天,審神者從頭聽到尾都沒聽見關於「義經公」的話題。
 
  所以,她才會越聽越擔心。
 
  「可是、可是──」今劍搖搖頭,淚水在眼珠子裡打轉:「我為何存在?我不是義經公的防身刀,歷史從來沒有我的存在,那『今劍』到底是什麼?我又是誰?」
 
  他一股腦兒說出一連串的問題讓今劍自己聽了也傻眼,畢竟這是他四天修行以來找不到的答案,他對自己的失控感到懊惱。
 
  「對不起,我──」
 
  「沒關係,冷靜一下,先坐下來吧。」
 
  審神者嫣然一笑便席地而坐,示意今劍坐在她的大腿上。
 
  今劍靠著審神者的懷裡,聞到了一股非常香的花香味,讓人安心又舒服的味道。
 
  審神者看著今劍,她現在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柔聲的說著:「你還記得我每天晚上都會去短刀的房間裡說的每一則睡前故事嗎?」
 
  「嗯!我記得!」
 
  風,調皮地吹了過來,地上的草隨風起舞,也讓兩人的頭髮稍微吹亂了些。
 
  「那還記得《西遊記》的故事內容嗎?」
 
  「我記得!」今劍開心的大喊:「就是一個和尚帶著猴子、色豬和河童的取經故事!」
 
  審神者聽了噗哧一笑,豬八戒被今劍說成是色豬這個名詞還真是貼切。
 
  帶著笑意,她繼續說下去:「那你知道這故事其實是真實故事嗎?」
 
  「欸──真的嗎?不要騙我喔~~」今劍訝異地轉身,充滿好奇的眼神看著審神者:「我可是沒有這麼好騙的!所以真的有和尚、潑猴、色豬和河童?」
 
  審神者再次憋笑,身體還顫抖著。潑猴這一詞可是在故事中常說的名詞,由此可見今劍還記得故事內容。
 
  現在她看的出來,今劍的心情有好轉一些。
 
  「唐三藏取經是真實故事,但孫悟空、豬八戒和沙悟淨等妖魔鬼怪就不是真實人物了。」
 
  「欸--為什麼!?知道是真實故事我還很開心的說!這樣我就看不到傳說中的七十二變啊!」
 
  「抱歉讓你失望囉!」安撫好今劍激動的情緒,等他安分好以後再繼續說著:「《西遊記》這故事不論大小朋友都深深烙印在我們的心中,就像你剛剛的反應,你想見到孫悟空想親眼看見七十二變……所以啊──」
 
