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無名小說家
在這裡重新開始
寫出奇蹟之文
  • 1970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UL童話企劃同人文--紅玫瑰與白玫瑰

  
  「我出去囉!」
 
  年紀稍小的獸人一頭深色棕的短髮,黃褐色的眼珠反映出她單純的眼神。淡淡的土黃色上衣以及脖子上的項鍊大大展現出活潑的性質,淺藍色的七分褲搭配羅馬風格的涼鞋穿出野性的味道。
 
  她一如往常的精神百倍呼喊著,準備跨出家門一步。
 
  「等一下,史普拉多!」
 
  和髮色一樣色澤的獸耳晃動幾下,史普拉多聽到有人叫她而回頭。
 
  叫她的人是她姊姊。她有一頭像薰衣草般淡淡的紫色長髮和貓耳朵,如同藍寶石般的雙眼炯炯有神盯著眼前的妹妹。
 
  「艾茵姊姊,怎麼了嗎?」
 
  艾茵的穿著連身的吊帶裙和深棕色的披肩裹著身體,從披肩露出來的雙手拍著妹妹的肩膀。
 
  「我要跟妳一起去狩獵。」
 
  聽到這句話,史普拉多皺起眉頭:「妳前陣子被村子的獵人射傷,傷還沒──」
 
  不等史普拉多說完,艾茵緊接著說:「只有妳一個人出去姊姊會擔心啊!」
 
  「可是母親擔心妳的傷勢啊!」
 
  史普拉多頂嘴回去,好讓艾茵抿了抿嘴,無言地看著自己的妹妹。
 
  最後,她嘆了一口氣,一臉投降的表情:「好吧……我還是不讓母親擔心我,乖乖待在家裡繼續養傷。」
 
  「嗯嗯!那我走了!」
 
  「路上小心喔。」
 
  史普拉多一個轉身,脖子上的項鍊發出清脆的聲響。順便一提,她的項鍊是艾茵自己動手製作送給妹妹的禮物。
 
  史普拉多非常珍惜艾茵送給她的項鍊,也更珍惜自己的母親和姊姊。
 
  所以,她盡可能不讓她們去做危險的事情,例如她現在要做的事情。
 
  「呼──今天真是大豐收~~」
 
  ──狩獵動物。
 
  住在森林裡,除了躲避人們的視線之外,還有三餐要自行解決的問題。
 
  還記得小時候,因為母親沒什麼能耐去狩獵動物,每天幾乎都吃自己種的蔬果來飽餐一頓。
 
  畢竟她們還是需要吃肉補充營養,在艾茵和史普拉多懂事之後就開始自己打獵。
 
  剛開始,母親強烈反對自己的女兒們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久而久之,在技術熟練的當下母親便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了。
 
  但上次艾茵受傷的事件爆發以後,有好一段時間被母親嘮叨幾句。
 
  想到這裡,史普拉多甩了甩頭,現在不是分心想事情的時候!
 
