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騎煥》第五章--隨心騎士(1)

 

  「嘆什麼氣?」我心情不是很好的說。

 

  星明赤手撿起磨斷的劍:「你記得要賠償。」

 

  「知道啦!」我不耐煩地拿出下一把。

 

  結果,我又要重新磨一遍。

 

  我這個月的荷包鐵定會縮水。

 

  因為我磨斷好幾把劍,每把劍的賠償足以夠養活我好幾天的伙食費。

 

  「索勳,」星明責備的說:「在這樣下去你這個月會沒有薪水。」

 

  該死!我咬著牙:「沒辦法啊,這些劍太爛了!」

 

  「那是你的技巧不好、耐心不夠以及太心急才會磨斷。」

 

  星明撿了好幾遍的斷劍丟到一旁的廢鐵回收。

 

  「你平常到底是怎麼保養劍的?」

 

  面對她的質問,我裝作沒聽見而繼續做手邊工作。

 

  「不要假裝沒聽到。」

 

  「沒聽到!沒聽到!我是耳聾~~」

 

  「沙瑟華.索勳!你想考驗我的耐心度嗎?」星明冷淡的口氣瞬間拉高,使我感到一股冷意。

 

  我兩手攤開,老實回答:「丟給菲爾特去做。」

 

  「……!」我沒看錯吧?星明她的青筋是不是爆開了?

 

  幾秒後,她大發雷霆。

 

  我雙手投降,傻笑著:「我是開玩笑的!我是開玩笑的!」

 

  糟!她的怒火繼續燃燒。

 

  她眼中的怒火已經熄滅不了:「來不及了--」

 

  「噫--救命啊!」

 

  星明把廢鐵回收裡的斷劍全部砸到我身上,我整個人淹沒在劍海裡。

 

  「我不想再監督你這隻懶惰蟲。」說完,她氣呼呼的離開了。

 

  「唔……」星明不要這麼早走嘛,至少先拉我上去,我不能呼吸啊!

 

  可惜我們之間的默契不到有心電感應的境界,我只好靠自己的身手慢慢出來,小心銳利的劍鋒不要傷到我。

 

  終於呼吸到新鮮空氣,啊~~真舒服。

 

  我伸個懶腰,檢查身體看看有沒有割傷。嗯,身體皮膚完好如初。

 

  星明真是太狠毒了!我倆可是從小到大的青梅竹馬啊,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一堆血跡斑斑的斷劍在我腳下多恐怖……咦?血跡?

 

  我再次仔細檢查,注意到腿部有輕微割傷,但不至於會流血而沾到。

 

  該不會是……星明的血。

 

  這就說的通了,她之前一直幫我丟,而且還是直接拿起來完全沒有帶手套的情況下。一定是不小心被劍峰給割傷手,才會流血。她不理會這個傷口,久而久隻每把劍幾乎沾染到她的血液。

 

  手都受傷了還繼續幫我丟,實在是太丟臉了!

 

  「星明她去包紮傷口吧?」

 

  我內心愧疚的喃喃自語,決定去找星明道個歉。

 

  害她割傷也算是我造成的結果。

 

  我立即離開現場,沒走幾步恰巧遇見菲爾特。

 

  「哈囉。」

 

  「嗨,索勳哥哥。」菲爾特也跟著打招呼:「你怎麼又惹星明姊姊生氣了?」

 

  我愣了一下:「妳看到星明了?」

 

  「對啊,她還警告我不要再幫你磨劍了。」他瞇了眼。

 

  「呃……哈哈哈--」

 

  菲爾特搖搖頭:「身為一名騎士應該要有隨時保養自己配劍的習慣。我真的不應該答應幫你磨劍……」

 

  趁他還沒要說出騎士道的長篇大論道理前,我說我要急著找星明道歉便走人。

 

  過了沒多久,轉了幾個彎終於找到星明的身影。

 

  「--星明,等一下!」

 

  她停下腳步,回頭看我。

 

  「你這隻懶惰蟲還有什麼事?」

 

  看來她的怒氣還沒消失。

 

  「對不起啦!」我低頭道歉:「是我太輕浮,沒有心想達成任務。」

 

  她沒說話而沉默,眼皮上的睫毛蓋住了她的灰眸。

 

  彷彿是想關閉此刻的心情,不想讓我知道。

 

  她流露出淡淡的語氣:「知道反省就好。」

 

  「妳肯原諒我嗎?」

 

  「先問問你自己原不原諒自己。」

 

  「耶!」

 

  星明原諒我了!

