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短篇<愛哭鬼姊姊和冷漠小王子>(露緹亞×古魯瓦爾多)

 
 
 
 
 
 
  「嗚嗚……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嗚嗚……」
 
  小女孩哭喪著臉,在陌生的環境四處張望,只見一群穿著軍裝的陌生人們不停的來回奔跑,完全沒有人理會正在哭泣的小女孩。
 
  她父母都在這裡工作,因為雙親繁忙緣故幾乎都沒時間照顧小女孩。基於好奇心,她想在建築物裡探險,因為還不夠熟悉建築物內的種種道路,導致她現在迷了路,找不到回去的路。
 
  其實上一次她也迷路過,當時有個好心的大哥哥帶著她回到父母身邊,但這一回會不會遇到同樣的大哥哥帶著她就很難說了。
 
  「嗚嗚……好痛!」
 
  忽然,有一個跟她差不多大的小男孩跟她擦肩而過,正確來說,應該是不小心撞到她。
 
  「啊……」
 
  「你是故意的嗎……!走路都不看路……!」
 
  小女孩口氣相當不客氣,原本哭哭啼啼的哭聲瞬間嚎啕大哭。
 
  見狀,小男孩搔著他那一頭銀色頭髮,好奇的紅色眼眸盯著對方看:「有必要哭成這樣嗎?只是被撞到一下又不會死。」
 
  「都是你的錯,居然不道歉!」小女孩眼神露出憤怒的紫眸:「我討厭你!」
 
  因為她的反應很激動讓小男孩嚇了一跳,不過他依舊冷漠,還一手抓了小女孩亞麻色的頭髮拉扯一下。
 
  「好痛!不要玩我的馬尾!」小女孩抗議著,打掉小男孩的手兩手護著媽媽幫她綁好的雙馬尾。
 
  「這才是故意。」小男孩這麼回應她。
 
  「你不會道歉嗎!」
 
  「身為王子不需要道歉。」小男孩口氣相當冷淡:「而且我不認為我有做錯什麼事。」
 
  「都長這麼大,還不會道歉……!」小女孩越聽越氣,哭聲依然不間斷:「嗚嗚……爸爸、媽媽,你們在哪裡?露緹亞想你們……」
 
  正準備掉頭就走的小男孩聽到小女孩的呢喃,他再次盯著她看,嘆口氣就一手抓住露緹亞的手,問道:「妳爸媽在哪裡?」
 
  先是驚訝小男孩突如其來的動作,爾後露緹亞便搖搖頭:「不知道……我只知道爸爸和媽媽是工程師。」
 
  「工程師……斐洛恩那邊吧……」
 
  緊接著,他就拉著露緹亞走了一段路。
 
  一路上,都只有露緹亞哭哭啼啼的聲音,兩人之間完全沒有任何交談。
 
  「別哭了,」小男孩打破了沉默,出聲抗議:「我現在就是帶妳去找爸媽,不要再哭了,愛哭鬼。」
 
  「不准叫我愛哭鬼!好歹我比你大,叫我姊姊!」
 
  其實兩個小孩的年紀差不多大,相同年紀的小孩總是會喜歡唆使另一個小孩叫哥哥或姊姊,只是心靈上有所優越感罷了。
 