  「三隻兔子、兩條魚和一籃香菇……好!就這樣!」
 
  史普拉多滿意地收起今天的收穫,放進袋子裡面準備回家去。
 
  大概走沒多久,回家的道路前方有個阻礙物擋住史普拉多的去路。
 
  史普拉多靜悄悄地向前一看,發現這是一頭大黑熊倒在地上。
 
  她拿起地上隨便一根樹枝,用力戳了牠好幾下,黑熊沒有任何動作和出聲。
 
  「太好了!抓到一隻肥美的食物了!」史普拉多開心地把手上的樹枝丟掉,用她嬌小身軀卻力大無窮的臂力拖著奄奄一息的黑熊回家。
 
  「母親、艾茵,我回來了!」
 
  史普拉多清爽的嗓音呼喚了家人。
 
  第一個出來見史普拉多的是母親。緊接著是艾茵一路跌跌撞撞的過來,很開心自己的妹妹已經安全回來才會有如此舉動。
 
  「妳們看,我今天抓到一隻大黑熊喔!」
 
  史普拉多開心的宣言她今天的戰利品,突然──
 
  以為奄奄一息的大黑熊睜開了雙眼,接著──
 
  「嗚……這裡是……?」
 
  大黑熊呢喃的說話,讓現場的母女三人嚇了一跳。
 
  「大黑熊還活著!」史普拉多完全搞錯重點。
 
  艾茵不敢相信的說道:「我還以為我們姊妹夠奇特了呢……」
 
  「那,怎麼處理?」史普拉多疑惑的偏頭:「殺來吃?」
 
  「這樣子是不行的,史普拉多。」母親好聲好氣的說著:「看牠傷勢是子彈打的……應該不是妳打的吧?」
 
  史普拉多拼命搖頭。
 
  問完,母親走到大黑熊的眼前。在大黑熊眼中,她一身姣好的身材曲線會讓男人遐想,俏麗的藍色短髮和藍眸像湖中的水一樣如此清澈。
 
  「你好啊,我叫做瑪格莉特。」
 
  在瑪格莉特報上自己的名字時,史普拉多像一隻警戒的野狼,深怕母親有個萬一她會挺身而出保護母親。
 
  「需要喝水嗎?」
 
  大黑熊幾乎沒反應,瑪格莉特再次詢問。
 
  「想……睡覺,休息……一下……」
 
  大黑熊緩緩吐出了幾口氣,接著又昏過去了。
 
  見狀,瑪格莉特命令兩個女兒。
 
  「艾茵,去拿醫療箱。史普拉多,幫我把熊搬到庭院裡。」
 
  史普拉多和艾茵照著瑪格莉特乖乖動手,替會說話的大黑熊開始執行一些基本的治療。
 
  「呼~~沒問題了。」瑪格莉特鬆了一口氣:「應該是獵人造成的傷勢,最近的森林真是不安寧。」
 
  說完,她擔憂的看了自己的女兒們,尤其是艾茵,瑪格莉特嘆了氣。
 
  「母親,那熊先生要待一陣子嗎?」
 
  「我看,要等到牠的傷勢完全康復再放生牠吧!」
 
  聽到瑪格莉特的回答,艾茵點點頭,而史普拉多卻失望地低下頭來。
 
  「豐盛的食物沒了……」
 
 
  † † †
 
 
  「好好做事啦!」史普拉多嘟囔著:「在我家吃住就要工作!」
 
  大黑熊也不甘示弱的低吼:「叫病人做勞工根本沒道理!」
 
  從那天起,養病的大黑熊也跟著一起住下來了。只是,史普拉多和大黑熊處不來,三不五時的鬥嘴吵架鬧的不可開交。
 
  「你們不要再吵了!」
 
  艾茵順手敲了史普拉多的頭,同時也一腳輕輕地踢了大黑熊的屁股,艾茵的舉動有讓他們稍微冷靜了點。
 
