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騎煥》第七章--沉默騎士(1)

  
  我甩甩頭,臨走的時間不確定,找媽媽告別只是在浪費時間。
 
  媽媽她應該比我更清楚離開時間吧。畢竟族長會找她談,至少時間大約有稍微提過。
 
  最後,我決定幫橘整理行李,他應該叫我幫他收拾一下。
 
  我離開帳篷去橘的帳篷。
 
  慶幸中途沒有人要阻擾我當路霸,一路平安的抵達目的地。
 
  收拾橘的行李比我的行李還要來的多,幾乎可以裝兩大袋的背包。
 
  光是衣服就可以裝下一大袋背包,各種花花綠綠的衣服在包包裡顯得特別耀眼。
 
  至於另一大袋背包就雜七雜八的,放他最愛的零嘴,怕他半路叫喊肚子餓;帶號角避免發生危險而吹奏警告;帶鈴鼓、陀螺、劍球等消遣玩具怕他半路無聊閒閒沒事做。
 
  記得還要把他的鞭子也放進去,沒有鞭子他遇到危險怎麼拿武器戰鬥,叫他拿劍戰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任務。
 
  解決掉一堆大小事的物品之後,我把它放在容易看見的地方,等會兒橘他回來之後以便他檢查,雖然他是不會打開再檢查一遍,全權交給我做事他都不會仔細問我做了什麼。
 
  離開橘的帳篷之後,我腳步加快的往相約地點,找橘的消遣玩物花了不少時間。
 
  相隔族長帳篷幾公里,我盡量不去偷聽他們父子倆談事。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沒多久……
 
  橘從帳篷內出來。
 
  「……秋大。」
 
  橘的樣子很奇怪。
 
  然而,橘他……
 
  整個人抱住我,嚎啕大哭。
 
  「哇啊啊--秋大!」
 
  「嗯?」
 
  講什麼事會讓橘嚎啕大哭?
 
  他說的下一句話我便清楚知道理由了。
 
  「我、我不要當長啦!」
 
  「錯字,族。」
 
  口齒不清的橘哭得更兇了。
 
  「哇啊啊啊啊啊--!幹嘛編編在這時候糾正我?橘子大爺我不爽啦!」
 
  「錯詞,偏偏。」我繼續糾正他的說詞。
 
  「哇啊啊啊啊啊啊--!我討厭秋大!」
 
  我兩手摀住耳朵,橘的哭聲有夠大,我還是乖乖閉嘴等他冷靜下來再問他發生什麼事好了。
 
  還好他不是三歲小娃兒,哭鬧完以後沒有立刻倒地就睡而是用衣袖擦眼淚和鼻涕。
 
  我從口袋裡拿出衛生紙給他。
 
  他立即接過我手上的衛生紙,大力發出擤鼻涕的聲音。
 
  我開始詢問橘。
 
  「族長,說什麼,會哭?」
 
  我想一定是族長給橘做什麼任務可以升任族長的位子,對橘來說這是刁難的任務。比方說,各科成績達到一百分,或是劍術練到神乎其技。
 
  果不其然,橘的回答和我想的八九不離十。
 
  「老爸他居然說要給我一個任務,他做不來的任務卻叫不成才的兒子去做!家具是族長的位子,誰要啊!」
 
  族長的家具椅子?不對,他又說錯話……
 
  「錯詞,獎品。」他應該是指得到鼓勵的獎品。
 
  「我管它是家具還是獎品!」看來橘他開始氣炸了:「老爸要體諒他,我偏不要,哼!」
 
  「族長,內容。」
 
  我一說,橘的臉色垮了下來,但他還是依舊笑哈哈。
 
  「這個嗎……是機器!」
 
  ……什麼?唉,又說錯……
 
  「錯詞,機密。」他不想回答就算了吧,我不勉強。
 
  「秋大!」他又捶打我的背:「你一直都沒安慰我的心!」
 
  我不是拿衛生紙給你擦眼淚擤鼻涕,這不算嗎?
 
  「罰你等一下幫我照顧腣膀!」他對我扮鬼臉:「我還沒找你算帳呢!這是處。」
 
  「錯字,罰。」又不是要殺死我……
 
  「閉嘴啦!」他踩了我一腳,隨即逃跑。
 
  「……」我又有事情要做了。
 
  去豬舍的步伐一點也不怠慢,勤快的腳步去找腣膀。
 
  我想今天因為有客人來,大部分的族人在招呼他們,所以一路上都很安靜。
 
  也好,不要打擾我一個人獨處就好。
 
  經過了招待煥騎士的帳篷,篷內熱鬧的聲音更加確定我的推測。
 
  和熱鬧聲音的距離越來越遠,來到豬舍的我只為了照顧腣膀。
 
  我叫了牠的名字:「腣膀。」
 
  其中一隻大山豬動了耳朵,本來低頭吃飯的牠抬頭對我望了一眼。
 
  「吼~~」他高興的叫了一聲。
 
  看牠的身材又發胖了,但毛色明亮又光滑是隻健康的大山豬。
 
  我低頭看了一下牠的食物還剩下不少,我看我去拿些廚餘過來給牠吃。
 
  「等,吃。」
 
  「吼!」
 
  我簡單的交代完就離開,回到半路經過的熱鬧帳篷。
 
  一進去,離門內最近的人對我發出不友善的口氣。
 
  「你來幹嘛?」
 
  「廚餘,全部。」
 
  「什麼啊!」他瞪了我幾眼。
 
  我再補充:「給我。」
 
  然後他離開自己的位子,沒多久他拿一桶廚餘給我。
 
  講錯了,不是給我是往我的身上撒了過來。
 
  「哈哈,難看死了!」
 
  「……」我想腣膀牠不介意食物都在我身上吧。
 
  「你在做什麼!」
 
  一個義正嚴詞的嗓音響起,但不是平時替我解圍的橘。
 
  是被當做客人的煥騎士之一,是我幫他找到妹妹的太朔讀望。
 
  「當一名騎士,不容許汙辱他人的行為。把吃剩的食物灑到他的身上,這麼做是不對的!」
 
  「是他自己要吃!」
 
  是腣膀要吃。
 
  「說謊!你以為這種藉口誰會聽?這種不當行為你自知之明!」
 
  太朔讀望的口條似乎會比橘來的久。我撿起剩下一半的廚餘離開帳篷。
 
  等一下再找太朔讀望道歉,是我害他破壞了熱鬧氣氛……
 
  我再度回來豬舍,把廚餘倒在腣膀的餐盤上。
 
  「來,吃。」
 
  腣膀先看了餐盤再看了我幾眼,然後……牠走過來舔我身上的廚餘。
 
  「餐盤上,你不吃?」
 
  但腣膀牠繼續舔我,牠餐盤上的廚餘快被其牠山豬給吃光了。
 
  「養。」我反應。
 
  「吼~~」我身上的廚餘早就被他舔完了,牠還是一直舔。
 
  我試著阻止:「好了。」
 
  「吼--」這一次他不是愉悅的叫,是怒吼聲。
 
  我知道牠不是對我叫,而是一群不友善的腳步聲。
 
  「喂,發臭的傢伙!」
 
  來找碴的人群來了。
~~~~~~~~~~~~~~~~~~~~~~~~~~~~~~~
噹噹噹~~第七章的主角是秋葉
在寫他的時候很難寫,他的內心戲很多啊=口="
不過最難寫的人是橘……(去看看第六章就知道)
嗯嗯,誰叫他們的個性都很有特色呢>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