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輪宮闕

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66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UL同人文<激戰>

  
  「換庫勒尼西,他可以同時開三招!」在大小姐心中糾結完決定換成庫勒尼西。
 
  盾多、特多還有移動……古魯瓦爾多了解大小姐的決定而退下來,畢竟他是牌組中唯一的高攻角,他不能冒險去充當第一。
 
  「對方也換角色了!」
 
  在後方的艾茵驚呼,對方的布勞也換下去,換上來的人是──
 
  L5的伊芙琳!
 
  在對方沒有能力低下的狀況,攻擊主動權由她先發!
 
  「紅蓮車輪。」
 
  伊芙琳輕輕鬆鬆的開了一個大招送給庫勒尼西一個開場。
 
  「庫勒尼西,你防的住嗎?」
 
  大小姐憂心的問道,沒有能力低下的紅蓮車輪的伊芙琳多高強,他們是清楚的。
 
  庫勒尼西堅定的說:「我防的住。」
 
  語畢,在庫勒尼西同時開了EX沙漠中的海市蜃樓和黑暗漩渦勉強是抵擋了高強大的火力,不過庫勒尼西有稍微損了幾滴血。
 
  「呼~~還好沒被伊芙琳秒殺……」大小姐鬆了一口氣,嚇的差一點跳出心臟來了。
 
  「妳看過嗎……」庫勒尼西冷冷地對著伊芙琳說:「那個黑暗的世界……」
 
  手中的書本像是有意識般的發出「啪擦啪擦」的聲響,故意打斷伊芙琳的回答。
 
  「深淵!」庫勒尼西毫不猶豫的打開手中的書本,召喚了幻獸──深淵。
 
  深淵的外型像一隻娃娃魚,但跟一般的娃娃於不一樣的是它有三對眼睛,而身體長了很多很多的手。
 
  『呵呵呵……』
 
  深淵調皮的笑著,圍繞在伊芙琳周圍打轉。
 
  伊芙琳面對庫勒尼西召喚的深淵不寒而慄,全身顫抖著。
 
  「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伊芙琳喃喃自語,無意間被深淵扣了幾滴血。
 
  接下來的幾回合,因為庫勒尼西一直在遠距離原地補血,使得讓伊芙琳連續開了赤紅石榴。
 
  意外得了幾張特卡,有幾回合可以狂開深淵攻擊。
 
  雖然大小姐慶幸遠距離的伊芙琳只有防禦招慟哭之歌能開啟,但對攻擊力不高的庫勒尼西開了也沒有,反而會來幾個能力低下的狀況。
 
  到了這一回合,剩下兩滴血的伊芙琳退下換成布勞上陣。
 
  「糟糕!第五回合!」
 
  大小姐注意到回合數,布勞想開的招式……
 
  布勞面對庫勒尼西微微一笑:「時間爆彈!」
 
