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5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刀亂<歸來>試閱三

   帶著沉悶的心情離開艾伯的房間,雖然他已經恢復意識但還是被沃肯博士列為需要靜養觀察。他這麼一說,就是證明艾伯的現況還沒有脫離險境。


  弗雷特里西教官狀況也好不到哪裡去,他依然還持續昏迷中……


  「唉……」雖然很擔心他們兩人的情況,但我更擔心伯恩哈德教官。雖然他是沒有什麼大礙,但這幾天沒有好好適度休息一直忙於處理善後。


  剛剛艾伯語重心長地交代我希望能代替他幫助伯恩哈德教官,身為艾伯的好夥伴,我也義不容辭地答應他了。但我希望此刻艾伯不要心事重重,先好好養傷休息,所以我才在房間沒有待太久就離開了。


  「好了,去找伯恩哈德教官吧!」現在去弗雷特里西教官房間也沒用,等到他醒來的時候再探望吧。我就先做好照顧伯恩哈德教官的監督者。


  「艾依查庫!」


  聽到有人叫我,回頭看了一下:「羅索,叫我幹嘛?」


  「前幾天失蹤的諾伊庫洛姆他們回來了。」他打個哈欠,繼續說:「聽說還帶回來了真正的大小姐,他們現在人在大廳等候。你去跟伯恩哈德報告這件事,我懶得走這麼多路。」


  「……真的!?」我驚訝的問,羅索點頭回應。然後我就加快腳步,跑去伯恩哈德的房間方向,告訴他這個好消息。


  大小姐這次真的回來了!我們最敬愛的大小姐!
 
 








  我坐在椅子上稍微瞇眼休息,稍微揉著太陽穴。事情發生太突然,眾多事務排山倒海而來,就算我手腳再快,根本處理不完。


  炎之聖女的襲擊已經造成我們的戰力損失慘重,一堆重傷和昏迷不醒的病患,真希望他們能盡快康復。尤其是弗雷特里西,這個平常好動的胞弟卻靜靜地躺在床上已經好幾日……身為他的雙胞胎哥哥還是第一次看見他這副模樣,想到這點卻讓我心情不是很好……希望他盡快恢復以往的活力。


  不只病患,還有被抓走的人質以及失蹤的諾伊庫洛姆、出葉和布朗寧他們的下落,遲遲還沒有接到他們的消息。


  「唉……」頭又開始痛了。


  「伯恩哈德先生。」


  睜開眼睛,艾茵手上端著一杯沖泡好的咖啡放在我桌上,一臉擔憂的看著我。


  「你要不要回房間睡一下?你的身體還沒完全康復就處理事情,至少先休息一陣子再動工也不急。」


  「不必。」我搖頭:「我還可以繼續處理,謝謝妳幫我泡咖啡。」


  說完,房門被外面的人打開,事先完全沒有先敲門就直接進來,貝琳達就大辣辣地走進來。


  「呵呵呵~~就這麼想早點死亡嗎?」她冷笑的對著我說:「如果想死的話可以告知我一聲,甜美又冰冷的死亡感很久沒嘗試了吧?」


  雖然講的不是很好聽,但聽得出來連貝琳達也跟艾茵一樣關心我的狀況。


  「比起關心我,還不如關心一下妳剛康復的身軀吧。」本來偏白的面容卻帶點慘白,貝琳達也是個愛逞強的女人:「被敵人支離破碎的感覺我知道很不好受,就算妳身為人偶也還是要多多休息調養。」


  「最後一句話我原封不動還給你,你也是要多多休息調養。」貝琳達微微一笑,手指玩弄藍灰色的髮絲:「呵呵呵,好像不小心說太多了,我還是乖乖閉嘴吧。」


  「……」這是在嘲諷我嗎?