  「真是……虧你們每天可以吵成這副德行……」艾茵無奈地搖頭嘆氣。
 
  史普拉多頭低低的,無辜的說著:「我跟熊處不來啊……」
 
  「我跟小鬼頭處不來。」大黑熊也跟著回應。
 
  「我不是小鬼頭──!」史普拉多大聲抗議,一腳狠狠踢了大黑熊的肚子。
 
  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大黑熊悶哼了一聲:「唔……不好好說教一下是不行的!」
 
  「誰怕誰,來啊!」
 
  「吼哦──」
 
  「……唉~~」
 
  看到這一幕,艾茵放生自己的妹妹決定去處理瑪格莉特交待的家事。
 
  「算了,那就──咦?」
 
  不遠處,一頭火紅的香菇造型頭髮的男子悠悠地走向前來。史普拉多注意到艾茵的反應也跟著她的視線一看,她臉色瞬間慘綠,一臉不想看到眼前的男子。
 
  男子一副吊兒郎當的對著史普拉多他們打聲招呼:「早上好啊,廢材們。」
 
  「……早啊,羅索……」
 
  史普拉多咬牙切齒的說道,瞪著羅索一臉「不歡迎你來」的表情述說著。
 
  「有必要給我看難看的臉色嗎?」羅索驕傲的語氣說著:「算了,瑪格莉特應該在家吧?」
 
  「母親在家。」回答羅索的問題是艾茵,雖然她也對羅索很反感。
 
  語畢,羅索大剌剌的走進家裡。
 
  「今天是什麼日子啦!」等羅索一離開,史普拉多馬上對天怒吼:「一直有討人厭的人過來,討厭!」
 
  「好了啦,別生氣。」
 
  艾茵拍拍妹妹的背部,雖然討厭羅索但不至於會發出這麼大的脾氣出來。
 
  見狀,大黑熊索性不理會姊妹倆,決定默默無視她們的對話。
 
  才過沒多久,羅索又出現在史普拉多她們的視線裡了。
 
  「咦?這麼快就要走了?」
 
  面對艾茵的驚訝,羅索一臉悠哉的回答:「只是傳個壞消息而已,我回去還要繼續研究我的東西。」
 
  「你快點走開!越遠越好!」
 
  史普拉多大大吐了舌頭,羅索看了嗤之以鼻緊接著就馬上離開了。
 
  「……壞消息?」艾茵聽到羅索最後一句話便開始擔心了起來。
 
  「我進去找母親!」
 
  史普拉多二話不說衝進屋內,尋找瑪格莉特的的身影。
 
  「母親!」
 
  史普拉多一下子在房間找到了瑪格莉特,她一臉消沉的坐在床上,眼神恍惚的不知道在想什麼。
 
  「母親……?」
 
  「伊奧……森夫……」瑪格莉特喃喃自語:「你……離我而去了……」
 
  史普拉多眨眨眼,問:「母親,怎麼了!?伊奧森夫離開村子了?」
 
  說完,瑪格莉特僵硬的轉過頭來,兩眼無神的望著史普拉多。
 
  「……死了……他死了……」
 
  史普拉多聽了倒抽一口氣。
 
  接著,瑪格莉特掉了眼淚。
 
  「……母親……」
 
  她伸出雙手想擁抱瑪格莉特,卻因為瑪格莉特哭泣的聲音打斷了她的動作。
 
  史普拉多硬生生地收起了雙手,下一秒,她離開了傷心欲絕的母親身邊。
 
 
 
 
 
