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六章--暗黑陰謀(2)

  
  她從頭到尾一直在看著她那副悽慘模樣,她看在眼裡而倒吸了一口氣。
 
  她的「眼睛」直視著,對方絲毫沒有察覺到她的存在。
 
  應該說,對方看不見她。
 
  因為這裡不是現實。
 
  而是夢境,直視這一切主角的夢中。
 
 
 
 
 
  夢真做了一個惡夢,雖然臉上沒有什麼表情變化,但從她的動作來看,即為忐忑不安。
 
  手上拿著一張牌還不斷顫抖。仔細看那張卡片的花紋,是占卜師常用的塔羅牌,而圖片是--
 
  惡魔。
 
  象徵「誘惑」的惡魔。
 
  夢真忽然握緊手中的惡魔牌,把它揉成一團,似乎是把它當成廢紙一般隨手丟進可燃垃圾桶裡。
 
  「真是張爛牌,害我怎麼算都不準。」
 
  她悶哼了幾聲,也把其它餘剩的七十七張塔羅牌全部撕掉丟進垃圾桶裡。
 
  「二姊,保重。」
 
  處理完垃圾之後,開始執行下一個步驟。
 
  夢真離開房間,不快也不慢的腳步走到飯廳。
 
 
  * * *
 
 
  「夢真,妳怎麼了?」
 
  仙一遞給夢真早餐時注意到她表情不悅地擺著臭臉。
 
  「沒什麼,」她用力咬了一口早餐:「算到不好的壞運而已。」
 
  「而已?」仙一溫柔的嗓音瞬間拉高:「妳一定是夢到什麼重大事件才會去算命的。告訴姊姊,妳夢見了什麼?」
 
  同桌的天守皺著眉頭望向夢真,他刻意發出咳嗽聲警告她們。
 
  「爸?」逆空不解的轉頭。
 
  夢真看著天守好了一會兒,再轉向仙一,淡淡的說:「二姊,妳先迴避一下。」
 
  「是和我有關的『預知夢』吧。」雖是個問句,也是個肯定句。
 
  「……」
 
  「仙一,妳先回房間休息。」
 
  「可是,爸爸……」
 
  他疾言厲色的說:「話我不會再說第二遍。」
 
  「……」這次換成仙一沉默不語。
 
  逆空開口說:「二姊,等一下我過去找妳。」
 
  仙一對著逆空眨眨眼,帶有俏皮的眼神給他沉默的回應。隨後,她離開了飯廳。
 
  等到仙一上樓回房聽到關門的聲響,天守對夢真說:「把妳所『看到』的夢境一字不漏的說明。」
 
  夢真把夢境的內容完完全全的敘述一遍。
 
  「嗯……」天守聽完後他若有所思的想著。
 
  在場當聽眾的艾蒂瑪問道:「夢真女巫的夢境真的是事實?」
 
  「我的預知夢是百分之百絕對會顯靈,妳這隻什麼都不會的畜牲鳥。」
 
  「哈,很抱歉!」艾蒂瑪從椅子下拿出厚重的預言之書:「本來我想等到天守巫師吃完早餐再過目的,竟然夢真女巫先提出來了,那我也拿出我所『看到』的預言。」
 
  尤諾安咕噥著:「這隻烤火雞絕對和夢真女巫拼上了。」
 
  「沒錯。」熾翱同意。
 
  艾蒂瑪翻頁到有文字的那一頁,天守看了眉頭皺的更深了。
 
  「爸爸。」逆空應了聲。
 
  「果然是個大事件啊。」天守嘆了長氣:「有兩個人的預言顯示往壞的方向,但仙一還是堅持說照樣舉行。」
 
  夢真嗤之以鼻:「只不過是隻畜牲,也要和我的占卜來比?」
 
  艾蒂瑪把預言之書重重地丟到地上,還發出「砰」的響聲。
 
  「妳算哪根蔥!妳有什麼資格可以算出百分之百的預言?」
 
  「我當然可以。」夢真鄙視的眼神目視對方:「我可是相傳歷代『夢見預知夢的女巫』。名號夢真,第十二代夢真女巫。」
 
  「……這算偉大嗎?」
 
  「絕對不算偉大。」尤諾安難得贊成艾蒂瑪的一翻話語。
 
  「你們這幾隻畜牲……!」夢真不悅的說。
 
  「夢真女巫,冷靜冷靜,別在爸爸面前說粗話。只是幾隻動物居然也會惹出妳的壞脾氣。」
 
  逆空諷刺的口吻讓夢真咬著牙不說,忍住生氣的衝動。
 
  逆空接著問:「爸爸,您有何看法?」
 
  「我看先去男方家一趟,看看能不能試著婚禮延後舉辦。」
 
  「我看很難。」夢真損落一句。
 
  「夢真女巫,麻煩妳閉上妳的毒嘴。」
 
  「逆空巫師,你這是對姊姊的態度嗎?」
 
  「那妳方才說的話對爸爸是很不禮貌。」逆空的表情顯現出勝利:「要我禮貌對帶妳,那妳得先閉上妳的嘴巴!」
 
  「沒錯沒錯!」艾蒂瑪大聲附和。
 
  尤諾安點點頭,熾翱則是帶點尷尬的傻笑。
 
  夢真氣的踱步,正要準備回嘴被天守給制止。
 
  「好了,夢真,妳對客人太不給面子了。」
 
  「……」
 
  她似乎不想再多說什麼話反駁,立即掉頭就走。
 
  離開前她還說最後一句話。
 
  「我的塔羅牌『壞了』,我要買全新一副。」
 
  「夢真!妳又來了,怎麼可以對待自己的占卜工具。好好呵護它才會算的精準,這是基本的道理。」
 
  夢真一副無所謂,悄悄離開天守責備的視線範圍。
 
  「爸爸,」逆空輕聲說話:「您要去說服男方家人嗎?」
 
  「也只能試一試。」他無奈地皺著眉頭。
 
  「希望一切順利。」熾翱祈禱著。
 
  艾蒂瑪使出吃奶力氣把預言之書從地上抱起來放到桌上。
 
  「呼……總比什麼不做而痴痴等待來的好啊!」
 
  尤諾安哼了幾聲:「難得烤火雞說出有志氣的話。」
 
  「喂,我聽到了!臭死魚。」
 
  不用說,兩個人又在鬥嘴。
 
  「……逆空,你去阻止他們,叫他們安靜。」
 
  語畢,天守往大門的方向離開家,出門一趟。
 
  逆空沒有講話,擺出聳肩的動作。
 
  「不關我的事。」
 
  他們倆能安靜下來好好講話是不可能的事。
 
  逆空暗地心想著。不管熾翱苦苦哀求的眼神拋向自己身上,他還是逃離吵鬧的現場。
 
  他今天不想再阻止一次了。
 
  然而,今天的早餐沒有一個人吃完。但他們不覺得餓。
~~~~~~~~~~~~~~~~~~~~~~~~~~~~~~~
今年最後一天的PO文~~
明年就是2013年了~~
還請各位多多指教囉~~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