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六章--暗黑陰謀(3)

  
  望見雪兒在仙一的大腿上慵懶趴著,撫摸著牠毛茸茸的白毛,使牠感到舒服的愉悅叫著。
 
  「二姊。」
 
  「逆空,說完了嗎?」仙一起身,驚嚇到腿上的雪兒:「夢真她夢到什麼。」
 
  逆空挑了眉毛:「妳確定要聽?」
 
  「那當然,這關係到我的命運,一定要聽!」仙一拍拍雪兒的背安撫牠。
 
  爸爸沒有告訴過我們要對二姊保密。
 
  逆空打定了主意,開始敘述:「夢真女巫一開始夢見……」
 
  他一字不漏的說明給仙一聽。
 
  剛開始她表現出困惑的樣子,久而久之,仙一的表情越來越無奈。
 
  「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她問。
 
  「我也不是很清楚夢真女巫做的白日夢。」逆空撇撇嘴:「她是抽像的畫面預言,但艾蒂瑪……就是鳥族人她是文字方面的預言。」
 
  「說來聽聽。」
 
  接著他把預言之書的事講給仙一聽。
 
  「就是這麼一回事,不過預言之書的詞彙也很抽象。」
 
  「我也贊成,反正預言這種東西都喜歡玩猜猜樂。」仙一輕笑幾聲。
 
  「二姊,那妳有什麼打算?」
 
  「目前是沒有……」
 
  「那妳覺得男方家會把婚期延後嗎?」
 
  仙一聽了微微一笑:「你說呢?公冶家是很愛面子,絕對不會延後舉行婚事。」
 
 
 
 
 
  「交涉失敗。」
 
  男方家人堅持不取消婚禮,可讓天守煩惱不已。
 
  「這些政治家真討厭,只不過是面子問題。」夢真非常不高興的說著。
 
  天守公式化的口語道:「只能做預防措施了。」
 
  逆空提出自己的見解:「要不要找個保鑣?」
 
  「你哪裡有很多錢去請個保鑣?」
 
  「夢真女巫,妳好像誤會我的意思了。」逆空冷冷一笑:「我們家現在不就有『免費的』保鑣啊。」
 
  天守了解逆空想說的意思:「你指的是龍族少年。」
 
  「爸爸,正是。」
 
  夢真微微瞇眼:「這隻爬蟲類畜牲有辦法保護二姊嗎?」
 
  逆空瞪了她一眼:「妳不准再說我朋友的壞話!」
 
  他發出不可攻破的逼人氣勢對抗夢真。
 
  夢真面對逆空的氣勢,訝異到忘記用毒蛇的口氣反駁他。
 
  第一次看到逆空會為了別人挺身而出,他變了。
 
  也許是有同伴旅行改變了他。
 
  想著,天守忽然大笑,威嚴並帶有愉快的笑聲。
 
  「爸爸?」逆空和夢真兩人同時朝向天守看過去。
 
  「逆空,你進步很多。」他停止笑聲,回答:「仙一的事情我全權交給你去辦,有問題嗎?」
 
  「沒有。」逆空鞠躬:「我一定會辦得盡善盡美,保護二姊。」
 
  「交給你了。」天守語重心長的說。
 
  「是。」語畢,他行禮完離開天守的寢室回到自己的房間。
 
  逆空他一回到房裡,氣氛便熱鬧許多。
 
  「逆空啊--」
 
  首先是艾蒂瑪的熱烈擁抱。
 
  「烤火雞,別賴皮。」
 
  再來是尤諾安的抱怨聲。
 
  「你們兩個不要再逆空的房間鬧了!」
 
  最後是熾翱的勸阻。
 
  「你們都在我房間做什麼?」
 
  逆空把方才撲向懷裡的艾蒂瑪給推開,看著熾翱問。
 
  「我們大家都在等你。只是他們兩個又在鬥嘴,老樣子。」
 
  熾翱已經把他們的吵鬧習以為常了。
 
  「喵~~」
 
  雪兒從床上跳下來,小跑步的跑到逆空腳邊。
 
  逆空蹲下來,摸摸雪兒的頭:「我有事情要跟你們談。」
 
  逆空把天守交代的事情來龍去脈說明一遍。
 
  「現在怎麼辦?」聽完,尤諾安疑惑的問。
 
  「只好照常舉行。」艾蒂瑪說出目前的看法。
 
  「找到要害二姊的人,不要讓他得逞。」
 
  逆空握緊拳頭,下了決心拼死保護仙一。
 
  「我會保護仙一女巫。」
 
  熾翱拍著逆空的肩膀,叫他放輕鬆。
 
  「放心,有我在不會有人動仙一女巫一根寒毛。」
 
  「沒錯!」艾蒂瑪大力拍著桌面:「讓敵人瞧瞧我們救世主人選的厲害吧!」
 
  尤諾安吐槽:「還在說什麼救世主啊。」
 
  「臭死魚,不要瞧不起我啦!」
 
  正當快發生口角之際,熾翱搶先一步制止兩人:「夠了,我們要聽逆空的話。現在不是吵架時間。」
 
  逆空插嘴說道:「想讓敵人看見我們的厲害?我看還沒遇敵就先被自己人給陣亡了。」
 
  逆空刻意講的很嚴重,好讓艾蒂瑪和尤諾安休戰,乖乖閉嘴。
 
  接著,他把頭低下來,眼睛往低處看。
 
  「我想請你們幫忙……」逆空講的很小聲。
 
  「啊,你說什麼啊?」艾蒂瑪的耳朵湊過來聽。
 
  他深深吸一口氣:「我想請你們幫忙!」
 
  「沒聽到,在大聲一點。」尤諾安動了動位在耳朵上的魚鰭。
 
  這兩個……!逆空現在真想扁他們一頓。
 
  他這次吸--一大口氣:「我說,我想請你們幫忙--」
 
  逆空說完,他的臉頰微微潤紅。不知道是用力過度,還是惱羞成怒,或是……在害羞?他整個人轉身過去,視線不敢看大家。
 
  「沒問題!」三人異口同聲的回答看著逆空的背影。
 
  「喵~~喵嗚~~」
 
  「嘻嘻!」艾蒂瑪笑了一下:「雪兒說『牠也要幫逆空的忙』。」
 
  「喵~~」雪兒更開心的喊。
 
  「謝謝妳,雪兒。」逆空抱起雪兒把牠舉的高高。
 
  「喵嗚~~喵嗚~~」
 
  艾蒂瑪又解釋:「牠說『你的臉好紅喔』!」
 
  說完,傳出三人的爆笑聲。
 
  「……」他有種想要躲起來的念頭。
 
  「喵?」雪兒好奇偏頭。
 
  他雙手垂下,混濁的灰眼與雪兒清澈的藍眼睛高度一致。
 
  逆空小聲的在牠耳旁說:「這是我第一次……請求別人幫忙。」
 
 
  * * *
 
 
  她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也很清楚事件的真相。
 
  所以,她才會離開家。
~~~~~~~~~~~~~~~~~~~~~~~~~~
最近這陣子會是繁忙的幾天
大概要等到過年期間才有文更新吧?
要先說聲新年快樂嗎X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