  「為什麼你要死!」
 
  逃家一段距離,史普拉多來到森林某處對著樹幹狠狠揍了幾拳。
 
  「為什麼!為什麼!」
 
  一拳,又一拳。史普拉多小小的拳頭在樹幹上染上了鮮血。
 
  「夠了吧。」
 
  低沉的嗓音在史普拉多的耳中響起,一隻又大又黑的熊掌抓住了她的手。
 
  「不要繼續自殘了。」
 
  大黑熊認真的盯著史普拉多,出言警告她不要再繼續下去。
 
  「不要管我!」史普拉多試圖甩開大黑熊的熊掌:「關你什麼事?自己的身體我自己顧!」
 
  大黑熊握的更緊,不讓史普拉多掙開:「不行,不能讓妳繼續下去。」
 
  「為什麼--!」史普拉多喊破喉嚨,嘶吼著:「跟你無關!就說不要管我了,你耳聾嗎!」
 
  大黑熊難得沒有跟著大聲,只是冷淡的回應:「妳母親和姊姊看到妳這副德性會傷心。」
 
  僅僅一句理由,讓史普拉多聽了瞬間無力、崩潰。
 
  她跪了下來,一身癱軟的開始啜泣。
 
  大黑熊也放開了牠的熊掌,龐大的身子席地而坐,低著頭看看嬌小的史普拉多。
 
  「……伊奧森夫是母親的丈夫。」
 
  冷靜下來之後,史普拉多自顧自地開始述說。
 
  「伊奧森夫不把我們姊妹倆當成女兒看待,他和村子裡的人看法一樣。」
 
  把她們當成怪物來看待。所以史普拉多從來不對他說「父親」。
 
  「母親為了我們捨棄了自己的丈夫遠離了村子。」
 
  握緊了雙拳,史普拉多的嘴唇抿成一條線。
 
  「母親、姊姊……我們一家三人都沒有血緣關係……我和姊姊甚至都不是親姊妹……」
 
  說到這,史普拉多淚眼汪汪,豆大的眼淚掉了下來。
 
  「如果我不是狼人,是母親的親生女兒的話……母親就不會離開村子,離開丈夫身邊。」
 
  淚水,流的滿臉都是。
 
  「可是、可是……為什麼你死了……!母親……母親唯一最重要的親人──為什麼你要死!?」
 
  哭聲越來越大,掩蓋了她想講的話。
 
  「嗚嗚……我好希望……是個男孩子……也希望……是母親親生的孩子……和姊姊一樣的種族……嗚嗚……」
 
  大黑熊動了動耳朵,龐大的身軀輕輕摟住了史普拉多嬌小的身軀。
 
  「誰說需要同血緣才是家人?」
 
  雖然動作上非常溫柔,但大黑熊毒蛇的口吻依舊不會變。
 
  「只是因為這點小事,都已經認了瑪格莉特為母親了還自尋煩惱個什麼?」
 
  「……你說什──把我抬起來幹嘛!?」
 
  大黑熊懷中的史普拉多掙扎著,牠順手把史普拉多輕鬆抱起放到肩上。
 
  「不要亂動,小心掉下去。」大黑熊好心提醒:「乖乖不要亂動。」
 
  史普拉多一臉心不甘情不願地不動,但也因此停止了哭泣的吵鬧。
 
  「瑪格莉特已經傷心欲絕了,要過去安慰她吧。」
 
  「可是……」
 
  「我說過了,妳這是杞人憂天。」大黑熊再次強調:「對瑪格莉特而言,不論是否有血緣,妳就是她的女兒。」
 
  史普拉多嘟囔著:「……母親……」
 
  「一直嗆我的小鬼頭怎麼多愁善感呢?」大黑熊感嘆的說道:「妳繼續難過下去瑪格莉特也會繼續難過的,艾茵也是。」
 
  「……嗯!」
 
  大黑熊肩上的史普拉多微微笑了一下,接著,大黑熊四隻腳著地的慢慢走回家。
 
 
  † † †
 
 
  「太好了,完全康復了!」
 
  瑪格莉特開心的說著,拍拍大黑熊的背。
 
  過了好幾週,大黑熊的傷勢逐漸好起,已經完全康復。
 
  以及,瑪格莉特的傷心也逐漸走出,露出了以往的迷人笑容。
 
  「謝謝妳們完善的照顧。」大黑熊微微鞠躬道謝。
 
  瑪格莉特搖搖頭:「不會,能夠康復真是太好了。」
 
  「是啊!」艾茵露出甜美的微笑:「熊先生能康復真的是太好了。」
 
  「……」史普拉多一臉臭臉的不理大黑熊,牠已經完全康復沒有理由繼續待在這個家。
 
  大黑熊瞇起了眼睛,大大的熊掌拍拍了史普拉多的頭。
 
  「臉這麼臭小心嫁不出去,小鬼。」
 
  「誰說的!」史普拉多氣的嘟著嘴:「還有,我不是小鬼!我一定會嫁出去的!」
 
  「難說。」大黑熊嘆氣著。
 
  史普拉多不甘示弱的吼著:「一定會的!」
 
  此刻的艾茵和瑪格莉特笑了幾聲,史普拉多的臭表情完全不見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平常一直和大黑熊嗆聲的神情。
 
  「好了,我該離開了。」
 
  大黑熊語畢,史普拉多一臉不開心的瞪著牠。
 
  「……嗚……」她發出不開心的低鳴聲音。
 
  大黑熊繼續拍拍史普拉多的頭:「還是會見面的。」
 
  「會嗎?」
 
  「會……」大黑熊點點頭:「我會繼續待在森林裡。」
 
  「真的嗎?」
 
  「……嗯。」大黑熊繼續點點頭:「我該走了。」
 
  大黑熊沒有回答史普拉多的回應,立刻轉身離開。
 
  「如果……我的詛咒還沒解除的話……」
 
  臨走前,大黑熊的呢喃沒有人聽見就隨著風聲而消散。
 
 
 
 
 
