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五章--巫家喜事(3)

  

  「啊,有客人!」她連忙拔腿,小碎步的跑向門口:「抱歉,我沒注意到逆空有帶朋友回家,真是失禮。」

 

  「不會不會,是妳太客氣了。」熾翱謙虛的說。

 

  「二姊,妳真的用不著客氣。」

 

  「逆空,他們好歹算是你的朋友吧。」她斥責一下,突然想到:「糟糕,我還沒有做個自我介紹,真是失禮!」

 

  「仙一姊,妳怎麼現在才想到這種問題?」夢真的表情一副被她二姐打敗。

 

  不知是她假裝沒聽到還是裝傻,便說道:「我是仙一女巫,逆空的二姊。另一位是夢真女巫。」

 

  夢真簡單回應:「你們好。」

 

  「仙一女巫和夢真女巫妳好,我叫做艾蒂瑪.波爾頓,我是鳥族。」

 

  「我叫尤諾安……多法……」尤諾安越說越小聲,正在猶豫要不要把「前姓氏」說出來。

 

  「熾真封翱.洛谷……!」

 

  只要一提到自己的全名,熾翱的怒火比艾蒂瑪燒的更旺盛。

 

  艾蒂瑪輕輕拍動她的翅膀,周圍都起了風:「熾翱、熾翱,息怒啊~~」

 

  「又來了。」

 

  逆空輕輕嘆氣,搖了搖頭。

 

  看著的弟弟的模樣,仙一嫣然一笑:「你帶回來的朋友都很有趣。」

 

  夢真冷冷的丟一句:「交到損友。」

 

  逆空想反駁夢真的話,但他確實有種交到損友的想法……

 

  「唉……」他又嘆氣。

 

  「喵嗚……」許久未出聲的雪兒突然哀叫著。

 

  仙一見狀,便「啊」了一聲:「糟糕,我是不是忘記雪兒的存在。」

 

  「妳現在才注意到。」夢真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抱歉抱歉。」仙一抱著雪兒,撫摸牠的毛髮:「快點進屋裡,想必大家都餓昏頭了吧?」

 

  「還好。」尤諾安說著。

 

  艾蒂瑪急忙回應:「不!我餓扁了~~」

 

  「那先請你們去飯廳吃晚餐吧。」仙一對客人做出請的動作,接著她忽然想到什麼就對著逆空說:「我忘記要跟你說,你先去找爸爸,他有事要找你。」

 

  「喔,知道了。」

 

  他隨便應聲,和艾蒂瑪他們往不同的方向走。

 

  在他往樓上走時,聽到他們的碎碎念交談。

 

  「逆空有三個姊姊……」

 

  艾蒂瑪刻意壓低嗓音,不過仔細聽的話還是會聽的到。

 

  「和以前的我做比較,比我少。」

 

  第二個聲音是尤諾安帶點傲氣的語氣。

 

  「仙一女巫熱情活潑;夢真女巫冷漠毒蛇。兩人的個性明顯的相反呢!」

 

  熾翱對逆空的姊姊們做出評語。忽然,他們身後有人發出咳嗽聲。

 

  傳來夢真冷到讓人起雞皮疙瘩的語氣講說:「你們幹嘛暗地偷偷說我們啊?」

 

  「啊……哈哈哈--」

 

  聽見艾蒂瑪的傻笑聲帶過,逆空這才踏上階梯往天守巫師的寢室去。

 

 

* * *

 

 

  『千皇老弟啊。』

 

  稍早,中年男子一個人在房間寫書法,卻憑空聽見老人般的沙啞聲迴盪整個屋內。

 

  但被老人稱為「千皇」的中年男子並不感到訝異。

 

  他反而自言自語的向空氣回答:「孔山巫師,您有什麼話要傳達給我呢?」

 

  『逆空他正在回家的路上,他還帶了特別的客人。鳥、龍和魚族都有。』

 

  「嗯。」

 

  『唉!』空氣中突然傳來嘆息聲:『你們家唯一的兒子是有很大的成長,但是他的占卜方面有待加強。』

 

  「……逆空回來我會特地為他上幾堂惡補課程。」

 

  「千皇」因怒氣使臉頰染上幾分潤紅,雖然對方看不見此刻他憤怒的表情。

 

  「被孔山巫師如此教訓,身為他父親兼老師的我面子都丟光了。」

 

  『千皇老弟,您說話別這麼重,每個人都有一兩項不拿手的專長啊。』

 

  孔山巫師輩份比「千皇」大,不過論巫師等級是「千皇」略勝一籌。

 

  「但是占卜是最基本、最簡單的一門課啊……」

 

  他時常在想,逆空的巫術、驅魔、儀式甚至是陣法那種高難度他都會,偏偏就是占卜最爛,除了看水晶球那種最最簡單的占卜。水晶球占卜只要把靈力擊中在眼睛上就可以看見想要占卜的事物。缺點是算命的精準度不夠。

 

  「唉……」這回換他嘆了長氣:「我想您隔空傳話一定還有其他要說的事,更重要的事。」

 

  『沒錯。關於您這次籌辦的婚……』

 

  孔山巫師話沒說完卻被「千皇」打斷。

 

  「我知道,我前陣子有算過。那是避免不了的命運。」

 

  『您確定要照常舉辦?』他問。

 

  「……照常舉辦。」他說。

 

  孔山巫師發出笑聲:『千皇老弟啊,你的個性還是沒變,還是一樣固執。一旦決定好的事打死你絕不回頭。』

 

  「千皇」也跟著笑:「這是我一直不變的性格啊。」

 

  『御宮女巫的個性也是,不愧是父女。』

 

  「……」「千皇」剎那間停止笑聲,取而代之的是沉默。

 

  『既然你堅持的話,我不再多說。』孔山巫師並無繼續說下去的打算:『祝您好運,會使用「千萬個咒語的皇帝」巫師。』

 

  「只有你還繼續叫我以前的巫師名號。」他無奈的說:「我已經放下『千皇』這副雄偉的名號,我現在是『天守』巫師。」

 

  千皇所表達的涵義是:學會使用千萬個咒語的皇帝。

 

  那是他很久很久以前的巫師名號,表達巫家對他繼承家業的期許所命名的巫師名號。

 

  空氣中再也沒有發出聲音。隨即,千皇--天守巫師便叫仙一上樓找他。

 

  「爸爸?」仙一困惑的應了聲。

 

  「仙一,」嚴格的神情帶有威嚴:「等一下逆空回來時叫他馬上找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