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七章--名之意義(1)

  
  「魔族首領的名字叫做鬼燐,你要提防他,他的實力很高,幾乎可以和我不分軒輊甚至超越我。」
 
  冷風無情的吹過兩人的身子,冰冷的溫度感到恐懼、可怕的負面情緒。
 
  逆空不畏懼無聊串場的冷風,反而鏗鏘有力的一字一字說出:「我不會讓魔族首領得逞,我要保護我該守護的事物。」
 
  可是,鬼燐……好熟悉的名字,但我不認識他啊。
 
  逆空滿腦子想,放棄幻想他的模樣。
 
  「他和姊姊一樣厲害?那我就超越他,或是超越姊姊給妳瞧瞧!」
 
  逆空一臉說大話的驕傲完全不給御宮面子。
 
  但她聽了噗嗤一笑:「很有志氣的想法,那我就放心了。」
 
  說完,她忽然蹲下來雙手抓著雪兒小巧的白色身軀。
 
  御宮瞧了雪兒幾眼,最後盯著項圈上的鈴鐺。
 
  「雪兒,妳有好好的『照顧』逆空是不是啊!」
 
  「喵呀~~」雪兒高亢的叫聲答覆了御宮的問題。
 
  「姊……」本來氣勢高強的逆空立即往下洩氣。
 
  御宮回給他一個溫柔穩重的微笑,把雪兒放回地面上任意讓牠跑。
 
  「繼續討論主題。」御宮臉色變的凝重:「我是不知道仙一什麼時候被襲擊,但是,這次婚禮的男方家族人員都被魔族控制束縛,這點我很肯定。」
 
  逆空把知道的實情說給御宮聽:「二姊她前幾天有去過男方家一趟,一定是在那時候被魔族襲擊了。說的通男方家當初為何謊稱她沒來過,二姊回來卻說她去找新郎家的矛盾謊言。」
 
  「那真相都解開了。」御宮說道。
 
  「嗯,我得趕緊和其他人說明才行。」他頓了一下:「先去找二姊好了,爸爸他們……」
 
  脫口說出爸爸兩字的逆空稍微偷瞄御宮的表情,她一臉惡臭的不高興,甩了甩她修長的秀髮。
 
  逆空鼓起勇氣問:「姊姊,妳為什麼會厭惡爸爸?」
 
  「喵……」雪兒在兩人之間的腳邊發出微小的貓叫聲。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他。」御宮瞇起了雙眼,彷彿在遠望天守而鄙視他:「那一天,他對家人的舉動!」
 
  「到底是什麼事?」印象中,爸爸有做錯什麼事惹姊姊不高興嗎?
 
  在逆空滿腦苦想之際,御宮趁虛而入的偷親吻他的眼角。
 
  「姊、姊姊!?」逆空兩頰臉紅,不知所措的閉上被親到的眼睛而摀住。
 
  御宮挑逗弟弟的模樣不僅笑容滿面:「你還是一樣,一副傻呼呼的蠢天真!」
 
  此句是夢真開口的話,逆空絕對會和她尬上幾句。不過現在的對象是御宮。
 
  「妳都結婚生子了,不要再那麼地幼稚。」
 
  「要照顧一個九歲的孩子,不幼稚我就當不成稱職的媽媽啊。」
 
  御宮說的理所當然,好讓逆空不知如何反駁她的見解。
 
  刻意偏離敏感話題的御宮,她轉身背對逆空決意離開。
 
  「姊姊,妳不去參加二姊的喜酒嗎?」
 
  「有跟仙一說我不方便參加。」事實上她不想遇到天守:「我寄放在孔山巫師的嫁妝就是我最好的賠禮。」
 
  也因為是她特定的嫁妝,所以現在她身上穿著一模一樣的嫁紗然後變成仙一的面貌才能成功混入禮堂。
 
  御宮也知道仙一現在的情況才有這次的舉動。
 
  她很不滿意,天守這次處理仙一的安危。
 
  「天守巫師……難道你還和魔族繼續有勾結嗎?」
 
  她咬牙切齒的說道,聲音微小到只有地上的貓才聽到。
 
  雪兒頭、耳和尾巴低低的垂下,無精打采的垂頭喪氣。
 
 
 
 
 
