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幻想國界》1<傳承的文化>(試閱二)

 
 
  「好久不見,馬大嬸!」小狼開心的對著店長打招呼,目光聚集在大鍋裡的酸梅汁:「我要四杯酸梅汁!」


  「真的是好久不見了,阿爾吉姆。」馬大嬸開心的說著,便拿著勺子搖出四杯酸梅汁,幫他裝好杯蓋放進塑膠袋裡交給阿爾吉姆。


  拿到了酸梅汁,阿爾吉姆從口袋裡拋出零錢遞給馬大嬸,馬大嬸拿到零錢,阿爾吉姆好奇的問了她。


  「對了,怎麼沒看到馬大嬸賣的雞排?本來想買一塊豪大雞排給爸爸的說……」


  「抱歉啊,最近製作雞肉的蛋白質好像嚴重缺貨,不只我的攤位連其它攤位暫時不會有賣雞肉的樣子。」


  福爾摩沙除了種植蔬菜水果之外,還有出名的製造肉類蛋白質。利用人類以前遺留的科學技術研發出只要有蛋白質成分,就可以不必殺死畜生也可以吃到新鮮肥美的肉類。對於這個技術而言,這是肉食性的獸人最需要的營養成分。


  「嗷嗚……這樣啊……」聽到這個回答,阿爾吉姆有點失落的垂下耳朵。


  忽然,他小小的身軀有人從背後抱住他,阿爾吉姆一時反應不過來正想反抗,但聽到對方開口的聲音讓他打消了這個念頭。


  「找.到.你.了!」茉莉大大的吐了一口氣,還不忘記唸了他一下:「真是的,要出門前可以先叫我起來啊!我可以陪你一起出去,又不會不答應你出門。」


  阿爾吉姆無奈的解釋:「可是太陽很大嘛!我不想被太陽曬這麼久,而且搭捷運又有冷氣吹很舒服呀!」


  「坐捷運從大湖公園到淡水又要走一段路到老街也太浪費時間了!我可是尊貴的惡魔,只要飛一下就可以很快來到目的地。」茉莉毫不猶豫地反駁:「你不是說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嗎?那就不要浪費時間了!」


  茉莉一手搶走阿爾吉姆的酸梅汁,還不忘記跟馬大嬸打招呼,就牽著阿爾吉姆的小手離開了馬大嬸的攤位。


  「除了酸梅汁還有要買什麼嗎?」


  「嗯……沒有了。」阿爾吉姆想了一下,搖搖頭。


  茉莉緊接著說:「那差不多去找拿勒斯。」


  「嗯!找爸爸!」聽到爸爸的名字,阿爾吉姆很開心的說著:「爸爸這幾天忙著慶典的事情所以一直沒有回家,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所以爸爸一定要回家。」


  茉莉聽了笑了一下,摸摸阿爾吉姆的頭:「那就趕緊出發,我載你一程。」


  「嗷嗚……茉莉姊姊,我可以拒絕嗎?我想坐捷運,有冷氣吹很舒服。」


  聽完阿爾吉姆的拒絕,只見茉莉冷冷一笑,回答:「你不是想早點見拿勒斯嗎?那就不要拒絕我喔。」


  阿爾吉姆頓時覺得,惡魔這個種族真的是很可怕的。
 
 
  ● ○ ● ○
 
 

  夏獸藝文慶典每年都在同一據點舉行,今年也不例外,介於捷運公館站和萬隆站之間的師範大學中正堂。


  會舉辦在中正堂的原因是因為福爾摩沙的夏天對毛茸茸的獸人來說是非常不舒服的氣候,而中正堂離以前人類開創的水道瑠公圳非常鄰近,除了可以逛攤買書之外還可以跑去附近的水道玩水消暑。


  對於瑠公圳的開發,獸人總是崇拜以前人類的發明和技術,能夠在都市享受玩水的樂趣實在是太棒了!