  一直沒說話的艾茵終於開口說話:「都一樣啦!伯恩哈德先生和貝琳達小姐你們都要好好休息。」


  艾茵那一對紫色貓耳和長髮彷彿炸開了毛,就像一隻生氣的貓咪一樣,怒氣沖沖地看著你。雖然她本身就是貓咪形體的獸人。


  就算我和艾茵的髮色很接近,不代表我生氣會像她那樣擺出讓人又氣又好笑的可愛樣子。


  我站了起來,伸出手摸摸她的頭:「好,那我現在躺著休息總可以了吧。」


  聽了我那句話,艾茵頭上的一對貓耳微微震動,看的出來她很開心我說出休息的話語。


  「那就快點休息吧!」


  「先讓我把這杯咖啡喝完。」啊,這樣應該會睡不著……算了。


  在咖啡快喝完的時候,我聽到一個非常急促的跑步聲。


  放下手中剛喝完的杯子,我一臉嚴肅看著又來一位闖進我房間的傢伙。


  艾依查庫氣喘吁吁地彎著腰,臉上的汗水多到像雨水滴了下來。那頭金髮像是剛洗完頭還沒吹乾,可見得他跑了很長一段路途。


  「終、終於找到你了!」臉頰的汗水水滴劃過了右眼的眼罩,不等自己喘完就急急忙忙開口:「──失蹤的人回來了!」


  比我先開口的艾茵驚呼的說:「諾伊庫洛姆小姐回來了!?」


  「而且還、還帶著真正的大小姐回來!」


  不只艾茵,聽到這消息我也感到驚訝,倒是貝琳達她沒什麼多大的表情變化。


  艾依查庫越說越興奮:「這次真的是大小姐回來了!」


  「有確定是正牌的?」收起了訝異的心態,我冷靜地問。


  「這個嘛……」他搔了搔頭,有點尷尬:「是我遇到羅索他轉述的,事實上我還沒親自去確認。」


  聽到這回答,雖然很想罵他,畢竟已經有個先例在。沒辦法,我過去親自過去確認比較保險。


  「人在哪?」


  「在大廳。」


  我不加思索地離開房間,前往大廳的方向走去。


  依我的速度來說,從我房間走到大廳的距離非常快,但對其他人來說幾乎都是用跑的方式過去。所以我比大家早先一步來到大廳。


  大廳裡聚集了很多人,有認識的夥伴和不認識的人群。


  一眼看過去,諾伊庫洛姆、出葉和布朗寧三人跟那群陌生人聊得很開心,連羅索也加入話題,看來他也融入了這個團體氣氛。多妮妲和庫勒尼西則是坐在沙發上,兩人目不轉睛的看著他們。


  陌生人一共有四位,猜測是從東方的國度來,和魯卡大公的和服穿著相似。


  唯一的女性她有一頭烏黑亮麗的長髮綁著馬尾,目測身高比艾茵還要高但比貝琳達矮,年紀應該跟瑪格莉特差不多接近中年的歲數。她的腰間綁一個刀以及背上也背了一把刀,但腰上的刀好像比較短,沒有背上來的長。


  第一位男子披著一件白色披風,三不五時拉著披風刻意遮住淡金色的頭髮和綠色的眼睛,看來他本身是個內向的人……羅索,你就是看準他這一點就一直逗他嗎?