  雙手摟著今劍,她把頭靠近今劍的後腦杓。
 
  「你就像故事裡的孫悟空,即便在真實的歷史中不存在,但我知道你還是存在的。你就是最愛跟我撒嬌的『今劍』,就像你在信中所提,本丸……『我們家』是你的歸屬。」
 
  「主人大人……」
 
  「就算歷史中沒有你的記載,就算全世界不知道義經公身上有沒有帶著今劍。但至少,我相信你是存在的,即使只有我一個人,我也願意相信今劍就在我懷裡。」
 
  小孩子的體溫很高,在舒適的天氣中抱著小孩子是非常溫暖的。
 
  「沒有聊義經公的今劍我還真是不習慣啊……」漸漸地,她的意識逐漸模糊。
 
  「對不起,想說我至少不想讓妳擔心,我才會對著主人大人一直笑,我不想主人大人為我的事情難過。」
 
  「其實……我很高興你信中寫了你的煩惱……願意與我分享呢……」
 
  過了良久,審神者幾乎沒有再說什麼話。
 
  「主人大人?」
 
  今劍疑惑了一下,忽然覺得身體感到沉重,頓時讓他慌了手腳。挪開了審神著的雙手,轉身一看,不知何時她已經睡著了。
 
  「啊──真是的,主人大人睡在這裡可是會著涼的!」鼓著腮幫子抱怨,擺好姿勢讓她好睡,接著,他突然拉高了音量大喊:「岩融,我知道你們一直都在,可以出來了!」
 
  語畢,像是回應今劍的樣子,四個人影接二連三地從不同的地方走了出來。
 
  天下五劍之一最美的三日月宗近躲藏在本丸的牆面,刻意選了一個角度是讓他們倆看不到的點;充滿野性的小狐丸則是躲在樹上,想說躲藏比較方便;和今劍感情最好的岩融躲在樹幹後面,因為身形較高,所以只好選擇比他高的樹幹做為掩護;和藹和親的石切丸躲在草叢裡,想說跟衣服顏色很接近,有個保護色在。
 
  只是無聲無息的隱蔽早已被今劍識破,只是看他選擇要不要說出來罷了。
 
  「啊哈哈哈哈──爺爺我迷路,找不到回家的路,正在尋找回家的路途才會愣在原地。」三日月宗近優雅地笑著,但這謊言很容易被對方戳破,剛剛他躲的地方就是本丸的建築物啊!
 
  「小狐發現這樹上有長豆皮壽司,因為太好吃所以一直賴在樹上不走。」小狐丸的解釋更扯,樹上長大豆還比較不會被戳破吧!
 
  「喔呀,發現天上佈滿烏雲,所以我在外面祈禱希望不要下大雨。」石切丸抬頭看著天空,但天空完全沒有任何一片雲朵存在,晴空萬里呀!
 
  「哈哈哈哈哈──我只是剛好經過,絕對不是因為這幾天主上看著信件面有難色,導致讓她食不下嚥、睡眠不足還每天一臉煩惱的嘆氣,擔心你們所以刻意埋伏觀察的!」
 
  岩融這傢伙已經把全部的事實講出來,難怪審神者現在會睡死就是因為擔心今劍導致睡眠不足吧。
 
  今劍聽完,一臉恍然大悟地擊掌:「這樣子啊,大家剛好都只是經過呢!」
 
  四個人聽完便鬆了口氣,慶幸自己的謊言沒被拆穿。
 
  「既然來了就幫我一下,主人大人睡死了,我抱不動她啦!」
 
  四人互相兩眼觀望,小狐丸便走到今劍身旁,一手就輕鬆抱起熟睡的審神者。
 
  「嗚……好想長高喔……」
 
  看著小狐丸可以很輕鬆抱起審神者,今劍無奈地說著。他想變得像岩融一樣高大,這樣就可以不用拜託別人就可以輕鬆抱著想守護的人了。
 
  「現在的你就可以啦!」岩融揉著今劍的頭,像往常一樣把他抱到自己的肩上:「你看,就和平常一樣就好,高高在上。」
 
  即便知道了自己的存在,大家依然還是跟以前一樣,不會因為沒有存在歷史上就會冷落他。
 
  雖然他還是很想要長高,而不是靠著岩融。
 
  「……哪,岩融,我問你喔。」今劍看了在小狐丸懷裡的審神者,他吞吞吐吐地問:「如果哪一天……主人大人突然拿著我的短刀自刎的話,我該怎麼辦呢?」
 
  這問題他不敢問審神者,畢竟這是他記憶中最讓他受傷的事情。
 
  他當下知道自己是不存在義經公的歷史中,雖然有一度傷心欲絕,但從另一個角度去想,他其實沒有讓他最愛的主人自刎過。
 
  不過,他還是擔心會有發生的一天。
 
  「……」岩融沉默了一會兒,伸出左手想偷拿今劍繫在腰上的短刀。
 
  今劍注意到岩融的動作,馬上抓住他的手制止:「你要做什麼?」
 
  看著今劍的動作,岩融莞爾一笑:「你看,就連我想偷拿都不行了,更何況是一個弱女子的主上去偷拿呢?」
 
  被岩融一說,今劍眨了眨眼,瞬間明白了。
 
  跟那時候不一樣,當時不是付喪神,沒有人形,所以才會被人任意拿取。現在他是個人,名為「今劍」的刀劍男子,「今劍」就在他的手中、腰上。
 
  「放心吧,今劍擔心的事不會發生。」三日月宗近插了話,一臉正經地說道:「不論發生什麼事,我絕對不會讓敵人碰主上一根寒毛。即便是主上想拿今劍自刎也是,不論我在哪,我絕對會來到主上身邊守護她。」
 