 

  在大聲高興歡呼之下,忽然想到我要看看她的手有沒有事。

 

  我粗魯的抓住星明的右手,她驚訝了一下看著我。隨即帶有憤怒的視線外加一點點好奇的眼神看著我抓住她的手。

 

  「你要幹嘛?」

 

  「奇怪?」

 

  她的手好好的,根本沒有割傷的痕跡。

 

  我放開她的手再抓另外一隻來看,同樣也是沒有傷口。

 

  「你想怎樣?」星明的口氣很不高興。

 

  「沒事,看個手相而已。」我隨便說說。

 

  「你什麼時候研究手相啊?」星明瞪了一眼:「我丟給你的斷劍有收拾嗎?」

 

  「有!」

 

  「給我老實講。」

 

  真是逃不過星明的法眼:「……沒有……」

 

  「回去把斷劍的血漬擦乾淨再回收!」

 

  話一落下,我拔腿回到原處好好地收拾善後。

 

  拿著不要的破布,我小心翼翼的擦拭,避免傷到自己的手。

 

  「索勳哥哥!」

 

  小楓緩緩走過來,抱著高出她很多的苜蓿草塊,那是馬的主食。

 

  她的手不只有苜蓿草塊,下面還有馬的牧草那是副食。另外還有營養補給品的燕麥和麥片,甚至連點心紅蘿蔔、蘋果和冰糖都有。

 

  「幫小楓拿一下……」

 

  她話沒講完,我丟下手邊的善後工作幫她拿最多的苜蓿草塊。

 

  「謝謝索勳哥哥,放這邊就行了。」

 

  她指著方向,隨後把它放下指定定點。

 

  「謝謝!」

 

  「不客氣!」我捶幾下肩膀。

 

  「索勳哥哥在做什麼?」小楓好奇的問。

 

  「我在擦劍啊。」而且還是被我磨壞的劍。

 

  「咦,好多血喔!」小楓嚇到睜大眼睛。

 

  對了,這到底是誰的血跡啊?

 

  「應該是我割傷腿所流的血液。」應該吧。

 

  小楓視線往下看,看了我的腿和破褲子,皺著眉頭說:「不可能啦!」

 

  這個理由果然很逞強。

 

  她接著問:「可是,一把劍也沾太多血了吧?」

 

  「怎麼說?」

 

  「輕微割傷的傷口不會大量出血啊!除非是割到動脈或靜脈。」

 

  對耶。我仔細瞧瞧其中一把,劍身上的血漬不是以輕微割傷的傷口會流出的血量。

 

  「輕微割傷的血不會流露這麼多……那這些血到底是從哪裡來的啊?」

 

  我氣呼呼的想破頭,有誰可以給我答案啊!

 

  「有誰碰過啊?」

 

  「只有星明她碰過,但她的雙手都沒有割傷的跡象。」

 

  等等,我記得她剛命令我叫我……

 

  『回去把斷劍的血漬擦乾淨再回收!』

 

  如果她沒有受傷的話,怎麼會知道有血跡?

 

  假如是我從斷劍堆裡爬出來而嚴重割傷的話,她不可能知道斷劍上有血。

 

  這就代表她有受傷!比割傷更嚴重的傷勢。

 

  可惡!「我要去找星明!」

 

  「索勳哥哥?」

 

  小楓呼換我的名字時,我早就跑遠了。

~~~~~~~~~~~~~~~~~~~~

最近因為身體的緣故

小說會放的有點慢

進度會稍微緩慢一些

抱歉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