  第二位男子帶給我靜靜的感覺,他的頭髮比陌生女子的長度有得拚,他全身上下都是藍色,像接近冰塊色調的藍色。他的打扮很像僧侶,右手還戴著佛珠。


  最後一位男子感覺和藹和親,短髮,穿得一身淺綠色,腰間配戴白色的刀,是全四人中長度最長的武器。


  注意到我的視線在看著他,他禮貌性的對我微笑點點頭。他這麼一做,其他人也注意到我的存在。


  「伯恩哈德?」


  陌生女子看到我還直接講出我的名字,而且這聲音……很耳熟。


  「這聲音……大小姐?」


  猶豫了一下,沒聽錯的話就是她本人。然而對方也因我的回答而點頭,更加確定我的判斷。


  也有可能又是假扮的,但既然他們都確認過了,而且布朗寧判斷一向很謹慎那絕對是本人了。


  「光聽聲音就可以猜對人!」


  「昨天我們還出題想半天確認是不是本人……」


  「光看這裡只有一個女生很明顯誰是大小姐吧。」


  諾伊庫洛姆他們吱吱喳喳講不停,對我一眼認出大小姐本人非常訝異。


  「這很明顯分辨的,就像布朗寧說的只有一個女性。不過──」靜下心來,我冷靜地說:「我非常不歡迎大小姐回來,請妳馬上回去。」


  「你這是什麼意思?」


  諾伊庫洛姆鄙視的眼神看著我,我口氣相當惡劣的回應她。


  「曾經丟下我們自行離開的人卻厚著臉皮回來,就我剛所說,我是非常不歡迎大小姐回來。」


  沒有任何消息就無緣無故消失兩年,現在卻換另一個模樣回來,而且……妳卻一聲不吭的離開。


  「現在的情況非常時刻,我們需要大小姐的領導!」諾伊庫洛姆辯論著:「難道你想讓傷患繼續增加下去嗎?」


  我也不惶多讓的回應:「諾伊庫洛姆妳給我搞清楚,目前是誰領導這個團隊。」


  「哦?也不想想你只不過是代替大小姐的領袖,何時這麼偉大篡位大小姐原本職位?」


  「……注意妳說話的口氣,諾伊庫洛姆。」


  「伯、伯恩哈德教官、諾伊庫洛姆你們冷靜點啊!」


  艾依查庫匆匆忙忙來到我旁邊出聲喝止。不只他一個人過來,貝琳達和艾茵也跟了過來,一直在沙發上的多妮妲和庫勒尼西站了起來也跟著走過去,但似乎沒有要開口勸阻我的打算。


  現場氣氛被我弄得非常詭異尷尬,一陣沉默襲捲而來,誰都不敢出聲開口更不用說跟我搭話。


  過沒幾秒,羅索一副悠悠哉哉地走到我面前,完全不畏懼我的氣勢就拍了我的肩膀,還推了一下墨鏡:「哼!難得你也有鬧脾氣的一天,是更年期到了嗎?」


  「這個玩笑不好笑。」無視羅索的嘲諷,他試圖緩和氣氛可惜被我毀掉。視線朝向諾伊庫洛姆,用命令式的語氣再次開口:「妳先離開,我有話要跟大小姐談。」


  聽到我的指令,諾伊庫洛姆不甘示弱地瞪我一眼:「憑什麼要聽你──」


  「諾伊庫洛姆。」


  大小姐喊了她的名字,諾伊庫洛姆一臉疑惑地回頭看著她。


  「謝謝妳替我說話,不過我的問題就由我自己解決,妳就先離開。」大小姐輕聲細語,安撫著激動的諾伊庫洛姆:「布朗寧和出葉你們也跟著諾伊庫洛姆一起離開,我沒問題的!」


  諾伊庫洛姆貌似想開口但被布朗寧和出葉阻止,他們三人就聽從大小姐的指令便離開大廳。


  大廳內只剩下我、貝琳達、艾茵、艾依查庫、庫勒尼西、多妮妲、大小姐以及我不認識的三名男性。


  「我想你有很多話想問我吧?」撥了一下劉海,大小姐穩重的語氣說著:「不只伯恩哈德,其他人也想問吧?你們問什麼我就老實回答。」




  我還沒開口提問,艾依查庫率先詢問:「為什麼妳要離開我們?」


  「……原因很簡單,我想走就走,既然給了你們復活機會,我也無須繼續待在死亡的世界。」


  聽到這回答,我用力的握緊拳頭,這個答案聽得很不舒服!


  「這真的是妳的真心話嗎?」庫勒尼西不相信大小姐所說的話:「這是妳小時候待的地方,雖然妳親生母親炎之聖女的確是對妳不好。但我不相信妳是冷血的小女孩。」


  「……她不是我母親,這裡沒有我需要留戀的地方,所以當年才果斷對你們不告而別。我的確是你們認識的引導者,但我已經不是當年的小女孩。」


  「那妳知道我們為了等妳醒來足足等了兩年多嘛!?」


  面對多妮妲的質問,大小姐不疾不徐的回應:「對你們而言有兩年時光,對我來說,已經過了不只兩年的時間,我已經有好多年沒見到你們了。」


  「這就是妳的答案嗎……!?」


  自己說出來的聲音有些微顫抖,除了怒氣,還有傷心……這兩年,我們居然再等一個冷血的女人嗎?


  「……」大小姐閉上了眼睛,似乎不願意回答。隨即,她轉移話題,深深吐了一口氣而睜眼:「反正,我回來只有一個目的:要跟炎之聖女做個了斷。」


  「如果我說請妳滾呢?」我毫不猶豫地說重話:「這裡已經不是妳的容身之處,私人恩怨的事情不要牽扯到我們!」


  「那麼──」


  正當大小姐開口時,一直在她身後其中一名男子阻止她發言,眼神示意她先不要插話。


  「再講下去沒完沒了的……」他嘆了氣,那名僧侶語氣平淡,緩慢地說話:「這樣吧……你們這邊討論是否需要我們協助……目前很確定你們人手不足,當然,我們也會盡量配合你們……」