  瞬間,布勞把可愛的尖牙精靈──弗拉姆召喚出來,拿了一顆定時炸彈送給庫勒尼西。
 
  「碰──!」
 
  「庫勒尼西──」
 
  爆裂聲和大小姐的吶喊聲一起,響徹在戰場之中。
 
  艾茵緊張的說著:「帶上妖魔戒指的庫勒尼西基本防禦高了一點……但他撐的過布勞的時間爆彈嗎?」
 
  一直沉默不語的古魯瓦爾多聽著大小姐和艾茵的話,血紅的眼眸卻遠望戰場的濃霧中。
 
  「……我沒事……」
 
  煙霧散開,庫勒尼西狼狽不堪的喘口氣。
 
  「唉呀,還活著呢!」
 
  面對布勞的微笑,庫勒尼西淺淺一笑。
 
  「可惜……無法召喚深淵當做回禮……」
 
  「那還真是可惜啊!」布勞一臉失望著,似乎是在嘲諷他的樣子。
 
  庫勒尼西勉強撐過這場攻擊,但他也剩下兩滴血。
 
  「大小姐!」艾茵積極的提議:「下一回合輪到我去應戰!」
 
  大小姐聽到艾茵的提議,猶豫了一下。
 
  「拜託!現在的庫勒尼西不像我和古魯瓦爾多一樣防禦可以補血!」
 
  「可是,妳開不了九個靈魂……」
 
  「我還有兩個身體可以擋!」
 
  理直氣壯的艾茵企圖說服大小姐換她上場。
 
  「不……行……」
 
  在前鋒的庫勒尼西勉強說出來的話讓艾茵和大小姐把視線看向了他。
 
  「我……還可以……!」
 
  「……知道了!」大小姐說完,庫勒尼西毫不猶豫的往前衝,拉近距離。
 
  「庫勒──好痛……!?」
 
  艾茵想上前拉住衝動的庫勒尼西,正要往前走的時後背後面的古魯瓦爾多粗魯地抓住了她的耳朵,讓艾茵痛的掉了幾滴眼淚。
 
  艾茵雙手撫摸她的耳朵,兩眼淚眼汪汪的回頭盯著古魯瓦爾多。
 
  「古魯瓦爾多,很痛欸!」
 
  「妳先冷靜。」
 
  「我很冷靜,你──」
 
  「有嗎?」
 
  古魯瓦爾多眼神忽然兇惡的瞪著艾茵,讓她嚇的幾乎動也不動了。
 
  「妳看看。」古魯瓦爾多只著現在戰場上的狀況。
 
  庫勒尼西往前衝攻擊,雖然沒有發揮很大的效應,輪到布勞攻擊時他沒有攻擊。
 
  他冷冷一笑:「瘋狂眼窩!」
 
  他馬上破壞對方牌組,不讓布勞存牌。
 
  下一回合,第七回合。
 
  庫勒尼西回頭看了大小姐一眼。
 
  大小姐點點頭,似乎知道接下來的戰法如何安排。
 
  對方搶到主動權,布勞再一次開了時間爆彈。
 
  「艾茵……特三就交給你了……」
 
  被庫勒尼西點名的艾茵似乎非常驚訝,庫勒尼西接著使出了黑暗漩渦拉到了中距離,之後就直傷而死。
 
  「我大概猜的出來大小姐目前的算盤,」古魯瓦爾多冷靜解析:「我和妳都是近距離比較強,運氣差一點的話剛剛上一回合庫勒尼西就該死了,而且順便還可以幫我們消除對方的手牌。」
 