  逆空怎麼勸她,御宮終究不來喝喜酒。
 
  得知事件真相的逆空,趕緊離開崗位找仙一。
 
  他奔跑穿越大門入口,在旁邊讓位的尤諾安也很緊張的發問。
 
  「怎麼樣了?」
 
  「等一下我再解釋。」
 
  逆空敷衍的回應尤諾安,匆匆忙忙跑到休息室。
 
  「二姊!」
 
  逆空省略敲門的動作,快速扭轉門把。
 
  一進去,逆空頓時傻住了。
 
  「……!」她在哭。
 
  乾溼的眼淚交錯複雜,焦慮的眼神朦朧不清。
 
  「……妳早就知道他的狀況吧。」
 
  問起來很像問句,可是逆空說起來卻是肯定句。
 
  「沒錯……」仙一不加思索的答覆。
 
  「二姊。」
 
  「逆空,對不起。讓你看見我這副德性。」
 
  「……」他沉默。
 
  等到仙一的情緒好轉起來,她才開始敘述。
 
  「在你還沒對我說預言之前,我早就知道桂人最近有問題。」
 
  沒想到仙一的話卻引來逆空的忿怒。
 
  「為什麼妳沒說!」
 
  他不了解,既然知到了為何不跟爸爸說,或著是對我說也可以。我這麼的不依靠嗎?
 
  「我怎麼說的出口?」
 
  面對逆空的怒氣,她沒有居高下風,清晰的嗓音帶點哭腔的繼續說下去。
 
  「桂人開始有問題之前,他問我說,」她倒吸一口氣,緩緩吐出:「『我叫什麼名字』?」
 
  聞言,逆空知到哪裡出了問題。
 
  巫師和女巫是不能隨便輕易說出自己的名字。桂人的發問對仙一來說是很尷尬的。
 
  「當時我笑著帶過,俏皮般的故意保密。沒想到隔天……」
 
  「他變了。」逆空猜得出來。
 
  「嗯,他開始怪裡怪氣,變的很不信任別人,連我也是。」
 
  「那他家人呢?」
 
  「我是最後一次登門拜訪時發現屋內很不對勁,我發現太晚了。沒想到魔族能擴張到如此廣闊。」
 
  她擦乾眼淚,乾渴的聲音哀求著。
 
  「拜託,不要對爸爸和夢真說起,我怕他們會擔心。」
 
  「……好吧。」
 
  「謝謝你的體諒,逆空。」
 
  語畢,她喘口氣喝口水。
 
  「二姊,抱歉。」逆空趁她休息說聲道歉話:「是我不知道妳的苦衷而鬧脾氣。」
 
  關係到該不該說自己的名字給另一伴,這不是共同討論才能解決的問題。
 
  「沒關係,我也因該早點和你們討論才對。」說著,仙一擺出許久未見笑容。
 
  「喵~~喵~~」看到她的笑容,雪兒也難得在這緊張的氣氛中叫出聲音來。
 
  「啊,對了!」仙一忽然想到一件重要的事,便道:「我看見幕後黑手的魔族。」
 
  「什麼!」逆空驚呼:「長什麼樣子?」
 
  「嗯……灰色頭髮、黑眼珠,滿普通的特徵。老實說,他算是個帥哥啦!」
 
  仙一笑嘻嘻的吐舌頭,逆空很無言的看著自家二姊的俏皮樣。
 
  她收起開玩笑的心態,努力回想:「我記得他的名字是……」
 
  「啊?」總覺得他今天怎麼連續聽到兩個姊姊都在談敵人的名字。
 
  很不巧的是,他聽到卻是同一個名字。
 
  「好像是叫鬼燐。」
~~~~~~~~~~~~~~~~~~~~~~~~~~~~~~~~
啊哈哈哈哈--(最近發現我閒聊的開頭居然是大笑= =")
首先呢,我辦了一個噗浪
我終於辦了噗浪XDDDD
不過大部分都是一堆閒話而已8-)
再來呢,剛剛成功申請到小說頻道的作家專欄
超開心的~~而且放的故事還是現在所看到的故事《無風殘花》喔!
不過目前只有序章而已8-)
反正噗浪、小說頻道的專欄都在我部落格最左邊的專區
有空去串門子我無意見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