  我納悶的問:「你們堅持不離開?」


  「能離開我早想離開了……」他依舊緩慢的語氣說著:「主上堅持要去……別問我,我也不想說……」


  好吧,至少退一步給我們談話空間。


  平息一下自己的情緒,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要靜下心來。


  轉過身來,會意到大家對我充滿著擔憂、驚訝還有憤怒。想必不只我對大小姐的發言感到厭惡。


  「各位看法如何?對於他們的提議。」


  多妮妲直接回答:「砍死她!」裡面中,就多妮妲她的怨氣最重。


  「多一份戰力是好事,就算大小姐說了這種話……」艾依查庫搔頭著,他的看法比較樂觀。


  相對的,庫勒尼西搖搖頭:「我覺得不妥,要不明人士加入戰局。撇清大小姐剛說的話,即便是有她保證,但我認為還是太危險了。」


  「我、我不知道……」艾茵低著頭,一臉沮喪地說著。突如其來的問題讓她不知道該怎麼回應。


  「我沒有意見。」貝琳達微笑著:「反正最後都是伯恩哈德你做主。」


  聽完貝琳達的話,我把視線看向最後還沒發表意見的羅索。


  注意到我的視線,羅索自顧自地開始講一大串:「我比你們這群雜碎早一步先搭訕這群人,還有套話到一些情報,確定他們也是衝著炎之聖女而來,可以確定的是,我們的目標是一致的。」


  大小姐的目標是找炎之聖女算帳,我們的目標是要把古魯瓦爾多救出來。某方面來說,的確是一樣的目的。


  「我建議乾脆來比試一場,測試他們的實力有沒有可以跟我們抗衡。」


  「可是羅索,這麼一來不就是有機會讓他們對我們不利吧?」


  庫勒尼西提出的問題讓羅索嗤之以鼻:「哼!如果他們有心的話,稍早跟我們對談時他們早就有很多次機會打死我們了!如果他們真的想搞死我們,明明知道我們現況多悽慘,卻遲遲不出手才奇怪咧!」


  這麼說也沒錯……可以確定他們是出自於善意願意過來協助。雖然大小姐說的話真的很傷人,現在我已經搞不懂這女人的想法了。


  唉,明明才過了兩年,怎麼變化這麼大……


  想到有點煩悶,但先不管這點,先把眼前的事情解決才行。


  採納羅索的提議,我決定讓他們測試一下實力的範圍。其他人聽完我的決定也紛紛表示同意,就開始構思比試的內容。


  想好規則之後我請艾依查庫去後院的花園剪了六朵紅玫瑰,還要提醒他要選擇無刺的品種。


  艾依查庫從花園拿了六朵紅玫瑰,有三朵遞給了大小姐他們。


  我開始對他們說明:「規則很簡單,雙方各派一個人把玫瑰別在胸前上,先把胸前的玫瑰打掉就是贏家,採取三戰兩勝制。如果你們贏了,願意讓你們留下協助我們,你們輸的話就請你們離開。」


  聽完規則,大小姐轉身稍微詢問後面三人的意見,確定完便再次看向我:「我們這邊沒有任何問題,接受挑戰。」


  雙方都沒問題,比試就開始進行。


  比試第一輪,我們派艾依查庫來應戰。對方派出的是披著白色披風稍早被羅索疑似捉弄的傢伙。


  「你好,我叫艾依查庫!該怎麼稱呼你?」


  「……山姥切國廣,不要對我有任何期待。」


  同樣是金髮青年,一個充滿陽光型,另一個充滿憂鬱型,很明顯有強烈的對比。


  確認好雙方的胸前插玫瑰,第一輪的比試就開始了


  艾依查庫先下手為強,以他的高速度揮劍動作先發制人。對手也不馬虎,手中的武士刀的刀背擋住艾依查庫的劍刃,他彈開艾依查庫的劍,抓到空隙的瞬間,刀尖就往艾依查庫的眼睛方向進行刺殺。


  艾依查庫趕緊彎下腰避開刀尖,對方──叫山姥切國廣吧,就在這個時間點抓住艾依查庫的破綻,一刀揮下艾依查庫胸前的玫瑰。


  勝負已定,這場算是艾依查庫太大意。不過沒想到對手的刀法如此俐落,可以在短短幾秒的瞬間從突刺改成砍擊,這手腕肌肉要練得夠紮實才能做得到。就算艾依查庫反應在快,還是無法避免玫瑰被打散的命運。


