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9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無風殘花》第五章--巫家喜事(5)

  

  尤諾安帶點苦笑說:「在我還是皇子的時候,每天宮中會上演出勾心鬥角的戲碼。」他搖搖頭:「僕人、官員、皇上和母親甚至是親情都會爭個你死我活,就只是為了一個權力罷了。」

 

  逆空緊接著說:「至少我知道有個人不會和你爭。」

 

  「而且還深深愛著我。」

 

  說完,兩人陷入一段沉默的時間。

 

  「我想說……你家真的很好。」

 

  逆空看他臉頰微微紅潤,有點不好意思的扭扭捏捏。

 

  他笑了一下:「如果有空的話,你應該去看看艾蒂瑪和熾翱的家。我想他們的家一定比我還要來的溫馨許多。」

 

  艾蒂瑪的家人他不清楚,比較肯定的是熾翱他家的「姑姑」在家中絕對會熱鬧許多。

 

  「……說的也是,那隻烤火雞一定每天在家裡鬧的轟轟烈烈。」

 

  「臭死魚,不要在別人上床睡覺的時間暗地罵我!」

 

  隔沒幾步的房門後面傳來艾蒂瑪的抱怨聲。

 

  尤諾安哼了一聲:「烤火雞小姐,睡覺時間不要大小聲的,會吵醒別人。」

 

  「喂!是你先說我的壞話,吵醒了我!」

 

  「砰--」一個巨大聲響使得門和牆壁發出刺耳的撞擊聲。艾蒂瑪一臉憤怒並且帶點睡意,披頭散髮的大步走近尤諾安面前。

 

  「外加製造環境噪音。」尤諾安幽幽的補充一句。

 

  艾蒂瑪聽了勃然大怒:「不要挑戰我的極限!」

 

  「我就是要挑戰。」

 

  又見兩人開始吵架鬥嘴,逆空這一次倒是勸了架。

 

  「現在時間夠晚了,要吵等到明天再吵。」

 

  「我不管!」

 

  「我也是。」

 

  兩人似乎想繼續吵下去,逆空只好放下他們不管回房間睡覺。

 

  「--!」

 

  「--…」

 

  雖然房間內聽不到他們吵架的內容,但隱約可以聽的他們的吼叫。

 

  「喵。」雪兒跳到床上,喊了一聲。

 

  「這麼晚了妳還沒睡?」逆空側躺在床上,伸手撫摸著雪兒。

 

  估計他們暫時不會很快結束,逆空打著如意算盤,在自己的房間內設下隔音結界。

 

  「可以好好的安心睡覺了。」

 

  「喵嗚~~」

 

  逆空笑了一下:「妳也這麼覺得?」

 

  雪兒沒有多叫,身體隨意翻滾幾下之後就側著睡覺。

 

  「……原來妳是在等我一起睡啊。」

 

  雪兒發出順暢的呼吸聲。

 

  「晚安。」

 

  他一手抱著小貓咪,逐漸的熟睡。

 

  另一方面,在逆空睡著的時候天守還沒就寢。

 

  良久,將近深夜的時刻中有腳步聲在走廊上敲響。

 

  接著,門被敲了幾聲。

 

  「進來。」

 

  門緩緩打開,外頭敲門的人正是仙一。

 

  她禮貌性的點點頭,便關上房門。

 

  仙一跪坐在坐墊上,開口第一句說:「爸,您又在虧損逆空了!」

 

  晚餐過後,仙一私底下問逆空爸爸找他的事,「稍微」逼他說出整個對話過程。

 

  「這是嚴格糾正。」天守虎背熊腰的端坐,流露出威嚴的氣息。

 

  「那是虛張聲勢。」仙一不為所動的嫣然一笑。

 

  「……」天守的氣勢瞬間洩了氣。

 

  「您找我有什麼事?」她馬上轉移話題,為了保住父親的尊嚴。

 

  「關於討論婚事的問題。」天守又回復到嚴厲的姿容:「妳確定結婚日期不要延後?我算出那天是大凶呢。」

 

  「我確定。」

 

  她甜甜一笑。

 

  「這是我人生中的一大事件,這可是每個女人心目中的理想啊!」

 

  「即使結婚那天會發生意想不到的劫難?」

 

  「就算會發生,我照常走入紅毯。」仙一堅持著:「我不相信我和桂人之間的緣分會被阻撓。」

 

  我是不會容許命運切斷我的婚姻!仙一心中吶喊著。

 

  「……好、好啊。」天守爽快的叫好:「我們巫家果真是出了名的固執到底。」

 

  「我不算頑固呢。」仙一搖著頭:「只是堅持到底。」

 

  他再次強調:「那是頑固。」

 

  「您現在就已經固執到底了。」

 

  「……」天守無法辯解。

 

  「呵,我的嘴上功夫遺傳自媽媽喔!」

 

  「看的出來……妳和妳媽的個性簡直是一個樣。」

 

  「但爸爸的個性和逆空很像,還……」

 

  她逕自捂住嘴唇,仙一差點脫口而出說「還有姊姊也是」的話語。

 

  爸爸和姊姊雙方非常頑固,除非有一個人先道歉才能化解父女恩仇。

 

  想到這裡,仙一悄悄地嘆氣。

 

  天守忽然揮起手臂,只聽到衣袖之間些微的摩擦聲,無形中冒出結界在房間內。

 

  「這是……隔音結界?」擅長結界的仙一對天守的行動感到好奇。

 

  「待會兒會有爆炸聲。」

 

  仙一來不及問,結界內突然猛烈搖動。

 

 

 

 

 

  「臭死魚!」

 

  「烤火雞!」

 

  三更半夜的繼續吵個沒玩沒了的艾蒂瑪和尤諾安,這種愚蠢舉動已經讓鄰居吵到不得安寧了。

 

  在他們隔壁鄰居……是隔壁房間的熾翱,他打開門,兩眼無神的望著門外。

 

  「你們……都給我……」

 

  熾翱嘴邊嘆出白色煙霧。

 

  「安--靜--」

 

  剎那間,熾翱發出的龍吼震撼整個家。

 

  可憐的艾蒂瑪和尤諾安被震到牆壁上,兩隻耳朵也好不到哪裡去。

 

  熾翱低吼說:「你們都給我閉嘴!」

 

  「你也是。」

 

  夢真不知何時出現,她一副擺著臭臉。

 

  「三更半夜的,幹嘛喊出一個龍吼?」

 

  「我、我……」被夢真罵的熾翱怒氣立即往下降。

 

  「怎樣?說不出個理由來啊。」夢真白了他一眼,斜眼的視角往其他人看:「你們吵了兩小時四十六分鐘又二十三秒,吵夠沒?」

 

  「吵夠了吵夠了!」艾蒂瑪連忙應答。總覺得她說話方式很像逆空。

 

  「哦,鬧夠了?做客的人……該說畜牲不懂的規局,負責帶回來的主人也是!」

 

  夢真狠狠的辱罵一頓。

 

  「居然不勸架還隔了隔音結界,哈!還真是不想牽扯鬧事啊。」

 

  「對不起!」三人立刻鞠躬道歉,心裡不是滋味。

 

  夢真不領情的甩甩手,回到自己的房間睡覺。

 

  如果說仙一的嘴上功夫厲害到可以舉一反三,夢真則是毒蛇不饒人而不給別人面子。

~~~~~~~~~~~~~~~~~~~~~~~~~~~~~~~~

我最近有點懶惰XDD
複製貼上也都懶了~~
一直在狂玩UL
嗯,最近一定要認真寫小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