  艾茵無辜的垂下耳朵,握緊手中的權杖做好心理準備。
 
  接著,古魯瓦爾多不算是溫柔或是激勵對方的摸了艾茵的頭。
 
  「去吧,現在是輪到妳上場的時機了。」
 
  「可是──」
 
  「難得庫勒尼西留給你特三和中距離了,R1的妳開一顆心只有中距離才會做到,不是嗎?」
 
  「──好!」
 
  接下來,輪到艾茵上場。
 
  「布勞滿血、伊芙琳兩滴血還有未知名的角色……」
 
  古魯瓦爾多打斷了大小姐的思緒:「這場戰鬥有點難打。」
 
  「發條機構!」
 
  在此同時,布勞把回合數又往前兩回合,拿了兩張事件卡。
 
  「一顆心!」
 
  同時,艾茵開了技能把對方的卡偷走。
 
  「是啊……」大小姐點點頭:「不知道能不能打贏還是個問題。」
 
  「時間爆彈!」
 
  「兩個身體!九個靈魂!」
 
  古魯瓦爾多習慣性的擺出腮幫子的模樣思考:「看狀況,如果貓咪不行的話,那就輪到我……」
 
  「十三隻眼!」
 
  「時間追獵!」
 
  一剎那,滿血的布勞瞬間被扣了六滴血。
 
  「太好了,十三隻眼沒有被時間追獵的效果而影響~~」艾茵開心的擺出眾人所知的招牌微笑。
 
  「……」雖然大小姐和古魯瓦爾多一直對話,但他們還是會注意到現在的戰況如何。
 
  「還有,在暗房我曾經可以來到大小姐的身邊卻被你拉住!害的大小姐很努力的去衝兩週年得R卡活動,害的我很晚遇見大小姐和史普拉多!」
 
  想到這裡,艾茵非常生氣的訴說著。
 
  「我們家的貓咪有這麼兇嗎?」古魯瓦爾多疑惑的詢問大小姐。
 
  「你忘記了嗎?上一次對方同時也是R1的艾茵對戰時,我們家的艾茵才用普通攻擊瞬間秒殺對方滿血的艾茵。」
 
  「我想起來了,那一次對方還空骰……我還承受莫名其妙的五滴的傷害。」古魯瓦爾多苦笑的搖搖頭。
 
  在大小姐和古魯瓦爾多閒談之際,對方的第三位神秘角色出現了!
 
  「這……」艾茵臉色瞬間發白。
 
  「──不會吧!?」大小姐的臉色也沒有好看到哪裡去。
 
  「糟糕,很難打贏。」古魯瓦爾多勉強算是冷靜的看著敵方。
 
  對方派的是──L4的沃蘭德!
 
  「可以把伊芙琳打成這副德性,」沃蘭德的眼中散發著怒火:「我是不可能放過壞人的!」
 
  看著沃蘭德對他們的宣示,大小姐無奈的先對艾茵說聲抱歉:「對不起了艾茵,妳只能跟沃蘭德用兩個身體一換一了。」
 
  艾茵點點頭,他知道這個人的可怕之處。
 
  想當然,沃蘭德先搶到主動權。
 
  「『夢』!」
 
  「兩個身體!」
 
  大小姐指示艾茵把全部的牌丟掉,開出兩個身體準備所謂的一換一。
 
  然後──
 
  攻擊完,沃蘭德無言以對。
 
  防禦後,艾茵開心不已。
 
  大小姐看的哭笑不得。
 
  沃蘭德攻擊爛骰,本來要準備犧牲的艾茵一換一至少可以脫一個人下水,偏偏卻不是剩下兩滴血的伊芙琳而是剩五滴血的布勞中彈。
 
  不過,想開一點的話布勞剩一滴血。
 
  可是,艾茵指剩下一滴血,在移動階段她只能一直補血,偏偏現在是近距離,九個靈魂也無法開啟。
 
  沃蘭德的『收涼者』在移動回合可以扣對方一滴血,意思是現在的艾茵可以說是動彈不得了。
 
  現在的戰況對他們非常不利,差到極點。
 
  「大小姐,妳注意看。」
 
  古魯瓦爾多注意到一個關鍵點,點醒了大小姐便意識到獲勝的希望。
 
  第十六回合結束。
 
  我方剩下角色:古魯瓦爾多10滴血、艾茵1滴血。
 
  對方剩下角色:伊芙琳2滴血、布勞1滴血、沃蘭德7滴血。
 
  我方:10+1=11
 
  對方:2+1+7=10
 
  總而言之,艾茵能夠拖到18回合結束的話……這場戰鬥我們贏了!
 
  「艾茵,加油!」大小姐嘶吼的吶喊。
 
  「雖然我想上場……關係到這場的勝負關鍵我不能隨便出場。」雖然古魯瓦爾多發現獲勝的機會,但不能出來打一場讓他有點鬱悶。
 
  第十七回合,開始。
 
  沃蘭德移動階段果然開了『收涼者』吸艾茵的一滴血,好險艾茵聽大小姐的指示原地補血,至少還有一滴血可以拼。
 
  接下來,對方卻換上了布勞應戰!
 
  布勞依舊微微一笑:「第十七回合……就算妳主動攻擊也沒用,我至少還有時間追烈可以讓你降低攻擊力!」
 
  別忘了我還有時間爆彈──布勞只是沒點出這個問題罷了。
 
  「……你忘記一件事了嗎?」
 
  艾茵也跟著微笑,讓布勞身體忽然抖動了一下。
 
  十三隻眼!?不可能啊!剛剛沃蘭德的攻擊她幾乎把牌全丟了──
 
  『手裡會來什麼牌靠的是運氣,但是選擇如何出牌是靠個人意識。
 
  他忽然想到梅倫曾經對他說過得一句話。
 
  「十三隻眼!」
 
  布勞心裡交戰之際,艾茵毫不猶豫的攻擊。
 
  「……」
 
  居然在倒數兩回合湊到劍三和槍三,而且都不是事件卡!
 