  「……抱歉,失禮了。」山姥切國廣收起刀,微微鞠躬對著艾依查庫致意。


  「不會不會,是我太大意了!」艾依查庫燦爛的笑著:「沒想到你的身手不賴嘛!真是讓我大開眼界。」


  「讚美什麼的……才不適合我……」


  山姥切國廣撇過頭,便急急忙忙地回到大小姐身邊,看來他是個相當害羞內向的人。


  「抱歉啊,沒拿到首勝。」


  艾依查庫看起來很開朗,但難免有露出失落的眼神。


  「沒關係,第二場一定要拿下。」


  這場再輸掉的話就是大小姐贏了。


  「……庫勒尼西,」沉思了一下,我把我胸前的玫瑰交給他:「第二場你代替我打。」


  「這是為什麼?」不只庫勒尼西,連其他人紛紛不解地看著我。


  我解釋給大家聽我的分析:「從第一場判斷來看,對手的優勢在於刀法運用。我認為我上場去打絕對是處於不利,我預測他們的刀法比我還要來的厲害。所以我才請庫勒尼西代替我,利用非刀劍以外的技能絕對可以出奇制勝。」


  「哦,難得你對自己的劍技沒有把握的一次。」


  「只有這一次。」我對著貝琳達說:「我要確認第二位的刀法技巧,確定也是屬於高手級的話下一棒也需要換了。」


  第三棒是羅索,但有很大的機率被換掉。也許會意到我對貝琳達所說的話,羅索很乾脆把胸前的玫瑰給我。


  我接過羅索手中的玫瑰,庫勒尼西早已走到對手面前。下一位對手是那名僧侶,按照這排法,他們最後一棒應該是親切的綠衣男子。除非大小姐親自下場,不過不太可能。


  「……我是江雪左文字。」他單手合十鞠躬:「……請,無論從哪個角度攻來都成。」


  「我叫庫勒尼西,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庫勒尼西打開手裡的書本:「深淵!」


  娃娃魚形狀的幻獸深淵從庫勒尼西的書裡爬了出來,它嗤嗤笑著看著江──江雪左文字?沒聽錯名字吧?說真的,他們的名字聽起來不像是人名,有點難記。


  江雪左文字看著深淵愁眉苦臉,唉聲嘆氣的拔起了刀。


  『呵呵呵呵呵~~』


  深淵又發出詭異的笑聲襲擊江雪左文字,江雪左文字一刀砍了深淵然後避開,接著直奔庫勒尼西的方向。很好,讓對方上鉤了!


  當江雪左文字逐漸接近庫勒尼西時,庫勒尼西右手輕輕彈指就瞬間消失在原地,並在原位後面幾步的距離出現,拉開了跟他的距離。


  「唉……真是麻煩……」說完,他又繼續衝向庫勒尼西。


  庫勒尼西微微一笑,這一次他好像沒打算使用黑暗漩渦藉由亞空間移動到後面的招式。他原地不動,撥開粟色的劉海露出右眼發出紅光。


  江雪左文字立刻中了庫勒尼西的瘋狂眼窩,他全身動彈不得單腳跪下。趁這個時候,深淵來到江雪左文字身旁就纏繞他身上把玫瑰摘下。


  「贏了!」看完這場,艾茵開心的笑著。目前的比數是一比一,臨時換上庫勒尼西是正確的。


  大小姐他們來到江雪左文字身邊攙扶他站起來,看來瘋狂眼窩的效果還沒解除。


  大小姐安慰的對他說:「江雪辛苦你了,稍微休息一下就會好的,剩下交給石切丸吧。」


  「我不在意輸贏……反正好男不跟女鬥。」


  ……我沒聽錯吧?


