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無風殘花》第五章--巫家喜事(4)

  

  「只是問一點小事。半年不見,你成長許多。」

 

  「謝謝您的讚美。」逆空從跪姿改換為盤腿坐:「但我的實力還未成熟。」

 

  天守發出「嗯嗯」的聲音:「知道錯就好了,缺點要加以改進。」

 

  「是。」他點頭。

 

  「尤其是占卜方面。」

 

  「……」

 

  被講到自己最大缺點的痛處,逆空擺出愁眉苦臉的表情。

 

  「別一副苦瓜臉樣。」天守嚴厲的嗓音再次開口:「被命運選中的救世主之一的人不該有這副德性。」

 

  「爸爸,您再說什麼?」逆空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聽到的事。

 

  「救世主,你應該已經注意到才對。」

 

  「我旅行有一年半的時間了。我是最近這幾個月才曉得。」

 

  天守聽了搖搖頭說:「自覺性不夠。你的占卜有待加強,連自己的命運都算不出來,更何況是別人的命運。」

 

  逆空想起尤諾安的弒父之命……

 

  「命運真的無法改變嗎?」

 

  面對兒子的問題,天守斬釘截鐵的說:「『命』是一出生決定好的命格;『運』是輔助命字的運氣。」

 

  他頓了一下,繼續說道:「『命』雖然無法改變,但『運』的變數多,這要看個人造化的多寡。」

 

  逆空明白天守每一句話的涵義:「我知道,我會好好努力。」

 

  為了自己往後的發展……還有其他人。

 

  「還有,」天守一再提醒:「別忘了『逆空』的涵義。」

 

  逆空忽然握緊拳頭。

 

  「……知道……我知道……」

 

  「也和你即將面臨的救世主命運有關連。」

 

  「……!爸爸--」

 

  逆空猛然站起來,失禮的對著天守大呼小叫。

 

  「我不懂,難道您--早就知道我一生背負的命運?」

 

  「冷靜,逆空。」

 

  天守冰冷的語氣聲指著坐墊,示意他要坐下。

 

  「想知道答案的話就自己摸索。」

 

  以你占卜的功力找解答的話,根本就不可能。

 

  天守自忖著,又道:「出去旅行尋找你想知道的答案吧。」

 

 

 

 

 

  沒有風……在美麗的花也不會翩翩起舞。

 

  只是一朵虛有其表頹廢的花朵。

 

 

 

 

 

  逆空帶著沉重的腳步離開天守的寢室,下樓梯回到客廳。

 

  兩眼無神的他走到客廳時,注意到這裡沒有半個人影。

 

  「沒有人……」

 

  他現在的表情不是孤單寂寞,是失望氣餒。

 

  他不會承認自己會感到孤伶伶的感覺,頂多會抱著負面的絕望心態罷了。

 

  「我已經習慣了。」

 

  他苦笑著。

 

  「一個人的人生。」

 

  「喵~~」

 

  不,不是一個人,還有他最忠實的朋友。

 

  「雪兒?」

 

  「喵嗚……」雪兒哀傷的叫聲傳進他耳中。

 

  「什麼是會讓妳這麼傷心?難道是夢真巫女又再說貓咪的壞話!」

 

  一想到她這張毒蛇嘴巴,逆空不自覺心中的怒火開始燃燒。

 

  「喵喵。」雪兒簡單地發出兩聲,像是在說「不是」的樣子。

 

  牠嬌小雪白的身子輕盈的接近他腳邊,一會兒在咬他的褲管,一會兒頷首俯瞰望著他,兩項舉動一直重複。

 

  「妳在……擔心我?」

 

  雪兒拉長脖子:「喵。」

 

  單單一個喵聲,逆空的惆悵一下子消失不見。

 

  他雙手懷抱住雪兒。

 

  「我是一個人沒錯,但我身邊還有隻小貓咪。」

 

  雪兒動了動牠的小耳朵。

 

  「我們走吧。」逆空笑了,但這次是打從心底的微微淺笑:「他們在哪裡?」

 

  雪兒跳離逆空的懷裡,率先上樓替逆空指引方向。

 

  昏暗的客廳沒有燈光的照亮下,潔白的雪兒在逆空眼簾中散發出更耀眼的光輝。

 

  牠一走出客廳,亮度瞬間消失。

 

  取代而之的是,比牠還要閃亮的燈光。

 

  而且還聽到吵鬧聲,是種開心的吵雜聲。

 

  「喵~~」雪兒開心的叫而奔馳,跑到一半時還回頭等逆空追上。

 

  「謝謝妳的幫忙,雪兒。」

 

  所以,妳還會繼續替我找到出口嗎?我的希望之光。

 

  逆空跨步走進眾人所待的地方--飯廳。

 

  逆空一來,又添加一些吵鬧氣氛。

 

  「逆空,二姊特地為你煮你最愛的菜色喔!」

 

  仙一的筷子絲毫沒有怠慢,夾了很多逆空最愛吃的菜色。

 

  「勞煩出嫁婦女,你是沒手夾菜嗎?」

 

  夢真的冷言冷語引起逆空的不愉快。

 

  「夢真女巫,身為巫家三女,妳也因該多學學姊姊和二姊的廚藝和態度。」

 

  「逆空,你是想說什麼?」

 

  「我想說,妳真的有做好自己的本分嗎?」

 

  久違未見的姊弟倆,卻開始吵起來了。雖然比不上另一對的吵架聲響。

 

  「臭死魚,你竟敢夾雞腿來吃!」

 

  「妳這隻烤火雞也沒資格說我,妳已經吃掉不少魚。」

 

  「被同一類眼睜睜被你吃掉我不甘心!」艾蒂瑪的筷子夾了好多烤魚。

 

  「也就是說妳承認自己是隻貨真價實的烤火雞了。」尤諾安吃著碗裡的烤雞說。

 

  「閉嘴!我是隻稀有的鳳凰啦--」

 

  「你們幾個……」

 

  想好好安心吃飯的熾翱哭笑不得,現場現在一片混亂。

 

  「糟糕,我不該煮個滿漢全席。」仙一抱持著歉意。

 

  她考慮到有別人在場,素食主義者的巫家特地煮些葷食給客人吃。

 

  翅翱回說:「不,這是他們個人的問題。」

 

  待在桌底下的雪兒探出頭來,看著逆空和夢真姊弟倆鬥嘴的情形,牠的頭轉向逆空那一邊。

 

  「喵~~喵~~喵~~」

 

  如果艾蒂瑪此時沒有和尤諾安吵架的話,她會解釋雪兒想表達的話。

 

  『你所走的人生旅程不只是我陪伴你,還有大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