  布勞想著,默默承受十三隻眼帶來的攻擊而死了。
 
  第十七回合結束。
 
  我方剩下角色:古魯瓦爾多10滴血、艾茵1滴血。
 
  對方剩下角色:伊芙琳2滴血、沃蘭德8滴血。
 
  第十八回合,也就是最後一回合,開始。
 
  艾茵依舊在場上。
 
  「……」伊芙琳抿了抿嘴,怯怯的說:「我去應戰……」
 
  她正當上場時,被沃蘭德抓住手腕。
 
  「我去吧。」
 
  「我只剩下兩滴血,不要管我……已經夠了……」
 
  「伊芙琳妳冷靜一點。」沃蘭德更用力的抓住她的手:「不要緊的有我在。」
 
  語畢,沃蘭德便去應戰了。
 
  「正義與我常在。」沃蘭德直視著艾茵:「我擁有一切,所以我必須盡責。」
 
  「所做的事一定會有所報應,不論正邪。」艾茵不甘示弱的回應:「我是為了使命而戰,你呢?」
 
  「我的存在是為了矯正錯誤。」沃蘭德馬上開了『收涼者』:「就以勝利來證明我的正確性給你看吧!
 
  補血的艾茵又扣了一滴血。
 
  「沒有時間了,請不要妨礙我!」
 
  沃蘭德使出最後一戰的攻擊。
 
  艾茵使出最後一戰的防禦。
 
  ……我還有,需要守護的未來……
 
  最後,艾茵臨死前回頭望著身後的兩人,微笑著……
 
  第十八回合結束,戰鬥結束。
 
  我方剩下角色:古魯瓦爾多10滴血。
 
  對方剩下角色:伊芙琳2滴血、沃蘭德7滴血。
 
  最後一刻,古魯瓦爾多現身在戰場上。
 
  「這場戰鬥,我們贏了。」
 
  面對古魯瓦爾多冷冷的宣布,沃蘭德一臉不服輸的瞪著他。
 
  伊芙琳趕緊走到沃蘭德的身邊,關心他的傷勢狀況。
 
  古魯瓦爾多掉頭就走,喃喃:「我的血渴求著鮮血……」
 
  難得這次戰鬥他都沒有機會去打,為了──
 
  「古魯瓦爾多。」
 
  走到大小姐的眼前,古魯瓦爾多眼前的人偶對他嫣然一笑,如同一朵鮮艷的花朵,這是戰鬥後難得表現出來的笑容。
 
  「我們贏了!」
 
  「……比起現世,我更喜歡這個地方。
 
  「咦!?」
 
  古魯瓦爾多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大小姐聽了不知道如何回應。
 
  他緩緩閉上眼睛,嘴角漸漸上揚。
 
  「沒事,回去吧,大家都在等我們了。」
 
  想到庫勒尼西和艾茵都已經先回去休息,想必一定在等待戰鬥的結果。大小姐就跟著古魯瓦爾多的步伐,離開了亞歷山卓城。

       ~END~
~~~~~~~~~~~~~~~~~~~~~~~~~~~~~
先祝大家新年快樂(鞠躬)
最近有點忙+懶惰沒有新增什麼文章XDD
現在所發表的同人文是去年新年時所寫的>ˇ<
最近才想到我好像還沒發表欸WWW(被毆)
當時真的在壓力城的情況就這樣,因為很激動贏了這一場
我就開開心心的寫了這篇實戰文>0<
去年新年,我家的王子才更升L5
現在我家王子已經R5了ˋˇˊ
我偶爾會帶他去壓力城散個步……
最近我網誌會更新的緩慢,有兩篇參與的UL企劃要寫短篇小說
企劃公布以後到時候我會張貼公告ˇ
請拭目以待囉>ˇO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