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無風殘花》1<遇然>第四章--失落皇子(1)

 

  眼看要起「魚鳥大戰」的衝突,熾翱立即擋在兩人中間試圖阻止糾紛。

 

  逆空從包包裡拿出兩條長長的白布,遞給尤諾安。

 

  「不想穿鞋就算了,據說魚族是用綑布條代替鞋子,為了足部的保濕。」

 

  「逆空,謝謝你。不像『博學多問的某隻鳥』還不懂魚族的習俗。」語畢,尤諾安用逆空給的白布條綑住赤裸的雙腳踝。

 

  「博學多問的某隻鳥是在說我嗎?!不要你會說華語和逆空對話就瞧不起人!」

 

  「艾蒂瑪,不要衝動!」

 

  艾蒂瑪的大聲嚷嚷和熾翱的努力勸阻,真是懷疑那兩位是不是族群互換的性格呢?

 

  先暫時不管在旁的兩人,逆空狐疑的問說:「你怎麼會說華語?」

 

  真奇怪,艾蒂瑪會說沒什麼大不了。但是熾翱會說是因為曾經有待過東方。

 

  尤諾安回答:「我母親是東方人。」

 

  原來如此。逆空了解的點頭。

 

  「我們邊走邊說。」

 

  逆空拉起站不穩的尤諾安,一步一腳印的慢慢走。

 

  「你想問什麼?」

 

  「你的身分。」

 

  尤諾安的身子一僵,鄙人的視線仰望著逆空的灰眸。

 

  「問別人的隱私是巫師該有的行為嗎?」

 

  「不是。」逆空搖頭否認。

 

  「那你幹嘛管我!」

 

  尤諾安用力甩開逆空的手,太過於大力而整個人屁股著地。

 

  「好痛……」

 

  艾蒂瑪噗哧一笑:「整個人都翻成四腳朝天啦!」

 

  熾翱識相的摀住她的嘴巴:「艾蒂瑪,沒事就不要火上加油。」

 

  艾蒂瑪發出「唔、唔」的聲音試著反駁,逆空刻意不理會。

 

  「難道,你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尤諾安握緊拳頭,憤恨的咬牙切齒:「……我、我……」

 

  逆空接著說:「講出來,沒有人會責怪你。」

 

  他偷偷看了艾蒂瑪一眼,用眼神警告她說「不要說話」。

 

  「我是……」

 

  過去的回憶,畫面清晰的一一映入眼簾。

 

 

 

 

 

  尤諾安.F.K.多法是皇族成員象徵性名字。

 

  可是他卻說是尤諾安.多法這個名字。

 

  他已經不是皇子了,被遺棄的人魚……

 

  因為他沒有皇族的血統。

 

  意思就是,尤諾安不是皇上的親身兒子。

 

  「多法」這個姓氏只是他自私地掛在名字上。

 

  尤諾安沒有想到,自己會有這一天。

 

 

 

 

 

  「我是……尤諾安.多法,不是魚族的皇子!」

 

  他大聲喊叫,像是發現情緒的吶喊。

 

  「母親,為何要叫我這個名字——!」

 

  逆空緩緩吸氣、吐氣,說唱式的朗誦起來。

 

  「哭吧,吼吧,憤怒啊;說吧,想吧,傷心啊。」

 

  逆空字字言語說給情緒不穩定的尤諾安。

 

  「把情緒發洩出來,對你來講心情或許比較好一些。」

 

  「啊——啊——…嗚……嗚……」情緒起伏不定的尤諾安一直大叫、大哭。

 

  熾翱擔心的眼神望向他,問起逆空:「你剛剛有唸什麼咒語導致他情緒崩潰嗎?」

 

  逆空平靜的回答:「不是咒語,是普通的語言罷了。只是剛好射中了他心中的難過的痛處而已。」

 

  「只是剛好射中?」有這麼巧嗎?艾蒂瑪偷偷想著,不敢發言。

 

  「母親、母親……」

 

  看到尤諾安痛苦的表情一直喊著母親,逆空瞬間心痛,像是被人狠狠刺一傷。

 

  媽媽……

 

  他想起在天國的母親。

 

  逆空的手不自覺的碰觸腰間上的白櫻,有股懷念湧上心頭。

 

  「……白色的……櫻花。」

 

  「喵喵喵喵喵——」

 

  同一時間,雪兒忽然抓狂似的喵喵叫。

 

  「!」逆空低頭俯瞰腳邊下的雪兒。

 

  艾蒂瑪戰戰兢兢的開口:「她說『我肚子餓了啦!我想吃魚!』……雪兒是真的這麼說!」

 

  為了加強確實性,艾蒂瑪後面補充一句。然而聽到艾蒂瑪說話的尤諾安以顫抖的聲音回話。

 

  「不要……吃、吃我同胞……!」

 

  「喵……」雪兒哀傷的垂下頭。

 

  逆空的心情被雪兒的叫聲安定下來,或許牠是為了逆空不要回想以前的過去吧?雖然現在沒有資格逼尤諾安說出他的過去。

 

  「艾蒂瑪、熾翱,你們先去找總統帶著雪兒出去一起吃飯。」

 

  艾蒂瑪高興大喊:「太好了~~我的肚子正好也餓了!」

 

  熾翱關切著:「那你呢?」

 

  「我先處理一下,待會兒和他一起出來。」

 

  逆空繼續觀察尤諾安的情況,熾翱不解的詢問。

 

  「對了,你剛剛說白……?」

 

  不等熾翱說完,逆空大大的瞪了他一個白眼。

 

  「……當我沒說!」

 

  熾翱一手拉住艾蒂瑪,一手抱住雪兒立即逃走。

 

  一隻龍會怕一個區區人類,真是個天大的笑話。

 

  要是被他姑姑真風知道的話,絕對會當成飯後娛樂的閒聊笑話。

 

  逆空別過頭繼續看他,尤諾安的身體還是抖個不停。

 

  「……看來問題很嚴重。」

 

  逆空一個擊掌,發出響亮的掌聲。

 

  他大聲斥罵:「不要拘束於過去!」

 

  尤諾安再次被嚇到,但身軀不再顫抖。

 

  「你繼續這麼窩囊下去,你怎麼對的起你身邊最重要的人。」

 

  「最……重要的人……」

 

  尤諾安兩眼茫然,伸手抓空似乎要找什麼人像。

 

  「尤諾安.多法。」逆空說了他的名字:「你要找誰?這裡只有我和你。」

 

  「找……?」

 

  誰?母親?不對……

 

  是比母親更思念的人。

 

  啊,是歌聲。

 

  她的嗓音,一直在我腦袋轉啊轉。

 

  我知道那是幻聽,因為她不在我身邊。

 

  我最珍惜、重要的美人魚公主——

 

  「說吧,你的種種過去,我說過不會有人責怪你。」

 

  一句話,使尤諾安開始精神好轉,逐漸恢復剛遇見他那種驕傲的姿態。

 

  「逆空,我說。該從哪裡說起……」

 

 

 

 

 

  「諾安。」

 

  一國之君的皇后每次叫他來時所用的口吻。

 

  或許,她心裡有底了。

~~~~~~~~~~~~~~~

想說,最近一直沒更新

但我不知道拿那篇小說來貼

所以,我決定先拿《無風殘花》來貼

因為尤諾安的出場太晚了嘛~~

這一章節全部都講尤諾安的身世

(才出場一下下就揭穿他的身世之謎?)

(那身為主角的逆空在幹嘛?)

(……)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