  「喔……愛哭鬼姊姊。」想了一下,小男孩補充了兩個字。
 
  「不、不要這樣叫我!你這個冷漠的小王子!」
 
  露緹亞大聲抗議,不知何時,小男孩已經帶她來到她熟悉的地方。
 
  「喏,到了。」小男孩鬆開了手,眼神依舊冷漠的看著露緹亞:「在這裡吧?沒事的話我要走了。」
 
  「冷漠小王子,你──」
 
  「王子殿下。」
 
  同一時間,有個蒼老的聲音和露緹亞的聲音同時叫住小男孩。
 
  但小男孩沒有理會露緹亞的呼喊,只看見他望著走向他的老人:「斐洛恩,怎麼了?」
 
  「您跑去哪裡?國王陛下很擔心您呢!一直碎碎念喊著『古魯瓦爾多又跑去哪裡混』,聽得我都快要變成聾子了。」
 
  「哼,只是想自己觀察連隊的營運也不行,真是難伺候。」小男孩也就是名為古魯瓦爾多他嗤之以鼻,就跟著斐洛恩走。
 
  古魯瓦爾多越走越遠,連回頭看她的動作都沒有,就這樣離開了露緹亞小小的視線。
 
  「我還沒跟你道謝啊……」
 
  在那之後,直到露緹亞死亡時,她就再也沒遇過當時的冷漠小王子。
 
 
 
 
 
  這裡是叫做星幽界的世界,這是死後的亡靈們所聚集的死後世界。
 
  所以在這個世界中沒有一個活人,包括正在大廳的沙發上熟睡的露緹亞也是。
 
  「殿下,您跑去哪裡啊啊啊啊啊啊啊──」
 
  「威廉哥哥冷靜點,發生什麼事了?」
 
  「梅莉,妳有看到殿下嗎?今天是收穫月二十五日,是殿下重要的誕生日啊!」
 
  「呃……沒有欸……」
 
  「殿下──您在哪裡──」
 
  「威廉哥哥小聲點,露緹亞姊姊還在睡,我也跟著你一起找!」
 
  原本熟睡的露緹亞因為吵雜聲而醒了過來,她揉了揉眼睛,打個哈欠伸懶腰。
 
  「今天是他的生日啊……」
 
  稍早聽到威廉和梅莉的對話,露緹亞喃喃自語的說著,而且剛剛還夢到以前小時候的蠢事。
 
  原本以為當時跟他的緣分只是一面之緣,未料到在她死後來到星幽界時就遇到了他。露緹亞一眼就認出當時的小男孩,畢竟跟當時的長相沒差多少。相較之下,她就變的更多,細皮嫩肉的白肌膚曬成黝黑的肌膚,個性上也有所穩重,跟小時候相比真的相差太大。
 
  所以露緹亞當時第一時間就認出了古魯瓦爾多,但古魯瓦爾多卻沒有認出她的樣子。
 
  想到這裡,露緹亞嘆口氣,看著梅莉對她鞠躬表示打擾到她休息的歉意,梅莉就陪著威廉一起去找今日的壽星。
 
  目送兩人離開,露緹亞突然想起她在大廳歇息時貌似聽到古魯瓦爾多去斬影森林的消息,好像是要出門打獵的樣子。
 
  沒有多想什麼,露緹亞就帶著以前爸爸做的高周波刀便離開了宅邸。
 
 
 
 
 
