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四章--失落皇子(3)

 

  「皇子殿下,」王妃面對尤諾安忽然變了一個臉:「真是不好意思,我的女兒給你添了麻煩。」

 

  「王妃殿下,您無須客氣,皇姊才沒有給我添麻煩。」

 

  尤諾安鞠躬行禮,但口氣不是很好。

 

  「還有,您一向高貴尊重請不要做出方才這麼粗魯的姿勢。」

 

  「……!」

 

  王妃的表情扭曲,尷尬一笑而跺腳,沒說什麼話就離開。

 

  等湖和王妃離去,尤諾安打發下人們,一個人安靜的獨處。

 

  他覺得很煩躁、討厭、害怕和不快樂。

 

  皇宮每天都是這樣,不論是父皇、母后甚至是王妃都一個樣。

 

  沉溺於皇宮中的榮華富貴。

 

  但唯有音樂……

 

  以及同父異母的皇姊──湖是不同的。

 

 

* * *

 

 

  尤諾安說到一半,他們倆已經走到樓上去了。

 

  剛才去叫艾蒂瑪等人去吃飯,沒想到他們居然站在這裡等逆空和尤諾安。

 

  逆空一臉狐疑的問:「你們怎麼不去吃飯?」

 

  熾翱些微的靦腆笑著:「啊,是我堅持說大家一起吃飯比較好吃。但總統他人先回到自己的辦公室了。」

 

  「所以我現在肚子餓扁了啦!」艾蒂瑪一邊抱怨,一邊摸著肚子。

 

  「我看妳是等的不耐煩吧。」

 

  面對尤諾安的諷刺,艾蒂瑪氣的臉紅紅的回說。

 

  「哪、哪有!我可是很有耐心的等你們欸!」

 

  「可是妳的肚子很明顯在做反抗。」

 

  正當艾蒂瑪要回嘴時

……

 

  「咕嚕嚕嚕──」

 

  「……」艾蒂瑪尷尬到整個臉頰都紅通通的。

 

  「妳看吧。」

 

  「你這隻……」艾蒂瑪氣炸了:「可惡的死魚!」

 

  「哦?」尤諾安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那妳就是隻烤雞囉?」

 

  「我不是雞!我是隻稀有的鳥!」

 

  「我怎麼看都是隻普普通通的火雞啊。」

 

  「你們兩個,可以不要再吵了嗎?」

 

  熾翱夾在兩人中間,企圖說服爭吵。

 

  「發臭的死魚!」

 

  「烤熟的火雞!」

 

  「……」

 

  逆空只當旁觀者,靜靜的看他們的鬧劇。

 

  「喵~~」

 

  許久未叫的雪兒忽然發聲,一直咬逆空的褲管不放。

 

  「……嗯?」

 

  「喵……喵……」

 

  「肚子餓很久了?」

 

  雪兒拼命點頭。

 

  逆空望了熾翱他們,又低頭看著雪兒:「我們先走去餐廳吃飯。」

 

  「別吵!……逆空,你要上哪去?」

 

  熾翱瞥見逆空不理不睬地走過去。

 

  但他還是有回答:「去吃飯。」

 

  「等一下再走!」

 

  熾翱這麼說,逆空還是繼續走下去。

 

  熾翱吐了氣,瞬間大吼:「不要吵!快去吃飯──!」

 

  一大吼,逆空下意識兩手捂住雙耳,連雪兒也不例外。

 

  可憐的艾蒂瑪和尤諾安,距離最近的兩人都被聲音震到耳鳴了。

 

  回聲的餘音還在空氣裡繚繞,只不過吼幾個字就這麼震撼的氣勢。

 

  雖然熾翱的個性很溫和,並不就代表說他很好欺負。

 

  「熾翱,我知道了啦!」艾蒂瑪欲哭無淚的求情:「我不吵,一起去吃飯!」

 

  尤諾安對熾翱本來就不熟,所以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感覺到他的視線在瞪向熾翱,似乎是想抱怨連連吧。

 

  逆空一臉不在乎,走過熾翱身邊:「你的『龍吼』很厲害,幾乎可以驚動整個鳥族世界。」

 

  所謂的龍吼,就是龍在發出霸氣時的徵兆,意謂著向對方提出警告。

 

  熾翱沒好氣的說:「要不是你想逃走,說真的我還不想吼……」

 

  他乾咳幾聲,吼叫到喉嚨都沙啞了。

 

  「……你的龍吼還不成熟。」

 

  「我很少吼。」他老實回應。

 

  「我想說,你很少鬧脾氣。」

 

  「嗯,除了別人要講我的全名以外。」

 

  「喔……」逆空突然賊賊一笑:「熾真封翱.洛谷……」

 

  「哇啊啊啊──!」

 

  艾蒂瑪二話不說立刻飛到逆空身後,捂住他的嘴巴。

 

  「啊哈哈……熾翱不要介意、不要介意!」

 

  「──!」

 

  艾蒂瑪見狀熾翱的抓狂,本來捂住逆空嘴巴的雙手換成自己的耳朵。

 

  「不要啊──」

 

  逆空做好心理準備,自動做起隔音結界,包括雪兒和尤諾安也在內。

 

  「還沒說完的故事繼續說下去。」

 

 

* * *

 

 

  湖和尤諾安的感情最好,幾乎可以說是達到戀人的高峰境界。

 

一天,命運卻如此玩弄這對姊弟,從此邁向扭曲的轉折。

 

  湖的母親比平常還要來的開心,心情非常雀躍地趕緊遊到寵愛他的皇上身邊。

 

  「皇上~~」

 

  王妃的撒嬌聲引起皇上的注意力。

 

  「愛妃,有什麼事讓妳這麼開心?」

 

  「是這樣的……」

 

  王妃的撒嬌聲突然轉變成嚴肅聲,把手中的文件資料交給皇上。

 

  「皇上,請您一定要現在過目。」

 

  「愛妃,朕在忙,可以稍等一下嗎?」

 

  「唉呦~~皇上~~」

 

  皇上自認拼不過王妃的撒嬌攻,只好主動向自己手中的公文投降轉向王妃的文件。

 

  但翻了幾頁,皇上的表情一個比一個鐵青。

 

  王妃還不時在旁催促:「稟告皇上,這可是件大事啊!」

 

  皇上不想多說什麼,一臉無奈的表情全寫在臉上。

 

  「唉……!」

 

  他真的、真的很不想去面對這個事實。

 

  皇上也不願意相信眼前的事實。

 

  王妃笑的像花一樣燦爛,彷彿宣稱她的勝利一般。

 

  她千辛萬苦找的這麼多的證據,辛苦不是白來的。

 

  「呵呵~~皇上,不必再嘆氣了,這是事實啊!」

 

  「愛妃,老實說,我不想面對,也不敢想像。」

 

  他的腦海裡浮出一對母子的背影。

 

  「唉……愛妃,女性的勾心鬥角是這麼的恐怖啊。」

 

  王妃甜美一笑,並無多說。

 

  皇上把文件一放,裡頭第一個標題是──

 

  尤諾安.F.K.多法不是他的兒子。

~~~~~~~~~~~~~~~~~~~~

高潮的時刻要到了

下一篇,尤諾安的故事要進入最精采的內容

拭目以待

嘻嘻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