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五章--巫家喜事(1)

 

  「御宮女巫要結婚了!?」熾翱突然踢開房門,前來關心。

 

  「……」逆空低頭看了被踢壞的房門。

 

  在熾翱後面的艾蒂瑪困惑的說:「可是她早就結婚生子了啊!」

 

  尤諾安探出頭來說:「再婚?」

 

  他們開始斷然猜出御宮女巫再婚的理由。

 

  「……我什麼時候說過是我『大姊』要結婚。」逆空語氣沉重,重音特別強調「大姊」兩字。

 

  「咦?!」眾人傻眼。

 

  「是我『二姊』要結婚。」逆空再次強調「二姊」兩字的重音。

 

  熾翱好奇的問:「逆空,你家有幾個兄弟姊妹?」

 

  「三個姊姊。」

 

  「哇!」艾蒂瑪讚嘆:「真好,被姊姊們捧來的小王子感覺真好!」

 

  「一點也不好。」逆空順口回嘴。

 

  「什麼!有兄弟姊妹是多麼幸福的事,那像我家只有我一個獨生女……」

 

  熾翱拍了艾蒂瑪的背,安慰:「好了好了,我也是獨生子,我能夠體會妳的心情。」

 

  尤諾安看了逆空一眼:「我也能夠體會逆空的心情。」

 

  尤諾安仔細回想,如果以之前的皇子身分來講,他比逆空多好幾個同父異母姊妹。

 

  「你比我好一點,我家還有我最討厭的姊姊!」

 

  難得逆空會氣的牙癢癢,平常戰鬥的他再這麼生氣也不會露出這種表情。

 

  大家都把他不正常的表情看在眼裡,逆空察覺到大家的視線就假裝看喜帖,雖然內容他看完了。

 

 

 

 

 

  給逆空:

 

  最近的旅行過的好嗎?不知道你的實力有沒有進步。

  二姊我近期要結婚了,通知你要回家過來看看我新娘打扮的二姊喲~~

  對了,大姊有些嫁妝要送給我,但……你也知道她和爸爸的關係。

  所以她寄放在孔山巫師家,回去時順便幫我拿,謝囉!

 

疼愛妳的二姊 仙一筆

 

 

 

 

 

  「仙一?」

 

  回頭一看,他們也跟著看郵件。

 

  逆空回答:「我二姊的女巫名號。」

 

  說著,逆空不管學校作業而關機,收拾行李準備離開。

 

  「等一下,逆空你要去哪裡?」艾蒂瑪以最快的飛速飛到逆空面前阻擋他的去路。

 

  「回家。」

 

  「不可以啦!總統不是說過要等事件找上門啊!」

 

  總統說的話妳還當真?逆空想了一下,艾蒂瑪這傢伙很聽命於上司的指令。

 

  「拜託--」

 

  「雪兒,走了。」

 

  「喵~~」雪兒因為主人叫牠而開心的小跑步到他腳邊去。

 

  「嗚嗚嗚~~」

 

  艾蒂瑪蹲在角落哭泣,依照哭腔的聲音判斷,逆空猜測她是裝哭。

 

  但好心的熾翱卻被騙了,提議說:「逆空,不如我們四人一起去你家。」

 

  家字一落的下一秒,艾蒂瑪復活般的站起,臉上絲毫沒有淚水的痕跡只有掛在臉上的笑容。

 

  「好啊好啊,我贊成!」

 

  她情緒起伏的表情動作卻引來逆空的無言和尤諾安的鄙視白眼。

 

  「這隻烤火雞真是不知好歹!」尤諾安咋咋舌說。

 

  「我們快點出發吧~~」艾蒂瑪開心到飛在半空中了。

 

  「……我還沒有答應……」

 

  不理會逆空的話,艾蒂瑪老早飛的不知去向了。

 

 

* * *

 

 

  老人的手掌裡發出三個銅幣的清脆聲響。

 

  把銅幣丟到桌面,然後看了三個銅幣的正反面,同樣的動作連續做了六次。

 

  「天澤卦。」

 

  老人皺了眉頭。

 

  「有危險但仍應時行。」

 

  老人無奈嘆氣。

 

  「千皇老弟啊,你也是否知道這次婚事的狀況?」

 

 

* * *

 

 

  逆空背著大大的旅行包和不離身的腰包,準備出發回到人族世界。

 

  可是,這次的回歸卻帶來了三隻動物。

 

  一隻貓咪倒是還好,但是現在在他周圍會變身成人的一鳥一龍一魚不是「還好」兩字就可以解決。

 

  艾蒂瑪的包包很輕便,東西沒有多。最重的物品只有斜背書帶上面的複製版本的預言之書。

 

  熾翱的東西就很多了,一堆衣服裝在袋子裡,不過重量對他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

 

  相較之下,尤諾安的東西只有一枝笛子,他只拿一片布料包起來繫在腰間上。

 

  「準備好了就走。」

 

  逆空看了大家都做好準備也都向總統打過招呼,立即開出世界通道。

 

  「世界啊,為在無形中誕生的渺小世界啊,創造世界,先祖巫師女巫的後裔所繼承的意識,我以逆空巫師的名號刻下,開啟各個世界的通路。」

 

  逆空迅速在空氣中劃下五芒星。

 

  「通,開啟--」

 

  逆空剛畫下的五芒星開始扭曲,形成一個人的身高大小的黑色圓形。

 

  「逆空每次開通道都很辛苦呢!」

 

  熾翱這麼說。艾蒂瑪熱心解釋起來:「沒辦法啊,這是一項高強的魔法儀式。逆空他會用這招魔法我們就要偷笑了啦!如果他不會的話那我們怎麼回到自己的世界?」

 

  「聽說有隻烤火雞會迷路,找不到回家路線的話,免談。」

 

  「臭死魚,你說什麼!」

 

  尤諾安賊賊的笑:「哦,妳承認了?」

 

  艾蒂瑪聽了一臉怒紅:「你自己也回答我,承認自己是臭死魚!」

 

  「承認就承認,不像某隻烤火雞死都不承認。」

 

  「可惡!給我變成臭死魚把你給吃了!」

 

  「原來妳喜歡吃臭臭的魚,好奇怪的味覺喔!」尤諾安笑的更賊。

 

  艾蒂瑪越氣越瘋,話題已經扯到天際去了。

 

  「艾蒂瑪、尤諾安,不要再吵了!」熾翱望向逆空,勸說:「快點進去世界通道裡,不曉得逆空開的通道能不能撐到什麼時候。」

 

  現在……快要撐不住了。逆空一臉蒼白,連說話都懶的說。

 

  聽到熾翱警告聲的艾蒂瑪和尤諾安終於走進世界通到裡。逆空這才解除魔法,氣喘呼呼的癱下來。

 

  「下次……再給我這樣吵吵鬧鬧……我把你們倆宰來給雪兒吃!」

 

  「喵嗚~~」雪兒非常開心的喵喵叫。

 

  尤諾安身體一顫抖起雞皮疙瘩,瞥一眼一直在高興搖尾巴的雪兒;艾蒂瑪則是大聲嚷嚷狂說不要。

 

  「不要啊!貓咪最愛吃的是鳥和魚啊--」

~~~~~~~~~~~~~~~~~~~~~~~~~

好久沒增新文章了……(汗)

最近一直很忙,因為我下週要考試

所以我的小說正在緩慢前進當中……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