  「……迷路了……」
 
  四處都是一片樹林,偏偏今天的天空佈滿烏雲讓她偵測不到太陽目前的位置判斷方向,更糟的是,她只記得帶武器卻忘記帶指南針。
 
  露緹亞她的方向感一向都很差,從小時候經常迷路的經驗就是個例子。平常出去跟引導者戰鬥都是靠她來指引方向,根本不需要靠露緹亞帶路。
 
  「早知道不要這麼衝動。」現在後悔也來不及,她只好繼續找古魯瓦爾多。
 
  如果古魯瓦爾多先回來的話就好笑了,那她出門就沒有意義。
 
  「算了,找回去的路吧。」決定打道回府,露緹亞覺得現在自己的行為感到可笑。
 
  忽然,露緹亞聽到有腳步聲,聲音非常沉重,很明顯不是人類的腳步聲,是龐然大物的腳步聲。
 
  面對著聲音的來源警戒的舉起刀,擺出備戰狀態,她站著不動等著對方到來。
 
  天上烏雲一直飄,時間逐漸過去,露緹亞依舊警戒的狀態在等著。
 
  過了一會兒,她瞄到了一個黑影,露緹亞就不加思索的衝過去。
 
  不給對方出手機會,她一刀劈向黑影,確定手中的刀紮實的砍中,仔細觀察,露緹亞馬上認出來是哪個魔物。
 
  「斬影夢魔嗎?」得意的笑著,露緹亞毫不猶豫地再砍一刀致命傷,讓斬影夢魔當場氣絕身亡,連慘叫聲都來不及喊。
 
  收起刀,當露緹亞思考要往哪個方向之際──
 
  「妳怎麼在這?」
 
  聽到耳熟的男子聲音,露緹亞身體不自覺地顫抖一下,她就回頭一看,古魯瓦爾多就站在她後面,眼神相當不滿的盯著被她處理的魔物屍體。
 
  「這明明是我的獵物……算了,再去找下一個獵物,再見。」
 
  「你給我等一下!」找到她要找的人,露緹亞一個箭步,抓住正準備離開古魯瓦爾多的手:「我找你找很久了,快跟我回去。」
 
  「我為什麼要跟妳回去?」古魯瓦爾多語氣冷淡地說道:「有什麼理由要跟妳一起走?」
 
  「這、這──」
 
  露緹亞臉頰略有發燙,總不能解釋她是心血來潮想找古魯瓦爾多吧?
 
  「今天是你的誕生日,威廉和梅莉他們倆到處找你找不到,所以我就……就想出去看看你在不在外面,把你抓回來!」
 
  解釋的吞吞吐吐,露緹亞真心覺得她平常的沉穩和冷靜通通都在古魯瓦爾多面前消失殆盡。
 
  畢竟,來到這世界之後,她一直沒有跟古魯瓦爾多談過話,更不用說小時候來不及的道謝。畢竟對方也早已忘記這件事。
 
  「是想幫我慶生嗎?幫我跟庫魯托少佐轉述:『不需要替我慶生』……沒事的話我要走了,放手。」
 
  聽到他冷漠的回應,露緹亞不自覺的加強手中的力道,幾乎可以讓對方的手腕發出慘叫聲的痛覺。
 
  「人家一片好心想幫你慶生,你居然漠不關心!怎麼可以糟蹋別人的心意,你這個冷漠小王子!」
 
  下意識脫口而出的詞彙讓露緹亞心裡大喊不妙,她摀住自己的嘴巴,偷偷瞄了一眼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依舊沒什麼表情,就連被露緹亞抓緊的手腕明明抓出痕跡卻彷彿感覺不到痛覺。
 
  意識到自己的失態,露緹亞鬆了手,背對著古魯瓦爾多:「對不起,是我多嘴,我先回去……」
 
  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稍微冷靜下來的露緹亞跟古魯瓦爾多告別,頭也不轉的踏出一步時,她的手腕忽然被抓住,整個身體重心往後靠,靠到古魯瓦爾多的胸膛上。古魯瓦爾多這個舉動讓露緹亞整個心跳小鹿亂撞。
 