  「三日月……」
 
  小狐丸也加入了話題:「小狐的話應該會像現在這樣,公主抱的方式抱著主上在小狐懷裡,讓她有個安全的胸膛依靠。」
 
  「小狐丸……」
 
  「那我就每天祈禱大家平平安安,絕對不會有這一天發生。」石切丸溫柔的笑著,祈禱眾人每天都快快樂樂過日子。
 
  「石切丸……」
 
  每個人的安慰讓他不禁掉了淚水,稍早和審神者談話時他是差點哭了出來,但他忍住了。這一回,每個人的話讓他忍不住地大哭起來。
 
  「都可以自己獨立出門修行,卻還是這麼愛哭。」岩融調侃著嚎啕大哭的今劍:「哭這麼大聲,小心不要吵醒熟睡中的主上,她已經連續幾天沒有睡很好了。」
 
  被岩融提醒,今劍心不甘情不願的停止哭泣:「主人大人准許我想哭的時候就哭的說……!」
 
  「嘛,只是現在的時間點剛好不對而已。」三日月宗近笑著回應。
 
  石切丸抬頭看了一下天色:「時間已經很晚,差不多該回去了。」
 
  小狐丸接著說:「慶祝今劍回家的宴會好像快要開始的樣子?」
 
  「真的嗎?」聽見小狐丸的話,今劍從岩融的肩膀跳下去,開心地問:「是慶祝我修行回來的宴席嗎?」
 
  岩融點點頭:「當然囉!大家可是為了你籌劃了四天呢!」
 
  「那還待在這裡幹什麼?我們趕快回家吧!」今劍興奮地說著,把所有的悲傷和煩惱拋在後頭,然後就拔腿就跑,快到馬上看不見他的身影。
 
  四人見狀,紛紛表示了自己的想法。
 
  「啊哈哈哈哈~~真是活潑的小天狗。」
 
  「本來就是,今劍就是這麼的可愛!」
 
  「還好他們都沒事,小狐剛才還很擔心今劍和主上呢。」
 
  「主上她是很堅定的人,只要做好決定,就會毫不猶豫。就像我內心堅定的每天祈禱一樣。」
 
  「喂--你們不要再拖拖拉拉的!」遠方傳來了今劍的呼喊:「趕快走啦,我不想錯過宴會!」
 
  「知道,我們來了──!」
 
  岩融大聲回應,也許因為太大聲,讓小狐丸懷中的審神者稍微睜開了眼睛而醒來。
 
  「咦……我……」她糊裡糊塗地發出呢喃的聲音。
 
  三日月宗近見狀,他走到小狐丸的旁邊,低頭在她的耳邊說話。
 
  「主上無須多想。」他一手輕輕碰著她的眼簾:「現在您就安心的熟睡,您已經保護到今劍了,往後就交給我們三条家守護今劍,不必為了這件事再繼續煩惱。」
 
  三日月宗近的話語就像催眠曲,讓審神者再度入睡。而岩融一臉歉意,無聲地對著大家道歉。
 
  三日月宗近撥了一下她的劉海,對著小狐丸說:「需要換人公主抱嗎?」
 
  小狐丸竊竊一笑:「這點小事不算什麼,我還可以繼續抱主上的。」
 
  雖然很不識相,但石切丸馬上插嘴,提醒大家:「各位,再不快點回去等等會被宴會主角唸。」
 
  三日月宗近和小狐丸兩人互看一眼,笑了幾聲。
 
  四人終於走向往回家的路途,回到有今劍待的家。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