  「……」只見庫勒尼西沒回應,他的臉面好像抽筋了一下。看來我沒聽錯。


  「那個──江雪,」大小姐憋住笑意跟他說:「庫勒尼西是男的。」


  「……」這一次換江雪左文字沉默不語。


  澄清完庫勒尼西真實性別之後,戰局來到第三輪。第三棒我決定交給多妮妲來參戰,面對力量型的對手,用多妮妲的人偶不死之力或許還可以跟對方來一場持久戰。


  「唉呀,我的對手是可愛的小女生啊。」他和藹和親的笑著:「我叫石切丸,還請妳多多指教。」


  「廢話不用多說啦!」多妮妲豪邁地舉起鐮刀:「直接開打吧!」


  石切丸拔起腰間的大刀:「那我就不客氣了,我對於力道掌握不是很好,小心被劃傷。」


  「這是小看我嘛!?」多妮妲怒氣沖沖,奔向石切丸直接拿起鐮刀大大的劃過去。


  石切丸輕鬆擋下多妮妲的鐮刀,不費吹灰之力直接彈開鐮刀。


  「唉呀?」石切丸納悶了一下,眼神些微古怪。


  看來他有注意到了,多妮妲不是只有普通的鐮刀普通攻擊。


  「注意到了嗎?」多妮妲一臉得意,注意看她腳邊會發現她的烏賊早已出現:「我對你下了點詛咒,好像是中毒狀態呢~~」


  「這樣啊……」石切丸依舊微笑著,一臉自信滿滿:「那我得認真了──看招!」


  石切丸用力一揮大刀,刀身散發出強烈的白光照耀了全場。


  突如其來的白光刺激到眼睛,我反射性地閉上眼睛。


  「我的神力具有淨化一切的污穢,對於中毒那一類的小事我可以輕鬆解毒。唉呀……施展過頭了,抱歉啊!害你們眼睛受到刺激,現在已經可以睜開了。」


  聽到石切丸抱歉的聲音,我睜開了眼睛,注意到白光已經消失。仔細看兩人的狀況,發現多妮妲胸前的紅玫瑰已經脫落了。那判定石切丸──等一下,他胸前的紅玫瑰也掉了!


  「你也太大力了吧。」大小姐走到石切丸的旁邊拍了他的肩膀:「這下子勝負是一勝一敗一平了。」


  「簡單說就是平手。」石切丸笑著回答:「抱歉啊,主上。」


  「平手的話……就看你們怎麼判定。」江雪左文字看著我,緩緩地說:「你們可以討論是否要我們留下或離開。」


  聽到江雪左文字這麼說,大小姐有點不太高興地看著他,但沒有多說什麼話。


  我點了點頭,示意他請再等我們一下,然後自己人又圍繞一團再次討論。


  原本以為會花很久時間討論,但羅索一開口解釋就立刻讓大家聽得目瞪口呆。


  「其實是多妮妲胸前的玫瑰先脫落,然後那個叫石切丸的趁大家閉上眼睛時拿掉自己胸前的玫瑰。總而言之,就是對方獲勝啦。」


  「等一下,你怎麼知道?當時白光這麼強,怎麼看到的?」


  面對我的疑惑,難得羅索居然沒有嗤之以鼻,反而無言的說:「我臉上帶了什麼東西?」


  「……墨鏡。」好吧,我問了一個蠢問題。


  不過,為什麼他要這麼做?刻意弄成平手還退一步讓我們討論,很明顯不想讓自己獲勝。看的出來他們三人沒跟大小姐套好,由此可見不是出自於大小姐的意思。


  這麼做有什麼意義?到底是為了什麼?……不行,想不透……雖然現階段我再怎麼想也想不透他們的含意,看來到時候再問問他們,如果夠熟識的話……


  深深嘆口氣,我交代給羅索一些事情,最終決定讓大小姐他們留下。我就不想繼續待在大廳先離開,現在我不想繼續看見大小姐。


  離開了大廳,走沒幾步就停下,看著角落的一團白霧:「你可以不用再躲了,出葉。」


  沒有形體的白霧凝聚成人形,出葉走出了白霧,靜靜地對我說:「我是來提醒你。」


  「提醒我?」


  「大小姐說的話有一半是假的。」他想了一下,繼續說:「我只能說到這裡,大小姐有她的苦衷。」


  「你知道什麼嗎?」


  「知道,但被大小姐威脅不能說。」


  說完,出葉轉身離開,不給我發問的權利。


  「對了,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的話……」


  臨走前,出葉又說了一句。


  「你可以推測出是誰指使我們帶大小姐回來,他可以告訴你,而且那個人就在大廳裡。」
~~~~~~~~~~~~~~~~~~~~~~~~
各位安安//
原本預計暑假要出的UL×刀亂的合體小說
但現在寫到一半,而且時間剩下一個多月
可能會趕不上這次暑假場次(重點是我還沒找到繪師啊!)
一共會有十二個章節,試閱部分會放到第四章節,就放個三分之一的內容
那麼,感謝各位看到這裡
下一篇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