  「嗯──真糟糕……」狼型獸人無奈地嘆氣,搔著頭苦惱的看著手中的紙張。
  他全身上下有著漂亮的藍色和白色交錯的毛色,金色的雙瞳緊緊盯著紙張不放。因烈陽高照緣故已經讓他流了滿身汗,也讓他灰土色的上衣和古銅色的長褲散發出不少汗臭味。


  「不行,活動節目怎麼安排都覺得奇怪。」他搖搖頭,這幾天一堆瑣事累積下來已經讓他心煩。


  突然,空中發出一個高亢的聲音,讓他驚訝地抬頭望向天空。


  「爸爸~~」


  「拿勒斯!」


  阿爾吉姆和茉莉兩人一前一後呼喊,見狀,原本鬱悶的拿勒斯頓時眉開眼笑地伸出雙臂。


  「阿爾吉姆!」


  抓住時機,茉莉直接放掉懷中的阿爾吉姆讓他直直落下投入拿勒斯的懷裡,拿勒斯緊緊抱住他嬌小的兒子,右手還搓揉阿爾吉姆的頭。


  「怎麼會想找爸爸呢?因為這幾天一直沒回家開始想我了嗎?」


  「有一半是,」阿爾吉姆開心地躺在拿勒斯的懷裡,不排斥爸爸身上的汗臭味繼續解釋:「不過最主要還是因為今天是很重要的日子,我來提醒爸爸的。」


  聽完阿爾吉姆的理由,拿勒斯一臉尷尬的說著:「對吼,今天是個重要的日子,忙著祭典的事情我都把這件事給忘了。」


  「沒關係,我還記得喔!」阿爾吉姆從拿勒斯的懷中跳了下來:「所以我要提醒爸爸今天一定要回家。」


  「沒問題,我把今天的工作交代好我就趕緊回家!」拿勒斯拍著胸膛保證,等等一定要把這堆雜事給處理掉。


  「看你現在這個樣子,我看會處理到天黑吧!」一直沒插話的茉莉終於說話,開口就是虧損拿勒斯,完全不給他面子。看他旁邊有一堆公文,要今天全部處理完是非常大的挑戰。


  當然,拿勒斯也不會乖乖被挨打著:「這幾天沒見一開口就是想跟我吵架?妳這個食客有事沒事少說點壞話吧!」


  「這不是壞話,是實話。」身為惡魔的茉莉,毫不猶豫地繼續開口:「稍早我在天上還沒叫你的時候可是一臉憂心,我看一定是哈瓦利特給你一堆莫名的指令要今天趕緊完工等等奇怪任務繳給你盡快完成。」


  「嗚……」拿勒斯像是吃了一口黃蓮的擺出苦瓜臉,雖然茉莉講對一半,但幾乎說中他現在煩惱的問題。


  看他這表情,茉莉一臉得意:「哼,想跟我吵,先解決你目前的問題吧!別忘記和阿爾吉姆今天的約定。」


  「這不用妳提醒我也記得……!」拿勒斯咬著牙,憤恨的把手中的紙張柔爛,他現在恨不得直接跑去總統府跟獸王理論,可惜獸王他人現在人不在台北,不然他早就不會一直煩惱不已。


  阿爾吉姆一直看在眼裡,拿勒斯和茉莉的鬥嘴互動模樣他早就習慣了。每一次發生這類的事情他總是默默的在旁邊看戲,唯一跟今天不同的是有他買來的酸梅汁當看戲的飲品,還一口氣喝光,可見得他現在多渴。


  拿著喝完的塑膠杯,阿爾吉姆想找個垃圾桶丟掉,畢竟出門在外要隨時做好隨手丟垃圾的習慣,這是拿勒斯教導阿爾吉姆的該有的常識。


  「狂狼大人!」


  一名黃牛型的獸人與正在找垃圾桶的阿爾吉姆擦肩而過,他著急的拿著一疊文件跑向拿勒斯。


  「辛格,什麼事這麼慌張?」


  辛格慌慌張張地對著拿勒斯解釋:「剛剛政府又來一堆公文審核,由於獸王陛下不在台北,所以政府表示通通要交給狂狼大人處理。」


  「……該死!」嘖了一聲,拿勒斯有感覺今天可能會加班加到很晚的預感,希望這只是個錯覺。


  看到這裡,茉莉也無奈地拍拍拿勒斯的肩膀:「你還是面對現實,乖乖把今天的事情做完吧。」


  拿勒斯已經不想再跟茉莉說什麼話,便左顧右盼好奇的問:「阿爾吉姆呢?」
 
 
 
 
 
  「找到了,垃圾桶!」阿爾吉姆找到有一段距離的垃圾桶之後,順手把手中的塑膠杯丟入上面寫著「資源回收」四個字的垃圾桶。


  因為專心的丟著垃圾,卻沒注意到後方有個陌生人的人影。


  陌生人緩緩地前進,往阿爾吉姆的背影伸出魔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