  「小朋友們,吃飯囉!」
 
  一如往常的日子,瑪格莉特煮好晚餐叫史普拉多和艾茵吃飯。
 
  倆姊妹才剛坐下來,接著瑪格莉特說了一句話讓大家聽了差點吃不下飯。
 
  「艾茵,妳是不是談戀愛了?」
 
  史普拉多才吃沒幾口飯,就發出嚴重的咳嗽聲試著讓卡在喉嚨的飯粒吞下去;相較之下,艾茵則是一臉臉紅,一動也沒有動。
 
  瑪格莉特毫不理會兩人的激烈反應繼續說下去:「前陣子我有聽說喔!之前妳受傷的時候是被雙胞胎的兄弟獵人給救出來,而且還對其中一位一見鍾情喔!」
 
  這個聽說一定是C.C.爆料──史普拉多識相的不開口,每次會跟母親聊天的不是羅索就是C.C.這兩個而已,尤其是後者會談八卦。
 
  「母親,我沒有……!」艾茵劇烈搖頭反映。
 
  「聽說常常三不五時見面喔!」
 
  「我沒有跟弗雷特里西──啊……!」
 
  「我都還沒說是誰呢?我還在猜會不會是哥哥伯恩哈德,原來是弟弟弗雷特里西呢~~」
 
  「母親──!」艾茵已經臉紅的不能在紅,語無倫次的解釋不出來她現在的心情。
 
  一直沉默的史普拉多終於開口插嘴,問:「姊姊……要結婚了?」
 
  「不是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艾茵完全徹底崩潰。
 
  「叩叩──!」
 
  在艾茵的慘叫聲中,參雜了敲門聲音。
 
  「艾茵就像是一朵紅玫瑰的花苞,象徵著單純的愛呢。」瑪格莉特從座位上站起來:「我去開門,有客人來了。」
 
  丟下一臉紅通通的貓咪和搞錯重點的小狼,瑪格莉特走向大門,打開了門。
 
  「晚安。」一個跟艾茵年紀差不多的女孩禮貌性的對著瑪格莉特打招呼。
 
  女孩有一頭淺綠色的長頭髮,雙手、左眼都被繃帶纏住。
 
  「請問妳是在森林迷路了嗎?」
 
  瑪格莉特詢問,女孩搖了搖頭。
 
  「不是……我,是來找一頭熊的。」
 
  語畢,女孩不知何時拿了一隻類似仙女棒的東西,指著瑪格莉特。
 
  「變成幽靈吧。」
 
  瞬間,瑪格莉特的身體變了透明,女孩輕鬆地穿過她的身體。
 
  「那麼──來找吧。」
 
  女孩幽幽地踏入了她們的家中。
 
  「妳是誰!?」
 
  瑪格莉特嚴厲的嗓音響起,在不遠處的史普拉多和艾茵聽到都紛紛跑了出來。
 
  史普拉多看見瑪格莉特的樣子先是嚇了一跳,之後緊盯著不速之客瞪了幾眼。
 
  「我是誰並不重要。」女孩撥了一下頭髮:「我只是來找一頭熊的魔女。」
 
  「大黑熊今天已經走了!」史普拉多怒氣沖沖:「魔女,給我滾出去!」
 
  魔女聽了哼了一聲:「那麼,妳就變成一隻貓咪吧。」
 
  當仙女棒指著史普拉多的瞬間──
 
  「危險!」
 
  艾茵下意識推了史普拉多一把,就剛好被魔女的仙女棒給指著。
 
  下一秒,艾茵不見了。
 
  「姊姊!」
 
  現場只有艾茵穿著的衣物掉在地板上,完全看不到艾茵本人。
 
  「……喵……」
 
  史普拉多從衣物堆裡聽見了貓咪聲音,緊接著,一隻小白貓從艾茵的衣服上跳了出來,稍微甩了甩頭。
 
  「唉呀,可惜是另一個人變成貓咪了。」
 
  聽出魔女的話,史普拉多憤怒說道:「把我的姊姊和母親變回來──」
 
  「……」魔女冷眼看著史普拉多:「變成小男孩。」
 
  魔女說完,就這麼一下子,小女孩的史普拉多變的更嬌小、更幼齒的小男孩。
 
  「好可愛……!」
 
  「喵~~」
 
  瑪格莉特很想立刻抱一下史普拉多,只可惜現在的身體狀況無法抱住實體的她。
 
  稚嫩的男孩聲音充滿抱怨:「現在不是說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要趕出入侵者!」
 
  魔女疑惑的左顧右盼:「我都鬧成這樣了,熊怎麼還沒出來呢?」
 
  「大黑熊早就走了!」史普拉多咬牙切齒,一直重複方才的話題:「就算我知道牠在哪,也不會告訴妳這個壞魔女!」
 
  「那麼──」魔女落下狠話:「這裡就不必存在了吧?」
 
