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無風殘花》第七章--名之意義(4)

  
  僕人們往仙一的方向去。
 
  「仙一女巫!」
 
  艾蒂瑪打算飛過去卻被逆空一手攔下。
 
  「交給他負責。」
 
  逆空語畢。本來低吼的僕人們轉眼間換成慘叫聲。
 
  紅毯上的其中一條龍型柱子上的龍雕像動了起來。
 
  金黃色的小龍從嘴裡中發出和身體一樣的光輝,一一擊退要傷害仙一的敵人。
 
  金黃色的小龍變成人形,熾翱露出雪白的牙齒:「感傷害仙一女巫的人我絕對不會放過他!」
 
  他再發出低沉有力的龍吼,讓敵人不敢靠近他。
 
  仙一雖然待在結界裡,向熾翱道謝:「謝謝你的幫助,呃……熾真封翱?」
 
  熾翱的腦袋好像發出「啪擦」的開關聲。
 
  逆空和艾蒂瑪準備好耳塞塞住耳朵。
 
  「--不要叫我全名!」
 
  憤怒的龍吼瞬間把會場整個破壞掉。
 
  大魚缸也無一倖免的破裂,游泳中的金魚沒了魚缸和水在地上亂跳。
 
  除了一隻淺藍色的金魚。
 
  牠靈活運用魚尾在地上跳走,地板上多餘的水分活用魚尾甩到熾翱臉上。
 
  接著他變成人,尤諾安很生氣的對熾翱說:「幹嘛突然發飆啊?害我不能好好游泳,我本來要在大魚缸上戰鬥欸!」
 
  恢復冷靜的熾翱低頭道歉:「對不起,是我不克制自己的怒氣。」
 
  尤諾安「哼」了一聲:「知道就好,熾真封翱.洛谷。」
 
  熾翱又發出第二個龍吼炮火。
 
  尤諾安也早就準備好耳塞塞住耳朵。逆空也猜的到尤諾安一定會再讓熾翱發出第二炮,沒有拿下耳塞。反而拿下耳塞的艾蒂瑪又匆匆忙忙的塞回去,多多少少有聽到一些。
 
  「臭死魚,等一下要找你算帳!」艾蒂瑪沒好氣的說道。
 
  「畜牲,耳膜快被你震破了!」遠處的夢真受不了龍吼而大叫。
 
  待在結界裡有裝加隔音功能的仙一雖聽不見他們在說什麼,但還是很高興的微笑著。
 
  「逆空,交給你們處裡囉,二姊會替你加油的。」
 
  逆空、艾蒂瑪、熾翱和尤諾安四人在仙一面前排成一列。
 
  由於熾翱兩次憤怒的傑作,導致敵人只剩下三個人。
 
  「仙一、仙一、仙一~~」
 
  「兒啊--」
 
  「我想、想得到--!」
 
  「吵死人了!」艾蒂瑪氣呼呼的鬼吼鬼叫:「一家三口的政治家淪落到魔族的手掌心玩弄,你們甘願嗎!」
 
  「仙一、仙一、仙一~~」
 
  「兒啊--」
 
  「我想、想得到--!」
 
  他們依舊繼續重複說道。
 
  「烤火雞,我想他們沒聽見。」
 
  「我想也是。」
 
  「來了!」
 
  熾翱出聲警告,大家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
 
  熾翱迅速穿上簡便的金銅製做的盔甲,防禦力增加的他抵擋桂人父親所伸展的魔爪。
 
  『你的攻擊力無話可說,但是防禦力遜色多了。』這是孔山當時對熾翱的評語。
 
  孔山做出來給熾翱的武器是唯一不是攻擊用的,而是防禦。
 
  尤諾安拿出隨身攜帶寶貴的笛子亮相:「這是我第一次的實戰。」
 
  他從口袋拿出一顆石頭,裝在吹奏的孔洞上。接著它搖身一變,一把笛子分成兩段一長一短,尤諾安再把它拆開,被分離短的笛子上有劍刃,長的笛子當成劍鞘。
 
  『當過皇子……那你多多少少會一些防身劍術吧?』孔山詢問尤諾安。
 
  當時他點點頭,結果恐山沒給他做什麼武器只給他一塊石頭。
 
  這不是普通的石頭,這是擁有魔力的石頭--魔石。
 
  他叫尤諾安裝在隨便一樣長型物品會變成劍,他最後選擇最寶貝的笛子。
 
  「小孩子害怕的話就後退!」
 
  艾蒂瑪拿著捲軸攤開,上面沒有寫任何文字,只有書籤和筆這兩樣。
 
  『我想妳比較適合容易操控的投擲武器。』
 
  孔山特定為她做了很多書籤和筆。當時的艾蒂瑪還不懂這兩樣東西能拿來做什麼。
 
  現在她懂了。
 
  取出一張書籤在吐出火焰精準的丟給桂人母親。
 
  她全身著火哇哇叫,艾蒂瑪看了哈哈大笑。
 
  有時候從她嘴巴裡冒出的火焰不一定能控制精準,她不像熾翱可以連續發射,只能一口氣發射最大的火焰攻擊,書籤對她有了很大的連續攻擊的幫助。
 
  逆空戴上黑色手套,手背上有著白色的卍字。
 
  「我絕對要淨化這個傢伙。」
 
  從腰包裡拿出慣用的兩樣武器,左手持著黑色巫刃;右手持著白色手槍--白櫻。
 
  「準備接招,公冶桂人。」
 
  他發出厭惡的叫吼聲。
 
 
 
 
 
  「不幫忙嗎?」
 
  隔火觀戰的夢真問起旁邊的天守。
 
  「不用,想也知道逆空他們一定會贏。」他信心十足說道。
 
  夢真指著結界裡的仙一:「那二姊她不會有事嗎?」
 
  「妳應該很清楚她的厲害之處。」天守所指她結界的防禦專長。
 
  「那我是白問了。」
 
  夢真打死她不說「擔心」二字。
 
  「還是說,妳這麼問是怕逆空保護不了仙一?」
 
  「……」夢真白了天守幾眼,這有損對長輩的禮貌。
 
  這種互對對他們兩人來講,進退兩難。
 
  「我倒是想知道--」
 
  天守換了一個話題,好讓夢真收起她的白眼。
 
  「這一年半的旅行成果。」
 
  「成果?」
 
  「我想看看,他成長有多少。」
~~~~~~~~~~~~~~~~~~~~~~~~~
哈哈~~戰鬥已經開始了~~
不過下一小節就結束了
《無風殘花》第一集<遇然>就結束了囉ˇ
過不久,第二集<灼戰>就要開打了XDD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