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七章--名之意義(3)

  
  夢真癟癟嘴:「最好是。」
 
  婚禮已經進入最緊張、最高潮的時段。
 
  台上的牧師拿著聖經,說了數千遍的台詞。
 
  「公冶桂人,你願意娶仙一女巫嗎?」
 
  聽畢,桂人眉頭皺了起來。
 
  為什麼,到了這一刻妳為何不說出妳的「本名」呢?
 
  桂人此刻失望透底的想著,落魄的神情對著仙一明亮的雙眼。
 
  「我……噢!」
 
  他發出一聲很痛苦的慘叫。
 
  「痛啊--」
 
  「桂、桂人!」
 
  仙一的視線往上飄移,看到一隻小小鳥在啄他的頭頂。
 
  「這……」紅色的小鳥?她好像在哪裡看過。
 
  「……」天守假裝沉思,低頭裝做不認識。
 
  「……」夢真無視這場鬧劇。
 
  「有誰幫我把這隻小鳥趕下來!」桂人抱頭痛哭,但紅色小鳥持續啄他抱頭的手臂。
 
  接著來了好幾個西裝筆挺的男子幫忙趕小鳥,小鳥這才無趣的飛出窗外。
 
  仙一擔心的問:「桂人,你沒事吧?」
 
  「怎麼可能沒事……」他有種會連續出倒霉運的想法,今天可是大喜日子,不會這麼衰吧?
 
  「請各位來賓稍安勿躁,婚禮繼續進行!」
 
  主持人再次拿著麥克風說道,吵鬧的現場漸漸安靜下來。
 
  「說到哪裡了?」牧師稍微想了一下:「是新郎的誓約。」
 
  桂人立刻大聲喊:「我願意!」
 
  仙一聽的害羞而臉紅。
 
  「那麼仙一女巫妳願意嫁給公冶桂人嗎?」
 
  「我……」潤紅的臉頰慢慢退色,她莞爾一笑:「不願意。」
 
  「為什麼!?」桂人嘶吼的聲音帶著哀怨。
 
  在桂人驚訝萬分的一瞬間,整座禮堂佈滿了淺黑色的黑霧散佈在空氣裡。
 
  現場來賓嚇的驚慌失色,有些人甚至離席逃跑。後來有人發現根本就無害,所以賓客紛紛又回到坐位上。
 
  只有一個人有事。
 
  「怎麼會!」桂人咬牙切齒,接著,他的眼睛受到刺激留下了黑色淚水:「計畫不是這樣進行的!」
 
  「那原本的計畫內容是什麼?」
 
  一個沉重的腳步聲在紅毯上格外響亮,聲音來源就從少年口中說出。
 
  一頭黑到不能在黑的頭髮,一雙混濁的灰眸直盯著桂人不放。
 
  他自信的笑了一下,像是貓咪抓到老鼠尾巴的勝利笑容。
 
  「逆空!」仙一望著自家弟弟幾眼。
 
  「露出尾巴了,公冶桂人。」逆空在空氣中伸手隨便採幾樣淺黑色的黑霧:「這是魔族最愛玩的手法之一。你的氣息有魔族的味道再加上無緣無故的黑色眼淚,不用再隱藏了,你這個魔族走狗!」
 
  在場的賓客議論紛紛,喜氣洋洋的婚裡居然變成了惡運連連的婚宴。
 
  不遠處的夢真小聲的說:「是你們故意惹出這種小手段,真是惡劣。」
 
  「……」天守依舊保持沉默。
 
  天守他知道逆空玩的小把戲。
 
  首先,剛剛有隻小鳥過來攪局一直啄桂人的頭,用膝蓋想也知道那隻紅色小鳥是艾蒂瑪。她在啄的時候偷拔了桂人幾根頭髮,事後再交給逆空用頭髮做為媒介施法,做出了黑霧故意揪出桂人有和魔族勾結。
 
  為什麼天守會知道這是逆空耍的小手段?黑霧是淺黑色就是最好的證明。如果是魔族施放的黑霧,絕對是黑到像夜一樣的顏色,絕對不是無害的淺色。
 
  至於桂人為何會流出黑色眼淚,是黑霧刺激到眼珠有所感應。由於逆空用的媒介本身就是他的頭髮,自然而然只有他會有相同反應的流下黑色眼淚。
 
  讓普通人以為這是魔族的手段。
 
  這招手段真的很陰險。
 
  「成功了!」
 
  變回人形的艾蒂瑪從窗戶飛了進來。
 
  「束手就擒吧!」艾蒂瑪挺高胸部說道。
 
  「呵……呵呵……啊哈哈哈--」
 
  桂人瘋狂大笑。
 
  「只差一點、再一步!我就可以知道她的名字了!哈--哈哈哈--」
 
  他仰頭。
 
  「枉費我和魔族合作,他說只要我肯配合,就可以知道我心中一直納悶的問題。」
 
  他看著仙一。
 
  「妳叫什麼名字?」
 
  「桂人……」
 
  仙一兩手捧著他的臉頰,眼神憂傷的垂下。
 
  忽然--
 
  仙一抬起她的手臂,狠狠地打了桂人一巴掌:「你居然不相信我!只相信魔族的鬼話!」
 
  語畢,她再追加一個攻擊,用高跟鞋的鞋跟插入桂人的皮鞋。
 
  「噢!」本來氣勢高昂的他轉瞬間抱著腳痛哭。
 
  參加婚禮的賓客當場傻眼,也包括逆空等人。
 
  「看來不用擔心二姊她人了。」
 
  逆空白擔心她了。論起巫家四姊弟中誰的內心最堅定,非仙一莫屬。
 
  仙一她很堅強,至所以堅強她才會哭的淚流滿面而做出抉擇。
 
  「二姊,危險!」
 
  逆空出聲警告,發現疑似不明物體攻過來,仙一緊急做出結界保護自己。
 
  「誰啊!」艾蒂瑪東張西望。
 
  逆空斬釘截鐵的回答:「是新郎的父母。」
 
  台下,一對夫婦痛哭哀嚎。
 
  「兒子啊--」
 
  「我們,的,兒子--」
 
  不只他們兩個人。
 
  「少爺--」
 
  「被發現了--」
 
  「殺!殺!殺!」
 
  眼前的陣仗非常龐大,逆空大喊不妙。
 
  「艾蒂瑪,馬上帶貴賓離開到安全地方。」
 
  「遵命!」
 
  艾蒂瑪飛到空中,指示大家往安全地移動。
 
  久違的主持人突然拿著麥克風大聲說:「出口在台上的左手邊!」
 
  主持人所指的方向和艾蒂瑪完全相反。
 
  「……艾蒂瑪,妳給我回來參與作戰!」
~~~~~~~~~~~~~~~~~~~~~~~~~~~~~~~~
要開戰了!開戰了!
接下來的劇情就好好的看看他們的戰鬥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