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騎煥》第三章--鳳凰騎士(4)

 

  又是幾聲刺耳的金屬碰撞聲,依然在我耳膜上打轉。大約幾十次斬擊,索勳這才動用法術,他的劍術和法術能力是平平,沒有很強也沒有很弱。

 

  「小水球!」

 

  「……」辛巴達的表情好像有扭曲了一下。

 

  ……索勳,你居然用再簡單不過的基本法術對抗辛巴達!?你的腦袋是不是有問題啊!

 

  我抱怨歸抱怨,但下一個動作做出來之後,證實索勳他的腦袋真的有問題。

 

  小水球沒有很小大概有一個人頭大,索勳把它丟給辛巴達。不是玩丟水球遊戲,是……直接砸中辛巴達的臉上。

 

  結果,「小」水球一直套在辛巴達臉上。

 

  索勳賊賊的笑:「看你怎麼呼吸!」

 

  辛巴達試圖用手抓住被頭包圍的水球,不過水是液體形態,所以他一直抓個撲空,他氣的開口,可是嘴裡卻冒出抱抱。

 

  「啊哈哈哈──」索勳見了抱肚子大笑。

 

  菲爾特終於忍不住說:「索勳哥哥,這種行為是騎士不該有的風度。」

 

  「唉呀,我只不過是笑到肚子痛,頂多是誇張點而已嘛!」

 

  菲爾特猶豫的說:「我指的是你的攻擊模式……」

 

  聽完,索勳一副「我聽不到」的白目表情看向菲爾特。

 

  驀地,辛巴達的鬥氣又在次上升。

 

  我身體搖晃的擺好架式,看他一副怒氣沖沖把水球給蒸發掉,想必這一次還有更多的怒氣在身。

 

  索勳再一次舉起手,一直說:「小水球小水球小水球小水球小水球……」

 

  他邊說邊做邊丟,因為辛巴達用鬥氣加怒氣把它蒸發掉。

 

  索勳,你這招要用到什麼時候?不要在浪費時間、體力和法力了!

 

  我只好對菲爾特說:「菲爾特,你趁現在給我擺平辛巴達!」

 

  聽我口氣很差,菲爾特不管他「偷襲不是騎士該有精神」的類似話題,他立刻去做他的偷襲。

 

  菲爾特一劍命中他的腹部,辛巴達對突來的攻擊鎮不住氣,在菲爾特砍他右腳膝蓋時他才做出反應,他瞬間併發出強烈的鬥氣把我們都吹倒了。

 

  「可惡!」

 

  辛巴達不管他血流不止的腹部以及幾乎不能動的右膝,把鬥氣集中在劍身上形成劍氣,在原地一擊砍向菲爾特。

 

  還好菲爾特反應夠快,立刻往劍氣的四十五度角閃身滑過去。

 

  可是災難還沒有結束,劍氣偏偏剛好擊中小楓施出的土牆,紅石還躺在那邊啊!

 

  土牆無情的掉落在地,我慌張的站起來卻跌個踉蹌。我感到無力,我口口聲聲向父親大人說會保護紅石,結果呢,根本連自己都顧不了了更何況保護別人!

 

  「公主姊姊!風刃!」

 

  我一愣,是小楓的聲音。

 

  風刃在我身旁呼嘯過去,把土塊都給吹散了。

 

  「妳沒事吧?」我腳步緩慢的走過去找小楓。

 

  「小楓沒事。」小楓搖搖頭,她擔憂的看我:「星明姊姊的狀況比小楓還要差。」

 

  「嗯……」我淺笑了一下,呼了一口氣。

 

  「星明姊姊?」

 

  「小楓,可以的話……請妳再用一次土牆,而且離我越遠越好。」

 

  「為什麼?小楓不懂。」

 

  我冷冷的散發出一股鬥氣,鬥氣中還參雜一些邪氣。

 

  「因為我決定要用黑暗魔法。」

 

  我頭也不回的奔馳,不管在後頭一直呼喚我的小楓。

 

  「辛巴達!」

 

  他一聽到我的聲音便反應過來,他看我的表情有所覺悟起了戒心。

 

  我再次深呼吸,低沉的說:「黑破耀。」

 

  我說出黑暗魔法的名稱辛巴達臉色完全變了,就連菲爾特他們也不例外,索勳的表情更誇張。

 

  黑破耀這招是蔓延對手身體的要害,等時間過了之後就是一具冰冷屍體。

 

  「星明,沒事不要自殺啊──」

 

  其實,黑暗魔法是非常邪門的法術,攻擊性比一般法術還要來的強大,甚至可以施展詛咒,但往往要施術者付出代價。

 

  所以這招初級黑暗魔法不會要我的命,攻擊性質比較慢才發作。至於施展黑破耀的代價是昏睡不醒,這要看看我的意志力夠不夠堅強。

 

  「星明,不要鬧了!」

 

  我一邊散發出邪氣一邊使出黑破耀一邊聽索勳的勸阻:「給我做好你的攻擊。」

 

  「我有好好攻……」

 

  他還沒說完,我再使出一記黑破耀。

 

  黑色的劍氣渲染辛巴達周圍,緩慢的侵蝕他的肉體。辛巴達這回已經耍不出什麼技倆,用劍術、法術和鬥氣都沒辦法打破我的黑破耀。

 

  他咬牙切齒的說:「妳什麼時候學會黑暗魔法?」

 

  「決定要打敗墨月的那天開始。」

 

  「是嗎……但是這招黑暗魔法讓人死亡的時間太慢了!」辛巴達嘖嘖幾聲:「這種等級較低的法術女帝她一下子就可以攻破了。」

 

  被他一講,我的心好像被砍了一刀。墨月居然學得更深入了?

 

  他再次滔滔不絕:「天昀灸照.星明,別忘記女帝陛下她最拿手的是火系和黑暗系魔法,現在殺不死我我還可以找她解除啊!」

 

  「那我現在就……」

 

  話說到一半,我的雙腳忽然腿軟。

 

  「星明!」索勳擔心的大叫。

 

  糟糕,我的精神好像撐不住了,傷口又開始再痛,可惡!

 

  把劍當作支撐身體的重心,雖然這對劍本身會受到損傷,但我受的傷更重。

 

  好睏,用太多黑暗魔法所引起的副作用。

 

  眼皮上好像繫上鉛塊,沉重到幾乎要蓋上的危機。我還不能睡,事情還沒解決!

 

  得把仙靈國給奪下才行,就算現在做不到,至少、至少……

 

  殺死辛巴達。

 

  突兀其來的念頭,使我身體向前邁進的動力。

 

  「星明,不要再做了!已經夠了!」

 

  索勳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不是白痴應有的語氣,是關心的聲音。

 

  索勳,謝謝你的關心。我還是……

 

  堅持向前走,即使我前面的道路是黑暗,我也照樣走下去,不回頭。

~~~~~~~~~~~~~~~~~

啊哈,這一小節是索勳認真(?)在打

本章第一視角的星明已經快要掛了(?)

下一小節就要結束這場決鬥

星明終於可以鬆口氣休息一下了

(星明:我已經夠累了,索勳不要鬧事就好)

(索勳:咦?誰再叫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