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無風殘花》第四章--失落皇子(2)

 

 

* * *

 

 

  「這絕對是她給你的暗示。」

 

  逆空聽完做出了結論。尤諾安也點頭回應。

 

  「嗯,當初我母親一直叫我『諾安』,我還在猜會不會是綽號。」

 

  他們邊走邊說,但魚族不習慣用雙腳走陸地,所以腳步特別小、速度慢。

 

  逆空放慢自己的腳步,共同的距離好方便說話。

 

  「聽起來是很像綽號,要不是你刻意述說這段回憶。」

 

  「什麼意思?」

 

  「你的名字潛藏某種意義。」

 

  「……」

 

  逆空的一句話說中了尤諾安的心思,他頓時啞口無言。

 

  過了良久,他再次開口:「先說別的。」

 

 

* * *

 

 

  衝出皇后寢宮的尤諾安回到自己的寢宮。

 

  一回來,有個常客等候在此。

 

  「尤諾安!」

 

  他推開房門,甜美的女性嗓音從裡面傳出來。

 

  「皇姊,有何貴幹?」

 

  淺藍色的身影游奔過去,近看一眼,尤諾安口中的皇姊有股高傲的貴氣,美艷的容貌可讓人喘不過氣,不過那是色狼的反應。

 

  但尤諾安面對他同父異母的皇姊湖.F.K.多法依然面不改色。

 

  「當然是在等你回來。」

 

  「用不著讓區區一名公主等我這個皇弟。」

 

  湖銀鈴般愉悅的笑道:「對自己的皇姊不必用這種口氣。你將來可是一國之君呢。」

 

  「皇姊也一樣,妳是姊妹之中最年長的公主。」尤諾安絲毫不留情的回嘴。

 

  「尤諾安!你這個皇弟嘴巴真壞!」湖裝作生氣的樣子捶打他的背。

 

  尤諾安是皇位的第一繼承者,皇族親戚中只有他一個男生,理所當然地去接受了。

 

  「對了,妳到底是來幹嘛?」

 

  「我來這裡的目的當然只有一個。」

 

  神情轉換為驕傲的湖挺起胸膛對尤諾安宣告。

 

  「聽我唱歌!」

 

  「……」先是無言了一會兒,雖然他早已習慣了:「那就開始唱吧!」

 

  湖清嗓了喉嚨,咳了幾聲,試唱一下,才正式開始演唱。

 

 

 

 

 

  荷花的種子開始發芽了 出芽的嫩葉好小好小

  不停的長高 為了長大 開花結果

  荷花的花瓣一片片的聚集起來 為了最美麗的花蕾

  還沒開花嗎 還沒開花嗎 是因為還沒長大嗎

  終於 花瓣一個一個分離 綻放出最美麗 最閃耀的荷花

  多麼美麗 多麼鮮艷的色彩啊

  像是一株水中的櫻花樹

  在旁的蓮藕 襯托出荷花淡淡的粉紅色

  當作配角的蓮藕 也毫不遜色的開始結成果實 種子

  就再一次 再一次

  開始種下 發芽

  讓這片深藍色的大海渲染成粉紅色吧

 

 

 

 

 

  尤諾安閉上雙眼聆聽湖的歌聲。

 

  多麼清晰、美妙的歌聲啊!

 

  但尤諾安每次都會吐槽說……

 

  「音量還是不夠。」

 

  可是歌聲已經是很厲害了。

 

  她總是回應說:「有用心唱就好!」

 

  每天每天,尤諾安和湖他們常常見面,一個是唱歌,一個是聽歌。

 

  兩人相見的次數可以妣美謁見皇上和自己的母親。

 

  「我想再聽一遍。」

 

  「尤諾安,你每次都說不好不好的,根本是在撒謊嘛!」

 

  「妳知道就好。」

 

  湖鼓著腮幫子唱另一首歌。

 

 

 

 

 

  一個字 一個音 唱出美妙的音符

  一段詞 一段曲 勾出美麗的音樂

  音色啊 多麼動人的旋律

  我唱的出那首歌

  與笛皇一同吹出

  那首小小的 簡單的

  這首歌 名為戀曲的歌

 

 

 

 

 

  湖明白尤諾安的再聽一遍是「最喜歡的歌」。所以她都會先唱出新歌,再唱那首唱了幾百遍、幾千變的歌。唱到後來連尤諾安也跟著唱。

 

 

 

 

 

  一個人 一枝笛 吹出空虛的音符

  一張嘴 一個口 發出平淡的音樂

  音色啊 多麼動人的旋律

  我吹得出那首歌

  與歌姬一同唱出

  那首小小的 簡單的

  這首歌 名為戀曲的歌

 

 

 

 

 

  湖刻意停下來聽尤諾安唱歌,定下了評論。

 

  「……走音了。」

 

  「……」

 

  他抿抿嘴,默默的走到櫃子前面,拿出一把木製樂器。

 

  一枝木笛。

 

  這枝木笛上刻出精緻的花紋,帶點墨綠色的突起紋路以及凹下的木刻圖紋。圖紋上頭畫的是幾隻小巧的海豚、魚類等各式各樣的海底生物。

 

  染上少許面積的墨綠色紋路巧妙的與圖紋融入,表達出木笛添加一分的美感。

 

  尤諾安把木笛的吹口靠近嘴邊,小小的吹幾下試音。

 

  「我要吹木笛伴奏。」

 

  湖就是等待尤諾安說這句話的時刻,她爽口答應。

 

  在眾多樂器中尤諾安的笛聲吹的最好,雖然唱歌會走音。

 

  和湖一起伴奏起來,美麗的音樂就在你耳邊繚繞。

 

  他們從頭唱起、吹起,那首小小的、簡單的,這首歌——

 

  名為<戀曲>的歌。

 

  它的歌詞……是為了他們而寫。

 

  歌詞的敘述,是為了雙方彼此的合奏而成。

 

  暗喻中,兩人也為對方互相偷偷祝福的愛。

 

  希望彼此能早日找到自己的戀人。

 

  演奏結束,尤諾安突然把木笛遞給湖,便說:「換妳吹吹看。」

 

  湖的臉色瞬間刷白下來:「你是在虧我嗎!我吹笛子就像你唱歌一樣爛啊!」

 

  「我勇敢的唱下去了。」尤諾安驕傲的抬起胸膛。

 

  「這有什麼好驕傲的!」

 

  「有,肯努力學習的精神。」

 

  「……」這次換成湖沉默不語。

 

  她一手搶過尤諾安的木笛硬著頭皮開始吹奏。

 

  結果……

 

  發出美妙的……是吵雜如惡魔暴躁的噪音!

 

  尤諾安兩指塞入耳朵,大聲嚷嚷:「皇姊!太吵啦!噪音汙染——」

 

  湖停止吹奏:「不是你叫我吹嗎!?」

 

  「我沒想到妳吹笛子的功力還是沒進步。」

 

  「你的走音也好不到哪去!」

 

  他們倆又在鬥嘴,雖然是每天照常慣例的生活了。

 

  環繞在皇子寢宮外的下人們,裝做不知情的樣子在旁觀「聽」著。

 

  但外廊上的女子可不把他當一回事。

 

  「這孩子……!」

~~~~~~~~~~~~~~~~~~

啊哈哈,最近一直在忙所以沒時間新增

我決定今天晚上一口氣發兩篇小說

下一篇就是《沉月.前櫻傳》啦!

請點下一篇囉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