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五章--巫家喜事(2)

  

  山頂上,沒有任何一座建築物。要不是逆空唸出打開結界的咒語,艾蒂瑪他們或許到現在還找不到在哪裡。

 

  一做普通的小木屋忽然出現。

 

  逆空率先走進小木屋,再來是一直和逆空如影隨行的雪兒,然後是鼓起勇氣的熾翱、遲疑的艾蒂瑪以及走最慢的尤諾安。

 

  「孔山巫師。」

 

  逆空禮貌性的敲門喊話,直到屋裡面發出沙啞的老人聲。

 

  「進來吧,門沒鎖。」

 

  他說聲「打擾了」就打開木門走進屋內。

 

  老人的聲音再次響起:「後面的朋友也一起進來。」

 

  該猶豫要不要進去的艾蒂瑪等人聽到老人的話就硬著頭皮進去了。

 

  屋內的擺設很簡單,只有桌子、椅子和櫃子。

 

  老人--孔山巫師正在泡茶享受。

 

  「您好,孔山巫師,好久不見。」

 

  「逆空巫師,真的好久不見呢。」

 

  孔山巫師喝一口茶,招手叫大家過來坐坐一起聊天。

 

  年輕的晚輩們向長輩孔山自行介紹,禮貌行為毫不馬虎。

 

  「口渴了嗎?喝點茶吧。」

 

  老邁的雙手提著茶壺幫客人倒茶,年輕一輩的逆空想從孔山手上接過茶壺。

 

  孔山身手敏捷的閃過逆空的手:「不用客氣,你是我的客人,好久沒有人到我家來玩了。」

 

  「可是你家不是有寄放御宮女巫給的嫁妝嗎?她至少有來過吧。」

 

  逆空連忙叫艾蒂瑪閉嘴,對長輩無理是不禮貌的行為。

 

  「呵呵,想念伊人的鳥族少女啊,御宮女巫只來一下下就走了。」

 

  「想念伊人的鳥族少女!?」艾蒂瑪驚訝的說不出話來。

 

  「別小看巫師的占卜。」孔山滿懷笑容的喝茶,接著說:「我對面相學和易經學最擅長。」

 

  「好厲害!你知道我有男朋友!」

 

  艾蒂瑪的驚呼讓坐在她旁邊的熾翱也跟著驚訝。

 

  「孔山巫師,請問一下您看我的面向如何?」

 

  看來熾翱也想問自己的面相如何。逆空邊喝邊想。

 

  「嗯……認真、禮貌以及愛幫助的青年。」

 

  說著,他頓了一下:「但是太血氣方剛了,尤其是提到自己的名字會亂發脾氣。」

 

  「這、這您也知道?!」

 

  「別小看面相,更不要小看姓名的靈學。」

 

  最後還牽扯到姓名學的問題,使熾翱聽得一頭霧水。

 

  「話說回來,逆空巫師。」孔山望向尤諾安嘴巴卻和逆空說:「魚族美少年他有弒父的面相,你怎麼沒給他改運?」

 

  不只是尤諾安本人,連身為巫師的逆空一同說聲:「啊?」

 

  「……」孔山無奈的搖頭:「你回家記得叫千皇老弟給你惡補占卜!」

 

  「是……」聽到占卜的加強,逆空的臉色不是很好看。

 

  「千皇……巫師?」

 

  「爸爸以前的巫號。」逆空氣餒的向艾蒂瑪回答。

 

  「既然知到了就趕快改運。」孔山放下空空的茶杯,起身離開。

 

  他從後方的櫃子找東西,過了良久,桌面上突然多個物品。

 

  「雖然無法幫魚族美少年改掉弒父的命運,但至少可以改掉壞運勢。」

 

  尤諾安終於緩緩開口說話:「這是……?」

 

  一條珍珠貝殼項鍊映入他眼簾,貝殼透明到可看見裡頭乳白色的珍珠。反射的光輝美麗到好讓他的眼睛一直盯著它不放。

 

  「這是咒具,會帶給你好運。」

 

  「只有運……?」尤諾安兩眼無神的說。

 

  「沒錯。」孔山只能這麼回答。

 

  「為什麼我不能改命!這種命運我不能接受!」

 

  尤諾安突然瘋狂大叫,發出痛苦的吟叫聲以及些微的哭聲。

 

  「我好不容易下了很大的決心要尋找生父,被講說我的命運卻是弒父的命,我、我--」

 

  「臭死魚!只是占個卜而已!」

 

  艾蒂瑪不甘示弱的插話,她周圍的火焰熊熊燃燒。

 

  「艾蒂瑪,這裡很容易著火啊!」

 

  熾翱慌亂的找水來滅火,但是艾蒂瑪火燒得更旺。

 

  「只不過是算出有弒父的命,算命也有不準的時候啊!」

 

  在旁的逆空聽了便心中默想著:孔山巫師的占卜從來沒有失算過,但此話一說出絕對會造成尤諾安受到更大的打擊。

 

  「他算出你有朝思暮想的情人……」

 

  「那又怎樣!戀愛中的少女總是會把愛情掛在臉上!」

 

  「他的名字?」尤諾安所指熾翱。

 

  「是拆字湊合!」

 

  「……妳怎麼可以把孔山巫師的占卜說的一文不值啊?」

 

  逆空兩手插腰斥責艾蒂瑪,孔山則是嗤嗤的笑。

 

  「好了好了,我的占卜就進行到這裡。」

 

  大家的視線往孔山看,艾蒂瑪的怒火終於熄滅,一直灑水的熾翱這才鬆了一口氣。

 

  「我幫大家做武器。」

 

  話一說出,逆空四人當場發愣。

 

  逆空第一時間做出回應:「我不用武器,至少請孔山巫師幫我修裡白櫻就好。」

 

  「我也不需要武器,龍族的攻擊夠強大。」

 

  「但是龍族化成人時防禦力會下降。」孔山堅決說:「你是加強防禦的武器。」

 

  被孔山巫師的氣勢壓過的熾翱不再多說,艾蒂瑪和尤諾安沒有反對的跡象。

 

  「為什麼孔山巫師要替我們做武器?」

 

  面對逆空的詢問,孔山理所當然似的答覆。

 

  「救世主們如果沒有專屬武器的話,怎麼去應戰?」

 

 

 

 

 

  熾翱得到金銅甲、尤諾安得到劍、艾蒂瑪得到捲軸(內有書籤、筆),逆空的白色手槍--修理白櫻使它更完善。

 

  他們的武器全都是孔山一手打造而出,可以說是強化過的武器。

 

  現在,他們向孔山巫師告別,帶著嫁妝等物品回去逆空家。

 

  時間過了不久,在傍晚時分抵達逆空家門口。

 

  房屋建築很簡樸,簡簡單單的樣式和一般民宿差不多,差是差在它是一棟大房子。

 

  逆空放下手邊東西打開睽違已久的家門。

 

  「我回來了。」

 

  說完,一開家門就遇見兩個姊姊。

 

  一個是黑長髮及腰的女子,穿滿蕾絲邊的晚禮服;另一為黑短髮及肩上,穿著方面相當樸實,簡單的紅白兩色的和服。

 

  「逆空,歡迎回來。一路上辛苦了!」

 

  她甜美的嗓音迴盪在整座空間,笑容可掬的望向逆空。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