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四章--失落皇子(4)

 

  皇后眨了眨眼,長長的睫毛蓋住了她的視線,語重心長的說道。

 

  「諾安,其實我是被迫嫁給皇上。」

 

  尤諾安握緊拳頭,不提問不回嘴的繼續聽。

 

  「當年,皇上在我的故鄉對我一見鍾情不顧其他人的反對堅持跟我在一起。可是,那時我和你父親在一起,他不顧慮我的話硬是拆散我們夫妻倆。最後,我和皇上結婚的當天,我身體不適的狀況下請來了醫生,得知我懷孕有一個多月了。」

 

  皇后無奈地笑:「我和皇上才認識五天而已。你說這五天之內有可能會有一個月的新生命?」

 

  「不可能。」尤諾安搖頭。

 

  「結果你就誕生了。因為皇上身邊每一個女人都生出女生,你是第一個男孩子,結果我從王妃晉升為皇后,當時湖的母親還打抱不平呢!」

 

  皇后笑呵呵的說:「啊,想當年你父親和我共度的時光……」

 

  「母后!那我姓什麼?」

 

  尤諾安趕緊提出問題,避免她繼續沉思於往事。

 

  被回憶中拉回現實的皇后理所當然的說:「當然是姓尤啊!」

 

  「尤諾安.尤?」覺得自己的名字和姓氏在玩回文的樣子。

 

  皇后聽了破口大笑:「不對不對,不是西方姓氏,是東方姓氏。我和你父親都是東方人。」

 

  尤尤諾安?不,更誇張。難道說……

 

  尤諾安倒吸一口氣:「從我出生開始,您就把父親的姓氏混入我的名字。」

 

  「是啊,不然從小到大我一直對你說諾安怎麼說?沒有別的意思。」

 

  「……我還以為您是在講綽號……」

 

  想到每次皇后對他說諾安這個名字的時候,他馬上會和皇后翻臉,現在他總算知道皇后的用意何在。

 

  尤諾安輕輕嘆氣,說道:「我看我們母子倆鐵定會逐出皇宮。」

 

  「這樣不是很好嗎。」皇后反而樂觀的說著:「恢復平民的身分,我終於重回自由,找回我最心愛的人的身邊。」

 

 

* * *

 

 

  「所以,你和你母親就被趕出國界。」

 

  逆空這麼說的同時,在隔音結界外的艾蒂瑪和熾翱雙方累的要命了。

 

  一個是努力捂住耳朵拼命跑;另一個是不管喉嚨有多沙啞而怒吼,搞到最後就變成這樣了。

 

  始作俑者還繼續待在隔音結界裡面不理會他們。

 

  聽逆空的猜測,尤諾安搖搖頭:「不,皇上只把我的皇子身分剔除,母親變回王妃而已。」

 

  「那你被趕出去是……另有其因?」

 

  語畢,尤諾安的血色慘白,兩眼無神地晃著身體。

 

  他的嘴唇緩緩開口,聲帶像似不經大腦的開口說下去。

 

 

* * *

 

 

  皇上宣佈尤諾安去除皇子身分以及皇后貶為王妃的事情結束,尤諾安從華麗的寢宮搬到簡陋的房間,房內只有一張床和小桌子。

 

  「母親,您先回去吧。」

 

  尤諾安冷冷的說,身為平凡人的他不能再說些貴族用語。他自己開始整理搬來的衣物。

 

  「唉!沒有放逐真是可惜!」她咕噥幾句,便嘆幾口氣才離開。

 

  「……」看著母親離開的門口,尤諾安一臉皺眉。

 

  整理簡單的衣物好一陣子,他開始打掃房間,雖然他的手腳笨拙。

 

  在他面如灰土的一臉不悅的持續打掃時,有為意外的訪客來了。

 

  「尤諾安,你居然消沉到這種地步!」

 

  湖一破門而入,看見尤諾安這種模樣便心疼的抱住他。

 

