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無風殘花》第三章--四神天聖(3)

 

  艾蒂瑪沒耐心的脫口而出,逆空冰冷的灰眸望向她過去。

 

  「熾真封翱。」逆空喃喃自語般的重複這四個字:「這是我姊姊當初幫一個龍族小嬰兒所取的名字。」

 

  「不是貞風.洛谷替他取的名字嗎?」

 

  「嚴格來說只有一半是她取的。」逆空想起以前的對話:「姊姊曾經有說過……」

 

  『逆空,過來。』

 

  四聖之一的人族代表——御宮女巫。在難得今天回到娘家的她叫了一聲最疼愛的弟弟。

 

  『姊姊,歡迎妳回來。』

 

  這時候的逆空還未滿十歲,是開始懂事的年齡。

 

  『爸爸不在家嗎?』

 

  逆空老實回答:『不在家。』

 

  御宮鬆了一口氣。

 

  其實逆空他知道,姊姊和爸爸相處不好……

 

  『怎麼露出這種表情呢?』御宮身體蹲下,與他的視線高度一樣,摸了摸逆空的頭:『不要這樣,不像小孩子應該有的表情。』

 

  御宮溫暖的手放下,逆空反射性的摸摸自己的頭:『嗯。』

 

  『我問你,我們家的小貓咪最近乖嗎?』

 

  『不乖,有時候牠一溜出去就是好幾天。』

 

  語畢,逆空的眼睛差點擠出淚光,哽咽的口音問。

 

  『難道說姊姊要帶走牠?』

 

  『不是、不是,怎麼可能嘛!』御宮一口否定他的猜測。

 

  『那姊姊今天是來……』

 

  『看你們的。』她的臉色在下一句起了難堪的變化:『除了爸爸。』

 

  『……』

 

  『好了,不要把氣氛搞的那麼遭。』

 

  是姊姊你自己搞的啊……逆空很識相的埋在心底說。

 

  『那我換個話題,在你還沒出生的時候,我有個龍族朋友請我幫他的姪子取名字。』

 

  聽到有關取名的話題,他開始認真豎起耳朵。

 

  『我那個龍族朋友和我一樣也是四聖的身份。』御宮邊說邊點頭著:『這隻龍族寶寶被他爸爸抓走,打算要獻給魔族當祭品。』

 

  逆空的身體抖動了一下。

 

  『他爸爸的姊姊也就是我剛說的那位好友,她極力阻止弟弟做傻事。最後她全身傷痕累累的險勝,救出她的姪子。』

 

  『然後呢?』逆空期待的是取名的故事。

 

  姓名學是一個很深奧的學問,誕生在這世上持有的文字會影響一生的命運。

 

  他忘記在哪一天,生平第一次的取名字為一隻白色小貓咪取個「雪兒」……

 

  『她沒有直接療傷,反而是去找我。還很氣憤的說:「替我保護熾翱」。』

 

  逆空好奇地說:『熾翱?』

 

  『是這個孩子原本的名字。』御宮蹲久了,腳開始痠痛而站起來。低頭望向離她有段差距的混濁灰色眼睛:『我替這個孩子施了魔法。』

 

  『改名嗎?』逆空回答。

 

  『答對了一半。我在這個小嬰兒上多加兩個名字。』

 

  不知何時出現紙筆在手上,寫下逆空還看不懂的艱難國字。

 

  『我的朋友叫做貞風.洛谷,把她的名字加進熾翱的名字,同音不同字的ㄓㄣ、ㄈㄥ,改成熾真封翱。這是姊姊的魔法小撇步之一喔!』

 

  『為什麼要加上別人的名字?』

 

  『這樣他爸爸聽到姊姊的名字會害怕啊!雖然不同字,但同音就足夠了。』

 

  御宮得意洋洋的微笑。逆空非常敬佩眼前的姊姊。

 

  「熾翱這個名字一開始就是他原本的名字!?」

 

  聽完逆空的敘述,艾蒂瑪不敢相信的張大嘴巴。

 

  「印象中……應該是沒錯。」逆空不太肯定的回應。

 

  艾蒂瑪斬釘截鐵的說道:「一定是!」

 

  在她自訂絕對是這樣的推論時,逆空繼續玩他家的貓咪。

 

  姊姊,妳曾經取過的名字。

 

  它的魔法,現在開始失靈了。

 

  為了解開束縛,放棄保護。

 

  獨立自主的生存獨立自主的生存下去。

 

 

* * *

 

 

  「怎麼會失敗?」

 

  率領魔族的首領——鬼燐,臉色難看的看向報告這次戰爭失敗消息的部下。

 

  部下緊張的回應:「敵方有四聖、鳥族和巫師。」

 

  造成這次失敗的原因絕大部分是四聖的緣故。

 

  但是鬼燐帶來的反應卻不是聽到四聖這兩個字。

 

  「巫師……逆空!」

 

  他卻連想到巫師,還很肯定是哪一位。

 

  「先下去。」

 

  「可是,下一場……」

 

  「我說,」他厭惡的口語說:「先下去,我要一個人靜一靜。」

 

  「……是。」

 

  聽見部下遠離的腳步聲,鬼燐這才無奈地嘆氣。

 

  ……逆空巫師……

 

  當年阻止我計畫的人!

 

  這次,絕對要……

 

  成功!

 

 

* * *

 

 

  「我和谷主談論過了,我決定要和你們旅行。」

 

  熾翱背著大包袱,非常有說服力地述說著。

 

  「隨便。」

 

  「喵~~」

 

  「歡迎加入!」艾蒂瑪興高采烈地隨風起舞,雖然跳的不是很好:「又有一名救世主找到了!」

 

  「等一下。」逆空滿臉不對勁地說道:「妳怎麼推斷誰是救世主?」

 

  艾蒂瑪沒有回應他,自言自語地拿起預言之書碎碎念:「真糟糕,還差一位魚族……咦?有關戰爭的詩文還沒消失!」

 

  「艾蒂瑪,這是什……」

 

  「麼意思」三個字還沒念完的熾翱聽到艾蒂瑪煩惱的鳥鳴聲。

 

  「啾——慘了!怎麼辦、怎麼辦?還是要先回去交代個清楚?」

 

  「那個……」

 

  「好!我們先回到鳥族世界吧!」

 

  逆空心裡抱怨著:這不是我們原本要去的目的嗎?

 

  他由衷希望,艾蒂瑪這次不要走錯路。在無意間的情況下誤闖魚族世界……

~~~~~~~~~~~~~~~~~~~~~~

好久沒貼《無風殘花》的文了(偷笑)

大概再貼一小段就不會再貼了吧?(不確定)

這部小說前幾天我有拿去投稿,現在正在等消息

大概再過幾天會再貼另一部小說《騎煥》

有興趣的話可以先翻閱一下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