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沉月.前櫻傳》(沉月同人)第一章--綻放的櫻花(6)

 

  「……」

 

  一身穿著白底黑紋的喪服寬鬆的隨風而動,飄逸又帶詭異的褐色長髮也隨著他的喪服任意吹拂。而左胸前的淺黑色流蘇和侍符玉珮非常搭配他穿著的喪服。

 

  「小生投降。」

 

  桑侍雙手舉開擺出投降姿勢,過長的瀏海蓋住眼神摸不著他現在的眼神是什麼樣子。

 

  「和葉侍打肉搏戰絕對是小生慘敗。」

 

  他尖銳的聲音解釋,葉侍嗯嗯的發出呢喃聲點頭。

 

  「桑侍最不拿手的就是武術方面,你多多磨練的話現在的我可能打不贏你。」

 

  這不是葉侍吹噓,要是桑侍認真練武絕對可以拿到純黑色或是灰黑色流蘇,如果他把屍體研究的精神放在武術方面的話就好。

 

  桑侍呵呵的笑著:「不可能、不可能~~小生沒有這方面的資質!」

 

  笑完,他輕盈的猶如幽靈般的走下台階。

 

  一走下去,剛好桑侍撞見矽櫻等人。

 

  「噫!」

 

  艾侍發出一點奇怪的叫聲,雞皮疙瘩的身體不自覺倒退三兩步。

 

  矽櫻反而比較冷靜,不過毛骨悚然的感覺一直在她內心打轉。

 

  桑侍的氣勢讓他們兩人感到恐懼。

 

  「花侍,」桑侍刻意不看他們只看花侍,雖然他的眼睛被瀏海蓋住:「場上的屍體妳幫我收拾一下吧!」

 

  「等一下,花的肩膀有傷……!」矽櫻鼓起勇氣替花侍說話嘴巴卻不自禁的顫抖。

 

  雖然矽櫻和桑侍兩人實力相等,但論氣勢來說,桑侍略勝一籌。

 

  花侍微微一鞠躬,她兩腳用力一蹬,跳到舞台上開始幫桑侍收屍。

 

  過沒多久,花侍一肩扛起全部在場的屍體,一臉輕鬆的扛下台,絲毫感覺不到方才嚴重受傷的肩膀。

 

  不只在場的民眾傻眼,連矽櫻看了不敢相信。

 

  剛剛花的肩膀不是痛得要死要活,現在怎麼看起來覺得沒有傷勢的痛覺?

 

  矽櫻深思一會兒,想到花侍過於的治癒力,只能怪自己幹嘛大驚小怪的幫她包紮。

 

  「喂,你怎麼不念念桑侍唆使花侍,對我特別開罵?」

 

  等桑侍走後,艾侍想到這個問題對著葉侍大吼。

 

  「因為只會欺負弱小的花侍。」

 

  「我看是你才會欺負弱小--」

 

  在還沒開打之前,他們兩人已經先開始口角之爭了。

 

 

* * *

 

 

  「好痛喔--!」

 

  艾侍一把鼻涕和眼淚拼命流下,受傷的身軀讓他痛苦不已。

 

  「誰叫你被葉侍秒殺,而且還是沒有還手的餘地。」

 

  矽櫻冷冷的對艾侍說道。已經毫無大礙的花侍幫艾侍治療被葉是打傷的傷口。

 

  「花侍,」在旁的葉是抓住她的手:「不用刻意幫這種人治療,常欺負妳的人不用特別費心替他療傷。」

 

  被葉侍抓住手的花侍一直低頭臉紅,根本沒聽見他講的話。

 

  葉侍自顧自的說下去:「艾侍這點小傷,用男人的治療方法最有效!」

 

  「那是什麼方法?我需要花侍的幫忙!」

 

  艾侍抗議說道,葉侍手腳超快速的拿著繃帶開始「綑」在艾侍的傷口……不對,應該說是全身上下都綑了一圈,變身成木乃伊。

 

  「看,這就是男人該治療的方法。」

 

  「這是哪門子的方法--」

 

  兩個男人從剛剛開始一直吵吵鬧鬧,在場安靜的兩名女性索性忽略他們倆存在。

~~~~~~~~~~~~~~~~~~~~~

好啦,久違的沉月同人文貼出來了

下一小節是第一章最後小節

其實貼滿多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