  剎那間,一團大火在魔女手上熊熊燃燒,準備放火燒光這裡。
 
  「不行──!」
 
  瑪格莉特想要抱著兩個孩子逃跑,無奈幽靈般的身軀不讓她這麼做。
 
  「送死吧。」
 
  「框啷──」
 
  幾乎是同時發出,史普拉多聽見玻璃的碎裂聲。
 
  然後,聽到了耳熟的嘶吼聲。
 
  史普拉多看見了──大黑熊撞破窗戶,大大的熊爪抓破了魔女臉上的繃帶。
 
  一瞬間,就這麼一瞬間,被繃帶扯下來的左眼突然發光照射了全部的空間。
 
  過了良久,光芒逐漸消散,史普拉多才從緊閉的雙眼緩緩睜開眼睛。
 
  「啊……恢復女孩身了!」史普拉多看了自己的身體轉了一圈,她恢復原本的模樣了。
 
  瑪格莉特捏了自己的手臂,身體的真實感回來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艾茵的慘叫響起,變回原狀的她發現自己正是一絲不掛全身光溜溜。見狀,瑪格莉特脫下自己的白色大衣批在艾茵身上。
 
  「居然被你破解詛咒了,阿修羅。」
 
  「我一直在等這個時機,伊芙琳。」
 
  眾人往聲音的方向一看,各個看了瞠目結舌。
 
  魔女伊芙琳的左眼扯下了繃帶的雙眼顏色是陰陽眼,右眼是褐色眼珠,左眼是方才發出強烈光芒的青光色的眼珠。
 
  大黑熊阿修羅──正確來說,他不是一頭熊是個人類。阿修羅大約和史普拉多差不多的年紀但比她還高一些,長長的紅色領巾包圍住頸部,簡略的東方服裝偏向於忍者的風格。
 
  此時,阿修羅手中的苦無對準伊芙琳的眉心:「要找我麻煩可以,但不准對這家人動手。」
 
  「哼哼!」伊芙琳冷笑了一下:「海登最年輕的挑戰者,你接受我的挑戰?」
 
  「當然。」阿修羅毫不猶豫說道。
 
  聽完阿修羅的答案,伊芙琳滿意的微笑。
 
  「魔女……!」史普拉多憤恨的瞪著她,一副找她算帳的樣子。
 
  「算你們走運,」伊芙琳推開了阿修羅退後幾步:「看在阿修羅的威脅份上……我就不再打擾吧。」
 
  語畢,伊芙琳化為一抹火焰飛離這個家。
 
  阿修羅嘖了嘖聲,收起了手中的武器。
 
  「你──…」
 
  史普拉多說不出話來,前陣子一直跟她再一起的大黑熊居然是受到魔女詛咒的男孩。
 
  阿修羅瞥了史普拉多,依舊冷淡的回應:「她不會再找妳們家麻煩了。」
 
  「……嗯。」
 
  「那麼,我該走了。」
 
  「──等一下!」
 
  史普拉多抓住了阿修羅的手。
 
  「嗯?」
 
  「你──你、你叫什麼名字?」
 
  「阿修羅。」
 
  「是嗎……!」
 
  兩人之間沉默了一下,艾茵和瑪格莉特識相的不參與這個話題。
 
  「我──」
 
  阿修羅打斷了史普拉多的話。
 
  「把頭髮留長的話,應該會很漂亮。」
 
  史普拉多聽了臉紅一下,放開了阿修羅的手。
 
  「我該走了。」
 
  語畢,阿修羅像風一般的速度離開了史普拉多的視線裡。
 
  「等──」
 
  話還沒說完,史普拉多看不見阿修羅的身影。
 
  「阿修羅……還會再見面嗎?」
 
  「應該……會吧?」回答她的問題是瑪格莉特,卻帶有不確定的口吻。
 
  姊姊艾茵如同紅玫瑰那般的愛情,妹妹史普拉多就像一朵活潑的白玫瑰的花苞。
 
  白玫瑰花語是:我與你最相配。
 
  但,白玫瑰花苞的花語是:少女期、青春不懂愛情的心。
 
              ~END~
~~~~~~~~~~~~~~~~~~~~~~~~~~~~~
我是這次UL童話企劃負責史普拉多的文手
感謝大家看到這裡>ˇ<
因為正版的<紅玫瑰和白玫瑰>的故事劇情
編排上會和原作差不多WWW
但少數部分沒有原作的角色
像是伊芙琳的魔女身分,正版是矮人>ˇ<
還有其他串角角色XD純屬作者私心>///<
另外,想看其他UL童話作品請點以下網址

http://fairytalexunlight.weebly.com/
歡迎有空來看看喔>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