  「等、等──」
 
  不給露緹亞開口的時間,下一秒,古魯瓦爾多把露緹亞推到在地上,也包含他本人。
 
  她的臉已經和泥土做了親密接觸,露緹亞完全摸不著頭緒,古魯瓦爾多的動作意味著什麼意思?直到她聽到悶哼的聲音。
 
  露緹亞勉強的轉過身子,看到古魯瓦爾多兩手手肘貼地,露出非常痛苦的表情看著她,雙方頓時兩眼相望。
 
  古魯瓦爾多身後不知何時有魔物靠近,那是永夜夢魔。而魔物的手還沾滿了鮮紅色的鮮血,露緹亞的印象中魔物的血是綠色,不是鮮紅色。
 
  露緹亞了解到,古魯瓦爾多注意到魔物的來襲,為了保護她用他自己的身體擋住永夜夢魔的爪子。
 
  古魯瓦爾多冷笑的看著她,吃力的撐起身子,背對著露緹亞便拔起腰間的劍。她注意到古魯瓦爾多背部有一大片血淋淋的鮮血,與魔物爪子上的鮮血顏色是一樣的。
 
  露緹亞這才意識到,魔物爪子上的血漬是古魯瓦爾多的血。
 
  就只是為了保護她。
 
  「啊……」起了身,眼睛不爭氣的掉出淚水,露緹亞臉頰上滿滿的淚痕,非常懊惱自己不夠警覺害古魯瓦爾多受了這麼嚴重的傷。
 
  三兩下解決永夜夢魔,就把屍體晾在一旁,連拿回去做標本的興致都沒有。古魯瓦爾多就收起劍,剛剛為了保護露緹亞而受的傷他認為只是個不小心的意外。
 
  「有這麼害怕嗎?哭成這樣。」
 
  露緹亞搖搖頭,哭哭啼啼的說:「不是……對不起……你的背……」
 
  「只是小傷罷了。」古魯瓦爾多無所謂的回答。
 
  「可、可是……是我不警覺,害你傷成……!」
 
  「和當時一樣這麼愛哭,一點都沒變,愛哭鬼姊姊。」
 
  古魯瓦爾多的話打斷了露緹亞的哭聲,她瞪大含淚的眼睛看著他。
 
  「雖然只是一面之緣,但那愛哭的紫色眼睛我倒是還記得。」再次抓住露緹亞的手腕,幫她拉站了起來:「妳不是要帶我回去嗎?走吧。」
 
  露緹亞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用袖子擦乾淚水,還帶著哭嗓的聲音擔憂的問:「你的傷真的不要緊?」
 
  「沒事,真的只是小傷,比起以前在連隊的日子,這個傷真的沒什麼大不了。」
 
  古魯瓦爾多這麼說,表情依舊是沒什麼變化。露緹亞分不清楚此時他講的是安慰她的藉口還是真的只是沒什麼的小傷,她真的分辨不出來。
 
  「還在磨蹭什麼?回去了。」
 
  古魯瓦爾多再次催促她,露緹亞也不客氣的回應他。
 
  「你這個冷漠小王子,真是善變!」
 
  說真的,露緹亞到現在還是不了解古魯瓦爾多在想什麼。
 
 
 
 
 
  回到宅邸之後,被威廉迅速包紮療傷之後,他的慶生會就這麼開始,熱鬧的氣氛一直到晚上,古魯瓦爾多終於可以離開,回到自己的房間。
 
  「真是痛啊……」
 
  背部的傷他一直忍痛,沒想到魔物的魔爪刺入的這麼深,他很慶幸爪子沒有直接貫穿到胸膛,不然要對露緹亞撒謊可就很難帶過。
 
  不知道為什麼,古魯瓦爾多就是不想看到她哭泣的表情,就想小時候一樣。
 
  他早就認出來了,小時後遇到的愛哭鬼姊姊,雖然外貌上真的變了很多,但那雙眼神卻沒有變。
 
  不是愛哭的神情,是──
 
  「這是……?」
 
  注意到房間桌子上多了一個他沒見過的盒子,古魯瓦爾多走到桌子面前拆開來,盒子裡面是一個小小的蛋糕,上面還有一張小卡片,他順手拿起了那張小卡片。
 
  小卡片上只寫了六個字:謝謝你,露緹亞。
 
  看了一下,把小卡片放在一旁,在拿出小蛋糕,上面裝飾很簡單,只有滿滿的草莓和紫色果醬。
 
  印象中,露緹亞對於製作糕點一向都很拿手,看來她趁有空的時間做出了一個小蛋糕送給他的生日禮物。
 
  徒手抓了一口蛋糕吃掉,吃出紫色的果醬是桑葚的味道。
 
  「好甜……」其實他不怎麼喜歡吃甜食,但他等等還是要把這塊小蛋糕解決掉。
 
  小蛋糕所調製的桑葚果醬就像她那雙紫色眼睛。
 
  ──那雙堅定、不服輸的神情。
 
  非常有魅力,讓人著迷的眼神。
 
 
──全文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