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騎煥》第七章--沉默騎士(4)

  
  「咦……會不會是沒跟上啊?」
 
  聽到太朔讀望的腳步聲有很大的摩擦聲,他是想回頭找我嗎?
 
  接著我聽到橘的解釋。
 
  「不用理秋大啦,他不喜歡集合行動,所以自己先溜了。」
 
  我大聲的糾正:「錯詞,集體。」
 
  「你們看,秋大他在附近,」我看到他指著我傳話的方向:「只是他不想冒出來罷了。」
 
  「可是……」
 
  小楓的聲音欲言又止,橘的聲音又再次響起。
 
  「安啦!走走走!」
 
  我悄悄的回頭望一眼,橘他推著太朔讀望兄妹倆進到隊伍裡。
 
  我繼續遠離隊伍,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從現在開始,我和橘都是煥騎士的成員。
 
  他們容納我和橘進行開戰前夕儀式,很明顯他們把我們當成一份子。
 
  這點我感到高興又感到難過。
 
  高興的是有接納我的空間;難過的是我承受不起太幸福的事。
 
  唉……我的心情很複雜。
 
  我暫時擱在一棵大樹上,靠在結實的樹幹和坐在粗壯的樹枝上享受自然的美味。
 
  我喜歡大自然的風味。
 
  我沉思了一會兒,腦袋整理了一下我這幾天觀察的人們。
 
  先說我第一個遇見的小楓。
 
  她一副天真單純,講話童言童語的,是很可愛沒有錯。
 
  她的個性很像我一個認識的人……
 
  她哥哥太朔讀望凡事都要做出完美,個性很堅持。
 
  但堅持過頭了就是固執,不過他應該會適可而止,這一點的個性上不需要擔憂。
 
  我比較擔憂的人是天昀灸照。
 
  她的個性和我相似,情感方面怕受傷。
 
  她講話冷淡、無情,可是她的灰色雙瞳容易流露出內心的感情。
 
  所以我大概曉得……我們算是同一掛的……應該吧?我不太肯定。
 
  歐寶碧那公主很明顯在逞強,光這幾天練劍的動作她不熟練卻努力做好,她很堅持自己要做好身為「煥騎士」的身分而不是「公主」的身分。
 
  然後她看到菲爾特的模樣……這不用多說這個容易看的出來。
 
  沙瑟華絕對是橘的翻版,只差他不會說錯話罷了。
 
  他有點固執,比橘還固執。
 
  每次看他惹毛天昀灸照的樣子……
 
  但他又和橘不同,我隱隱約約感覺的到,他有一股我說不出來的氣質。
 
  算了,無所謂。橘是橘,沙瑟華是沙瑟華。
 
  我緩緩從樹上跳下,是該繼續走的時候。
 
  我從容不迫的腳步不疾不許的邁進,雖然脫離隊伍有一段距離,不過我的速度可以很快回到隊伍群裡。
 
  我的計畫本來是這樣的。
 
  「吼--!」
 
  「嗷--!」
 
  「熬嗚--!」
 
  「喵熬--!」
 
  「汪!」
 
  「……狗叫?」
 
  「……汪汪汪汪汪--!」聽起來牠好像很生氣。
 
  我聽到一群獸人的狂吠,除了多餘出來的狗叫聲勉強算一隻。
 
  我披好斗篷拿起了肩上的弓,準備戰鬥。
 
  「吼!」
 
  牛型獸人從樹林中忽然出現往我的方向想一掌打我,我快速移步轉身繞到牠左側,弓箭一射正中牠的左眼。
 
  「吼--嗚……」
 
  牛型獸人痛的哀號,痛到地上打滾。
 
  我在追加幾箭,盡量讓牠不要再來煩我。
 
  況且還有約莫四、五隻獸人等著我去收拾。
 
  豹型獸人和狼型獸人同一時間出來襲擊我,我不慌不忙的連續發射三枝箭矢,一隻各有三箭射中身體。
 
  不過牠們很耐打,想繼續戰下去。
 
  這次我一口氣追加五枝箭矢,看看牠們還有沒有能耐。
 
  「嗷--」
 
  「嗷嗚--」
 
  沒想到被我射了這麼多箭,牠們還是不死心。
 
  「喵嗷--!」
 
  多加一隻……鬍鬚有點多的貓型獸人?還是鬍鬚少到只有長在下巴毛髮的獅型獸人?應該都是吧。
 
  現在不管是貓型獸人還是獅型獸人,我現在處於惡劣的形勢。
 
  「汪汪!」
 
  「……」好吧,還有一隻狗。
 
  四對一,目前的箭矢只剩下四枝,剛剛好一隻一箭。
 
  我腳步沉重的往右移,要迅速解決先解決掉豹型獸人或狼型獸人其中一隻。
 
  剛好這兩隻的速度都很快,這要考驗我一次迅速射兩枝剛好命中心臟的神乎其技嗎?
 
  左手握緊弓,右手輕輕碰觸箭羽,等待看誰先攻。
 
  我在心中默數三秒。
 
  「嗷!」
 
  三。
 
  「嗷嗚!」
 
  二。
 
  「喵嗷!」
 
  一。
 
  「汪--」
 
  就是現在。
 
  右手一抓,我快速後退對準豹型獸人發射。雖然速度牠和狼型獸人不分上下但力量牠有絕對優勢,所以先解決牠。
 
  聽到空氣中發出「咻--」的長音,還有接著倒下「砰」的聲音毫無哀嚎的慘叫,不用看就知道我成功解決一隻。
 
  但換來的代價就是同時起步的狼型獸人攻擊我。
 
  牠的利爪一來,我用左手臂去擋,雖然造成抓傷的痕跡,但我不放過這個機會。
 
  我沒拉弓弦,我是直接拿箭矢刺牠的心臟。想當然,牠掙脫我手臂上的利爪而倒下。
 
  再解決掉解決一隻。
 
  我回頭看,剩下那隻到底是貓還是獅子讓我搞不清楚的獸人。
 
  但我清楚的是,牠的力氣絕對比豹型獸人大,速度比牠差。
 
  速度佔優勢的我在牠周圍跑個S型,企圖擾亂牠的視線。
 
  趁他感到眼花撩亂之際,我拉了弓弦,一箭射中牠的心臟。
 
  牠倒下的那一刻頭上好像冒出一堆星星繞著牠的腦袋再接著死亡,這種死法真好笑。
 
  好了,那隻狗在哪裡?
 
  「嘰--!」
 
  我聽到一種奇怪的嘶吼聲,聽不出來是哪種動物或是獸人。
 
  「嘰--…」牠又發出奇怪的聲音。
 
  我往聲音的源頭一看,看到那隻小狗再吃我殺死的獸人。
 
  牠越吃越大,還多了兩個頭,三不五時盯著我看。
 
  看來我有的打了。
~~~~~~~~~~~~~~~~~~~~~~~~~~~~~~
弓箭手--弓箭手--
我超喜歡弓箭手的~~
所以寫弓箭手的戰鬥都會滿心期待ˇ
下一回合秋葉的戰鬥很精彩喔!
近期期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