  「來~~皇姊替你秀秀喔!」

 

  「……!」

 

  這不是無言的驚訝,這是冒青筋的爆開聲。

 

  「皇──…公主!如此高貴的您為何來到卑微小人的陋室?」

 

  尤諾安推開湖的擁抱,她滿臉驚訝的僵住不動。

 

  「公主,沒事的話您請回。」尤諾安兩眼無,再冰冷到極點的口吻對著湖說。

 

  「尤諾安……」湖的味覺嚐到鹹鹹的滋味,赫然發現她的臉頰上流兩道淚痕:「我對不起你,母妃……母后把你搞成這副德性……」

 

  「給我出去!」

 

  「──…」湖泣不成聲的哭喊悄悄的離開他的房間。

 

  ──到了晚上。

 

  魚族世界位在海拔三千公尺下的位置,平常是分不清白天和晚上,靠著時鐘的規律擺動和道路上定時開關的路燈來判斷。

 

  和湖吵架的當天深夜,尤諾安不習慣床鋪的硬度使他一直翻來覆去睡不著覺。

 

  在他數魚數到不清楚還意識清醒時,他聆聽到──

 

  一首清唱的歌。

 

 

 

 

 

  一個字 一個音 唱出美妙的音符

  一段詞 一段曲 勾出美麗的音樂

  音色啊 多麼動人的旋律

  我唱的出那首歌

  與笛皇一同吹出

  那首小小的 簡單的

  這首歌 名為戀曲的歌

 

 

 

 

 

  是他熟悉的旋律。

 

 

 

 

 

  一個人 一枝笛 吹出空虛的音符

  一張嘴 一個口 發出平淡的音樂

  音色啊 多麼動人的旋律

  我吹得出那首歌

  與歌姬一同唱出

  那首小小的 簡單的

  這首歌 名為戀曲的歌

 

 

 

 

 

  主唱者的聲音,他清楚不過。

 

  尤諾安二話不說起床,從今天早上整理過後的櫃子裡拿出唯一比較昂貴物品的木笛,他沒有要吹反而是游出房門。

 

  一打開門,在不遠處上湖坐在珊瑚礁上唱歌。

 

  看到尤諾安出來的湖,她停止唱歌的動作兩眼相望。

 

  「……」

 

  「……」

 

  雙方處於尷尬的畫面,都保持沉默。

 

  最後,湖受不了氣氛而打破沉默,說道:「我不要這樣!」

 

  「那是不變的事實。」

 

  「不!改變了我暗戀的命運。」

 

  尤諾安一愣,呼了一口氣:「原來您有喜歡的人了。」

 

  湖眼神堅定,微笑:「我喜歡尤諾安……」

 

  這一次不只是發愣還外加訝異。

 

  「……您說什麼?」尤諾安對突然來的告白嚇了一大跳。

 

  「我愛你!」湖不加思索的大吼:「我一直深深地愛著你!」

 

  「我……」

 

  不是那種姊弟情深,而是戀人關係。

 

  尤諾安終於知道歌詞的涵義了。

 

  不是對彼此的戀情祝福,而是湖對尤諾安偷偷的告白。

 

  「我一直不知所措,會愛上自己的皇弟。這份感情壓抑好久……要不是母后的揭穿,我一輩子都不會對你告白。」

 

  「如果我和您都是親姊弟關係呢?」

 

  湖斬釘截鐵的回答:「我不會嫁給任何人。永永遠遠守護我的弟弟,就算他以後有妻子我也會在所不惜。」

 

  「皇……公主……」

 

  現在不能像以前一樣叫「皇姊」稱呼湖了。

 

  「叫我的名字。」

 

  湖滿心期待尤諾安的回答。

 

  「……湖。」

 

  一個名字,代表了他的回答:我愛妳。

 

  下一秒,兩人緊緊擁抱。

 

  下一秒,兩人唇吻對方。

~~~~~~~~~~~~~~~~~~~~~~~~~

新年快樂!

新的一年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